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懈的moderate

认真学习理论知识/或许是中道保守派

你get不到我!

其实我懒得搞隐喻。咱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反正,我也没有获得什么,倒不如抛弃顾虑,认真狂一次: 我现在就读的大学的所谓封校管理,是纯拿政令当狗屁,上期下瞒,说是保证学生安全,实际操作的时候让学生别无选择……当然,可别认为我只想讲【封校】嗷。

老实说,我在某天切实体会到成为防(废)疫(弃)志(干)愿(电)者(池)的滋味。

准确地讲,是去当摆设——毕竟,提醒来往人员打开指定健康码这种事,有几位保安就够了……

与我同时值班的另外一位“干电池”也认同这点。在弯曲的人员队列里穿梭,机械地重复相同的话语,总觉疲乏。同她商量片刻(确认志愿时长已记录在案且无人监管志愿工作)后,便混入人群。不过,在场的第三位在场“干电池”的行为让我有些费解:估摸着跑开百米远后,发现三号还在一刻不停地做着我俩厌倦的工作。

“真有人那么认真啊我超……”望着那人身影的我,留下了几句讥笑。

一同跑路的“干电池”也笑了。进行些许交谈后,发现我和她被当陪跑燃料可不只这次。可她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

“走一步看一步再说吧哈哈哈哈”

的确。既然无法改变,那就不要去想。

…………

…………

聊的越深,我越能感受到彼此经历的相似之处。甚至,我当时激动得将话锋一转:

“打个比方吧。开学选课,得知某个必修课只能选择指定老师的时候……你就没想过……”

她若无其事地推了推眼镜,然后双手摊开:“那又怎样?又没有损害我的利益……”在她眼神向我对视的刹那,又无奈地嘟囔几句,“卷王和人上人自然会去关心,我一个考研人,关心本校学业只能说是吃饱了没事……”

不知怎的,我情急之下打断了她:

“真的没关系吗?那好,请允许我说几句让你不开心的话,”迟疑稍许,我还是开了口,“你走上考研的不归路,不也是和他人同台竞争后败下阵来,考虑现实生存问题后才只能选择……”

她噗嗤了一声,“我本来就不行啊。”

“比不过就是比不过嘛。况且,我觉得准备考研本身其实蛮单纯的,不像那些保研出国的,还要想一堆事情哈哈哈哈……”

话音刚落,我感到一丝迷惑。因为,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在自嘲,还是出于无奈。所以,我决定接着刚才的话题:

“额,对不起哈,我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她依然很平静,“没事……你就直接说你想说的吧!”

“你刚刚说你选择了考研……而这也是没得选的选择。这里的学生看着选择面广,现实是一条道走到黑。你的选择真的是心甘情愿的吗?”

她笑了。

恍惚间,我听见她重复着 “这没什么,我也无能为力”、“……倒不是自不自由的问题……”之类的论调……不得不承认,我不想聆听她的回答。

她倒是最后来了一句:

“每个人想法不一样,你get不到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