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惊

译者,写作者,产量很低的诗人

革命同志

前几天和朋友吐槽圈子里面败类太多,朋友(一个左派男)说左派男和右派男的区别在于,左派之间有一种同志情义,促使左派男至少是把女性当人看的,而右派总是把人当工具来用。

现在想来,这或许也只是左派男以己及人的一种乐观推断罢了。

左派的另一个想法是,革命同志都是可以睡的,至于女性是不是被当成工具了,这可能只有女性自己说了算。

于是我又想起了《色戒》。张爱玲作品中我最喜欢《色戒》的原因就是她清楚地揭示了所谓“同温层”对女性的利用。她看清楚所谓“革命情谊”到了现实面前甚至不如敌人给她的温暖多。这大概也是革命队伍里女性更少的原因——她们总被当性资源。

因此在遇到“组织逼你做选择”的时刻我就想起来王佳芝。事实是哪边都不值得你选,你并不是非得有组织的批准或者男人的爱才拥有存在的正当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