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绳流浪猫

在這裏我會存放曾經在公衆號“伐木者言”上發佈的内容,和未來我創作的東西,也許什麽都有。请大家来找我玩(o^^o)! 备用博客:http://wp.lingjie.games/

她的段落 · 一:負隅頑抗

21年1月末,我開始寫“她的段落”。我把它分類為小説,“她”和“她”的故事大部分是虛構的。但在書寫過程中,我逐漸發現“她”和“我”無法分離,我捏造這個人物就像完善我的日記本,她外化和修正了我的經歷與想象,升騰到明亮的高處。截至目前,我一共寫了五篇,其中第二篇「後知後覺」關於她的三個朋友,公衆號炸號后我找不到了,於是缺漏一篇。

她最擅長冷暴力。她非常感激微信程式員推出消息“不顯示”功能,她總是在悶悶的情緒裏點那個橙色按鈕,然後等待對話框下一次浮上來,或者她自己從搜索框中打撈起那個沉沉的聯繫人。也許,她覺得每一段聊天記錄都很可貴。不知道是互相的回應可貴,還是自己發出的消息可貴。她總是喜歡將很多句子塞進一個對話框裏,喜歡突然製造一段比喻、一些描寫。對方通常不會回應這些突如其來的書寫,跳到另一個話題上自說自話。她也不會把這些句子放在別的任何地方,她可能把聊天當作存盤。她太愛自己,愛自己的語言,才沒有清理任何一個框。也許有一天,她打開房間裏所有的燈,唯獨關掉電視液晶屏和手機螢幕。也許她本來就喜歡聽情歌,也許在愛上一個人之後先行幻想了戀愛的全部過程,然後沉沉醉醉,在酒精中像少女般紅了臉,於是到後來,她對現實的一切愛情都不太有興趣。也許她確實喜歡認識人,但只要認識就好了,她只是想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這一種人。她喜歡在各種地方,和陌生人坐在一起,比如圖書館,咖啡店,清酒吧,商場,她會想到婁燁寫的,“兩個素不相識的人坐在一起,然後呢。”然後呢,對方感到不適而尷尬離開。她有時候躲起來,心不在焉地翻書,她開始質疑毛姆的比喻:閱讀是一座小型避難所;博爾赫斯的比喻:如果有天堂,那應該是圖書館的樣子。她不懂。她喝水的時候,有點輕,杯沿沒有抵住嘴唇,水就流下來,滴在衣服上,她覺得自己像小孩,幼稚得像剝開的光滑雞蛋。也許生命生長的過程,就是增重的過程,人不斷變重,只有自己知道是水分還是肉。也許她故意讓自己的行為變得很輕,總有比她只小三個月的人說她老了,她有一次很生氣,也許他們都認為年輕是優點。也許她會買每天一頁的日曆,但她總是忘記撕,只有在發呆的時候,視線落到日曆上,才慢慢地撕上幾頁、幾十頁。也許她會長久地佇立在陽臺上,很慢很慢地聽完一張專輯,感受一些東西在她體內死去。她覺得自己像泥巴一樣柔軟,隨時被世界塑造。但她心有骨架,還是出生時的模樣。她想起初中的時候,給暗戀的男生寫匿名的小紙條,每一筆都試圖寫得不像自己。顫顫巍巍的筆劃,也許她也不清楚自己的筆跡是什麼樣子的,但她知道那個男生一定不知道自己的字跡是什麼樣子,也沒有人會為一個不感興趣的人成為筆跡學家。也許她才發現愛是一個人的事,一個人演的戲,才發現想像力才是真正的愛。也許她每天在食堂裏吃一樣的東西,觀察食堂裏不同的人,也許因為近視,她總是肆無忌憚地盯著陌生人看上半天。也許有一天,她開始打破生活的秩序,總有人會問她原因。人們都喜歡問原因,喜歡揣測一個行為改變的節點。也許在她身上,沒有轉折,沒有節點,突如其來能解釋一切。也許有一天她站在路口,發現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過馬路姿態,但她只記下三種,那是眾多過路人中同她奇怪的行徑打招呼的三個人。也許她喜歡影院,銀幕的光點落在她臉上,窩在漆黑的座位裏,眼淚就巴巴地落下來,流成長長的夢,夜晚就枕在上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