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車兔兔 (Bunny Myers)

在台港人 • 自由插畫家 • 實體書狂熱者 • 接受委託 三四天不畫畫,血液循環會變差。四五天不看書,血清素會減少。 IG: @bunnyxmyers @evy.myers

穿上他們的鞋子走一天路:《和小人物過一日生活》

南亨到《和小人物過一日生活》
「假如希望能有一點點的改變,那就必須用心猜測、了解和同理他們的生活。」

英文有一句 "walk a mile in someone else's shoes" (穿上別人的鞋子走一英里路),意指在批評他人之前,應將心比心,思考、同理他人的處境和感受。

要同理身分地位和自己相近的人很容易,但要同理身體能力有缺損、身處環境比自己更惡劣的弱勢人士,恐怕連想像也不容易。

作者是一名擅長與熱中觀察社會百態的記者,並展開了一個龐大而多元的 「真實體驗計劃」---真實體驗不同類別的弱勢人士的一日生活,這本書就是他的體悟的集結。

閱讀過程,我時而感嘆,時而心酸,還有 「哦哦原來是這樣」的大開眼界感覺。書中的體驗對象都是我們隨街上可見、活生生卻不起眼的小市民:帶小孩的母親、老人、紙皮回收者,亦有在大眾看不到的時刻和地方,默默守護、拯救和服務的人:流浪狗收容隊、為孤獨死死者處理後事的公營喪禮、消防員、清潔工、郵差等等。


「請別把他們視為另一個世界的人,希望能對待他們如自己的鄰居朋友,即使只是付出關心,也能成為他們生活中莫大的助力。」

清潔工是社會上最重要、最不可或缺的工作之一,卻總是待遇最差,由社會低層最受人忽視的群體默默擔任。

我家在棄置破碎品或有罐頭蓋子的垃圾時,媽總會叮囑要把罐頭蓋子丟在其他垃圾之間、要先用報紙包好玻璃碎片,最好在上面貼張「內有玻璃碎片」的提醒字句。這一切都是為了清潔嬸嬸的安全著想。

在社會紀錄片裡看過,有清潔工常被沒有包好就隨便丟棄的玻璃碎片割傷,工資做一天算一天的他們甚至無法因此請假休養,要帶著傷口在衛生環境惡劣的場所繼續工作。

外出吃飯時不要吃到滿桌都是食物殘渣、用餐後自行回收餐具、把抹嘴紙巾等垃圾集中放到盤子裡讓服務生容易收拾、在公廁如廁保持整潔、不隨地吐痰、不隨地丟垃圾和煙蒂......這些舉手之勞不單是為其他人設想的公德心,更是為那些要為你清理善後的人的同理心,也就是廣東話說的「唔好俾功夫人做」。


「為了某天可能會遭遇相同狀況的自己做準備,一起打造更好的環境如何呢?」

其中我看得最感傷的就是作者體驗視障人士去賞櫻的一天,這章節反映城市在規劃上對視障人士是何其不友善,等於間接剝奪他們獨立生活的能力。有人納悶為什麼看不見還要費勁去賞櫻,卻忽略了視障人士還是可以以聽覺及其他觸覺去享受春天的氣息,更忽視了他們也有接近人群、和人互動的需要。

現在我生活的台中市,是連本地人也詬病的 「行人是最沒人權的」,因為街上很多路段都沒有行人路,就算有也形同虛設,行人路上不是凹凸不平、坑坑窪窪,就是被機車和私家車泊好泊滿,或是被店商家的伸延建築/私人物品佔據,甚至完全切斷去路。

連我也因此愈來愈討厭走在街上,那視障人士和輪椅族要如何生存??這和縮減身障人士的生活範圍、把他們禁足在家裡有甚麼分別呢?


「所謂『站在女性的角度思考』,就是想像以女性的身體和心靈來生活是什麼樣的感覺。而『站在女性的立場思考』,就是想像女性在家庭或社會中,背負著什麼樣的使命生活。」
森岡正博《草食男的純愛手記》

最能體現這句話的,應該就是作者體驗穿胸罩體驗育兒的經歷。如果所有男性都體驗過這兩種滋味 (個人覺得應追加體驗使用生理用品(笑) ),應該就不會再有人輕易說出家庭主婦真輕鬆,或對不穿胸罩的女性指指點點這種說話。


香港曾有一個叫《窮富翁大作戰》的探討香港結構性貧窮及貧富懸殊問題的真人實境秀節目,參加者有不少是名利兼收的富裕人士和企業高層。我毫不懷疑這種體驗活動能讓更多人看見和理解弱勢社群的境況,然而有多少有權之人會受這種暫時性體驗啟發,足以推動他們由上而下改善低下階層的苦況?

抑或僅只知道,然後就沒然後?我同意作者的理念,要作出改變,同理是第一步,但絕不能一直停留在第一步。


推薦度:★★★★★★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