Roubaozi

區塊鏈從業者、Web3非專業玩家

Andre Cronje出走加密圈

AC的退出——DeFi教父的落幕

Andre Cronje(AC),这位精通南非荷兰语、德语、拉丁语、英语,热爱拳举重,并且从法律专业转行到开发的年轻人,在进入加密行业的短短4年,便站到了DeFi领域的顶峰,成为了许多人口中的“DeFi教父”,两年时间,洋洋洒洒推出了数十个红极一时的DeFi应用。


今年年初,AC高调推出了Solidly,作为DeFi2.0的概念产物,一经推出就受到了众多投资者的追捧,AC凭一己之力带动了Fantom整个生态TVL的极速攀升,而正当Solidly如火如荼之际,他却突然从聚光灯下一跃而下,宣布永久退出加密圈,留下一脸诧异的投资者,这些跌宕起伏故事,让AC有了一种小说主人公的既视感。


AC退出 图1

与马斯克一样,Andre Cronje也是来自于南非,并在那里他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 一个偶然的机会,AC 在完成了一门计算机相关课程后,刚好赶上团队的一位讲师辞职,经过申请他顺利成为了一名课程讲师,也是从这时候开始,他一步步踏进了计算机科学领域。之后的它教授学生各种计算机科目,但兜兜转转中,也只是在南非的多家金融科技公司工作。 直到2018年,AC开始在社交媒体上记录自己的代码学习过程和结果,并在加密媒体 Crypto Briefing 上开设了自己的专栏,开始对加密项目代码的测评,从此,Andre Cronje这个名字也开始走向了大众的视野。


在2018年-2019年间,Andre Cronje一直在Crypto平台运营自己的专栏,相继发表了关于Lightstreams、IRIS Network 、Arweave、Ankr、Cosmos等众多项目的代码分析,而他的文章也有金手指般的神话,其中很多项目都在之后的表现中大放异彩,他个人也受到了众多粉丝的追捧。


这期间收获名气的Andre Cronje开始相继深度参与了 CryptoCurve、 ION、Fantom、BitDiem、Aggero、FUSBLockchain 等众多项目,成为了这些项目的分析师或是技术顾问。


之后,越来越多的爱好者开始将AC的分析作为投资指南,这让他很不爽,他起初只是想分享自己的经验和学习成果,并不想给予投资指导,于是在2019年6月10日更新完关于COSMOS的代码测评后,就再也没在Crypto Briefing平台上发布自己的测评文章


AC在Crypto Briefing平台账户



之后的一段空窗期,AC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Fanton的建设之上,为Fantom基金会撰写报告,研究Token模型,构建Opera虚拟机、规划Fantom产品和发展路线等,并一直持续到2019年末。


来年年初,在熊市中煎熬了两年的加密市场,开始有了复苏的迹象。这时,AC也开始了自己的成名之作——yearn.Finance的构建,此时还叫iearn.finance,对于这个项目,AC可以说是倾尽所有,除了支付 4.2万 美元的开发成本外,审计和托管也花费了他原计划两倍的成本,为此,他不得不抵押自己的房子,负债约2万美元,但这相对于日后的收益来说,不值一提。


上线后yearn并未引起业内广泛关注,直到2020年7月,yearn官方正式启动流动性挖矿并推出治理代币YFI,年化高达750%的收益,yearn才开始真正的大火。YFI 代币的价格在几周内从34美元飞速上涨至 3 万美元,席卷了加密市场,于是有了“43天暴涨超万倍”、“30天走完比特币8年行情”之类的说法。


yearn.finance作为由AC创建的首个DeFi聚合器,开创了机枪池的概念,再加上无预挖、无投资机构、无团队奖励的代币设计,受到了加密货币社区的疯狂追捧,成为了2020年最强黑马,这也让AC的名声大噪。


之后,在AC的领导下,社区团队接连整合了保险、期权、NFT等相关的策略,接踵而至的更新,让众多投资者认为yearn拥有无限可能,AC在圈内的影响力渐显。以至于在他发推文夸赞ERC1155后,ENJ代币竟应声跳涨近20个点。


就在yearn与AC相互成就的同时,AC这个DeFi开发狂魔,已经开始瞄向了新的方向,也正是这个时候,AC因为个人的一些行为开始遭受到了一些社区成员的质疑。


2020年9月份,AC曾在推特中连续两次点赞关于Eminence.finance(EMN)的推文,投机者看见AC点赞之后,大量资金涌入EMN地址,但此时EMN合约并未经过安全审计。结果就是黑客利用合约漏洞盗取了近1500万美元的资金,EMN近乎归零,黑客甚至将800万美元被打入了Andre的合约地址中,也自然将矛头引向了AC。


EMN事件过后不久,AC在他的Medium中介绍了新设计的代币模型LBI,而这一次,“科学家”们通过调用AC在文末贴出的合约地址,提前入场将LBI币价炒得非常高,而当普通散户进场的时候,“科学家”高位抛售,结果就是币价崩盘


之后的Keep3r Network也是类似的剧情,这时的社区成员开始质疑AC接二连三的操作,AC也开始对社区的要求感到厌烦,甚至这时就说过要退圈的话,但将 DeFi 描述为最酷玩具 “金钱乐高”的他,此时还并未想要真正退出。


在之后2021年的大牛市中,AC又相继推出跨链Multichain、Chainlist、Cream Finance、Rarity等项目,都成为当时名噪一时的抢手项目。


2022年年初,度假归来的AC开始大肆宣传自己的Ve(3.3)理念,之后Solidly产品顺利推出,很多人将其视为DeFi2.0的巅峰之作,Solidly的出现点燃了Fantom所有项目的热情,除了SolidlyTVL突破23亿美元,链上TVL也达到了120亿美元的高位,但谁也没想到,项目推出还不足一个月,它的核心开发者、灵魂人物AC却退出了。


3月6日,Fantom 高级解决方案架构师 Anton Nell 在社交媒体上宣布,Andre Cronje 与他两人决定不再继续为 DeFi 和 Crypto 领域做贡献,同时两人相关开发的 25 个协议将于 4 月 3 日停止运营,一石激起千层浪。


社交媒体公布



当天 Fantom 生态系统的大部分代币大幅下降,Solidly 下跌了70%,Spookyswap下跌了 19%,LiquidDriver 下跌了 17%,Tomb 下跌了 22%,Geist Finance 下跌了 15%,整个Fantom生态都哀鸿遍野,三天时间,Fantom链上TVL从高点120.9亿骤降71.3亿,降幅高达41%


于是,有投资怒斥「AC“rug pull跑路”,对用户和投资者不负责任」。


至于AC退出的原因,很多人推测是源于Daniele在 Solidly上的退出,Daniele也是DeFi 领域的一个灵魂人物,他Frog Nation 的创始人,在规划中,Daniele 负责 Solidly 的公关,AC负责开发,但之后Daniele后院起火,不得不退出Solidly,于是AC只能一个人应付公关和开发两份工作,对于一个曾经将社区比作"毒药",差点被社区逼到退圈的人来说,AC 显然难以接手Daniele的工作,最终选择彻底的推出。


这种推测是有待商榷的,因为以AC的影响力来说,大可以找到Daniele的替代者,而不至于撂挑子不干,所以一定还有其他的因素。但相比他退出的原因,大家更关注的还是这些 DeFi 残局的处理,好在已经有很多人拾起这些落下的火炬,无论是Fantom、Multichain、Chainlist等项目,或是原团队继续研发,或是新团队接手了前端,而这正是DeFi 的美妙之处。


两年前,AC曾在一次播客节目中说「每天早上醒来,我都会兴奋地敲代码,想出新的想法,为整个生态系统增添新的东西,只要能实现,我就会继续做下去」,不知道现在的他是否还记得这句话。


YFI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