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idol
Facidol

Nga'ay ho! Facidol = 麵包果

寫給老師的一封信

2004-03-16

老師,我想先承認,我並不是一位好學生。上課的時候,我沒有專心聽;下課的時候,我也沒有用心複習。

剛考上北醫時,是一種喜悅,達到了人生一個階段的目標,是為自己而高興,也是為家人的滿意而高興。不過這種喜悅是短暫的,稍後看到沒有參考書的課程、沒有範圍的考試,並且老師再也不會坐在教室裡等你去找他,慌了。

再過一陣子,終於把這個環境熟悉:唸書的時候要看共筆、考試的時候要記考古題。蹺課不是見不得人的事,而更像是一種權力,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坐在教室裡是否就比較值得。

您說成年了就要為自己負責,可是當我準備為自己負責,才開始懷疑,醫學院是否真的是我該去的地方。您說我們將來的職業是神聖的、地位是崇高的,可是我們這些連書都念不好的學生,真的有資格接下這個重擔嗎?還是誠如您所說,醫學院學生的素質一年比一年下降?

我最想問老師的一個問題,是您如何從一個醫學院的學生,轉變成醫院裡一位神聖的工作人員?愛心是天生具有的嗎?為何我總覺得我能給的永遠不夠?您是否能換掉那些萬年的講義、與字小到不行的投影片,告訴我們醫院裡發生的事情?

如果您能允許我不禮貌地說,如果唸書是學生的天職,那麼一堂準備充足、口齒清晰的課程,是否也是學生應該擁有的?您說,書要靠自己唸,那麼到學校上課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當我發現大學生活的全部壓力,只在於要跨過考試的門檻,突然覺得有點荒謬,原來大學是要教我如何考試,而非如何做學問;你可以一堂課都不上,但不能考試不及格。同時我也開始感到麻木,原來學問是一個個英文的專有名詞,學生則是負責收錄它們的字典;而考試並非查字典,而是背下它們在第幾頁。

如果我停下腳步,回首這幾年的大學生活,會發覺自信心完全都不見了。我為什麼站在這裡?我為什麼朝這個方向走?那個曾經立志要考上醫學院的高中生,現在又在哪呢?玩具汽車需要上發條,學習是不是也需要動機?

又或者說,我只是想太多,其實,日子照樣可以過下去?前人能走過的,我們沒有理由不去走;不要給自己太多的問號,生活反而可以變得更美好‥


【2004北醫導師手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