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懈的moderate

认真学习理论知识/或许是中道保守派

disillusionment of so-called liberal-rationalist(民主小清新的幻灭)

想要零代价成为统治阶级的人,算什么呢?

共识的打造并非空中楼阁,所谓“普世价值”也是如此。实际上,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充分的思想基础。基于理性的探讨,审慎决策乃至妥协的艺术,是建设“自由民主”社会不可或缺的先决条件。

“自由民主”四字,写作英文的“liberal democracy”;不过,我小总是觉得译成“自由主义式民主”更为确切,毕竟要契合这种权利运作机制的实际情况——和平,温性且良善的“谈判”,“调解”,“辩经”,纵然行“均衡教派”之实,也无法让各类利益集团得到完全满足;但是,乌托邦与末日审判在世俗生活中不会存在,而这基本上杜绝了部分激进主义的狂热。还有值得一提的是,至少从避免暴力和流血这一点来看,它显得“文明开化”不少。

但是,对于那些“不服王化”,撕碎了“温良恭俭让”假面的异类而言,冷静下来聆听ta人意见(静候ta者调停)是一种奢侈和幼稚。在这帮人眼里,所谓政治不再是妥协和共识建构的艺术,相反,政治本身意味着斗争和冲突——讽刺的是,看似截然不同的立场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

2008年左右,美国社民改良派桑书记在占领墙街事件发生后,进军选票政治的海洋。此后到2016年,多数“西方”主流媒体以川建国在美国总统选举人团中的胜利,表达对“民主政体”危机的担忧。显然,不受共和党大佬抬爱,又全然政治素人模样的老川,是这一制度下的怪物。不仅是美国,全世界自由主义建制派都开始联合起来,警惕由此带来的民粹主义风暴——不论它是从属于左翼,还是右翼。

这般撕裂与极化的政治现实,并不是桑书记和川建国的个人成就。相反,早在里根里公时代,美国党派政治似乎抛弃了实用主义式的政治中间缓冲带,选择更为意识形态化的立场争夺战——无非就是大鸣大放各类议程设置(控枪,移民,种族一体化,etc)。1980年左右兴起的基督教新右派(从老的福音基要派独立出来,认为原来的派系太绥靖不够狼灭),更是做到了将保守主义文化战争进行到底(坚持参政议政,死磕女权和性少数议题,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一国之内的主流思潮,尚且如此四分五裂;不经让人质疑,“普世”价值的共识是否就是个笑话?难道,“自由”,“民主”,“人权”,“公平”,“正义”皆为虚妄,只有现实主义是尔虞我诈才是永恒?

至少在对政治本质进行解释时,自我神格化的“民主小清新”更像是戴上VR后,沉浸在虚拟画面中忙于自渎那样,片刻的高潮后便不知所措。若要自认为是高高在上的“天国斡旋家”,我想也无需期待索多玛天降“义人”,建立地上天国……俯瞰神坛之下,皆为人间烟火。未有牺牲便成大业,古今未有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