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4 articlesIn total 20108 words

爱是上天给会爱之人的惩罚

冬惊

离开你之后,我有很久没有在这里写字了,今天一位朋友说关注了我,所以登陆回来,看看有无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让我吃惊的是,我在过去这些文字中,看到了自己二十多岁时那种近乎自恋的自信。毫无疑问,离开你以后,我失去了这种自信。那是一种年少轻狂的自信,亦是一个女人,相信自己值得被人瞩目的骄傲。

这年头,你还会写信吗?

冬惊

昨日又收到了海峡先生的来邮件。上一封长信我还没有回,因为工作太繁忙了,而海峡先生的电邮写得总是极认真,诚恳,因此,太简单的回复仿佛就是“已阅”,显得不够认真。想着什么时候有空再回复一封长邮件,结果终究没有抽出时间,惊喜的是,海峡先生昨天又给我发了一封邮件。

男性“特权”?

冬惊

我至今时常觉得,如果自己是个男人,日子会更好过一点。也经常和朋友们开玩笑:我要是个男人,没准孩子都四岁了。这个设想不一定成立,因为以我之“眼高手低”,就算我是个男的,我看上的女性也不一定愿意嫁给我。再加上以父母的平均身高,作为男性的我,也许只有170…… 而现实生活中我觉得最“想...

主人,我可以喜欢你么?

冬惊

SM小说,慎入

Life has been kind to me

冬惊

早年听《理发师陶德》的音乐剧,开篇歌曲No Place Like London中有句歌词印象很深, 是陶德唱给年轻水手的:You are young, life has been kind to you. You'll learn. 前日与母亲通话,抱怨说自己不怎么想结婚,就是不想介入别人的原生家庭。

你过去的信

冬惊

昨天我读了你的自述,两年前你追求一个女生时写的。今天早上想到依旧觉得有趣极了。你说当时她当成“后宫文”看的,我读来觉得更像是一个“种马文”,或者说,怀春少年的fantasy.当然,这种比喻看起来似乎有些庸俗了,实际上,你的文笔很好,流畅,生动,诚恳,清晰,且充满对女性朋友们的激赏。

革命同志

冬惊

前几天和朋友吐槽圈子里面败类太多,朋友(一个左派男)说左派男和右派男的区别在于,左派之间有一种同志情义,促使左派男至少是把女性当人看的,而右派总是把人当工具来用。现在想来,这或许也只是左派男以己及人的一种乐观推断罢了。左派的另一个想法是,革命同志都是可以睡的,至于女性是不是被当成工具了,这可能只有女性自己说了算。

走出孤岛

冬惊

科学上网

没有很多爱,就要很多钱?

冬惊

有一段时间迷过亦舒,大概就是刚刚接触女性主义,也是刚刚恋爱的时候。亦舒有句话令人印象深刻,“如果没有很多的爱,那么就要很多的钱”。这句话乍看蛮功利的,但也可以从女性主义的角度解读:因为看清了“爱情”的虚幻,所以还不如多搞点钱。读高中的时候,我的闺蜜非常推崇《喜宝》。

言论自由是免于恐惧的自由

冬惊

审查制度与自我审查

1

冬惊专访:在大陆做个情色小说译者&作者,可太不容易了

冬惊

情色小说 文学翻译 女性文学

3

部长与我

冬惊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何曾想过我们今生还会遇见?再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的家已经不能随便去了。我曾犹豫过要不要去见你。这么多年,无数次在媒体上读到你的消息。虽然你已官居高位,但很多人并不认识你。你是一个低调的人。如果不是多年前的往事,我想我自己或许也不会注意有关于你的消息。

漂亮朋友(一)

冬惊

他比她想象的更年轻。虽然33岁了,看起来却只有二十七八的样子。有一张令女人的嫉妒的,西方人般的小脸,在黑夜中仍能看出白皙的皮肤,以及和她几乎同样长度的卷发,长过耳根。这时她的卷发还散发着药水的味道。随着年纪的增加以及新认识男人频率的降低,她对每次约会都更加重视,今天还专门去烫了头发,导致迟到了半小时。

给一个青年艺术家的信

冬惊

宇轩, 我从来没有这样称呼你,也未曾想过给你写信。虽然我们都已三十多岁,但你说我们都是青年,那么我便以青年艺术家称呼你。你说你是一个喜欢写信的人,还写了40多封信,想要把他做成你的新作品。十分抱歉,对于你的作品,我并不十分看好,故自从你提出要“再次与我合作”后,每次和你聊天或见面,我都希望你不要提到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