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懈的moderate

认真学习理论知识/或许是中道保守派

Game of the few

你要是觉得在负重前行,不用感到差异,可能是有人替你岁月静好哦~

“消沉”,“萎靡”,我近来的精神状态大抵如此。无他,不是有啥难处,而是总感觉越活越回去——除了岁数,自己的日常行踪,习惯和嗜好倒是“复古”了,估计,初中生见了都得偷着乐:

“这尼玛都二十好几了,还天天拿着**,**看,还傻笑”“真就那么幼稚,夸你也只能夸傻傻很可爱捏”

讲真,我也不懂为什么身体老是不听脑袋使唤……没有完成的任务还有很多,甚至今年要直面关乎未来发展方向的考验,不过,一想到某些代码加工品(比理比理,quora和蓝鸟这些)里的宝贝,生活无趣如我也能骄傲地挺起胸膛,安慰自己:

“好!赢!牛批!”“我不好说我擦,无脑嗨是挺爽的哈!”

等到睡意侵袭眼皮,并弥散到整个脑神经的时候,紧握电子产品的双手才愿意放开。醒来后,(手机或者平板)可能不知去向,大概是自己在梦中不知道把ta们弄到床头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可能是压在抱枕下边,也可能发现同地板亲密接触——幸好,不用每次贴膜。当再次捡起玩具的时候,我努力让自己不要像昨天那样陷进去,尝试着找一些开脱的说辞:

“一直这样下去,后果真的很可怕吗?”

单论混日子,我并没有过多负罪感,毕竟前几年做的勉强过关,不差这一年抱佛脚。在我收起可怜的自尊心前的那段时间,别人的行动对我会有刺激(不论正向还是反向);现在可很少活人在我身边,“竞争,比较,淘汰和选择”云云抛诸脑后,成败与否都可以暂时逃脱肉眼的凝视了。

当然了,这不可持续。原因很简单,我不可能一直呆在学校宿舍里。躺够了的我也知道要出去走动,对身体健康有好处。

而且,长期无所事事的后果,多半也是由我来承担。可能有人不解,会嘲讽几句,“一人做事一人当,天经地义,为什么要用“多半”,“大概”这些词语作修饰呢?”我只能说,要是所有人都能得到与其德行匹配的下场,诸多影视作品里的happy ending早就烂大街了……从我十几年读书的经历来看,善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梦想。至少对大多数人来讲,机械化的筛选和监测(不仅是考试)向ta们索求越来越多心智和精力,血祭出一堆“精华”,把提炼出来的“精华”滞留祭坛里,并让祭坛外的人认为它法力无边,认为祭坛本身竟然能豢养出这般奇观!

这让我想起来了一位老哥的典中典:

“……如果C区人都过上了和A区人一样的生活,那么这将是人类的灾难与悲剧……”(C是指Chile,A是指Argentina)换句话讲,A区里阿乌卵的低端式过活,都能成为C区大多数人向往的小日子;可惜的是,C区绝大部分人,在A区人眼里大多被动开除人籍(在讨论各类议题时,往往会自动忽略ta们),更别提C区里的天龙人了……既然这样,是不是最好成为C区高端玩家,或者直接润到A区里摆烂呢?

对有能力的人而言,的确可以做到来去自如。不过为了实现这一点,不知道要以何种方式“血祭”更多人,才能享受岁月静好……更多人,也因为负重前行,我永远也听不到ta们的声音了——不论是物理上的,还是社会意义上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