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笑儂

宅女一枚

鬼滅の刃|無論何時,也要加油活下去

(edited)
生活雖然不易,但也很幸福。不過人生就像天空一樣,有季節更替,時刻都在變化。不會一直晴空萬里,也不會一直大雪紛飛。幸福破滅之時...總是伴隨著...血腥味

終於出坑了!我不是動漫迷,也談不上熱血。然而,當虛擬都略嫌真實的時候,動漫可能是個透氣的地方。瘋狂迷上鬼滅的理由可以有很多。除了無聊的羊群心理以外,那神秘的大正時代、驚豔的畫功、動人的故事、鮮明的角色、緊湊的節奏、爆笑的場景、神妙的配樂、唯美的畫面。都是令人無法自拔的元素。

如果你也是看畢第一季的《立志篇》和劇場版《無限列車篇》。覺得若有所失,就瘋狂的補追漫畫版。想必你也會讚嘆一聲:「動畫比漫畫精彩的多了。」無怪乎動畫版的推出,令漫畫一夜爆紅。然後劇場版也成為了日本影史票房榜第三位,總體票房突破200億日元,超越了《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同時榮登臺灣影史日本電影票房冠軍,創下香港票房10天2000萬港元的佳績。鬼滅,如果沒有動畫版,簡直是暴殄天物了吧!

對於近期洗腦式的報導。除了慶幸自己趕上了尾班車,也驚覺坊間不少負面的批評。「鬼滅算是什麼?好看的熱血漫多的是啦。」「劇場版那裡對得起劇場版三個字?」不管是人是鬼,都不能討好全世界。就像誰是鬼滅的最喜愛角色,坊間都眾說紛紜。

可以做人,誰想做鬼?鬼滅塑造了很多經典角色,包括人氣榜第三位的禰豆子。因為慘遭滅門,沾染了無慘的血液而產生異變,化身成鬼。第二位的善逸,因為債主是劍士培育者,被逼進行地獄式訓練而成為獵鬼人。至於第一位的主角炭治郎。擁有靈敏的嗅覺,能夠精準感應極細的縫隙。他並不認同趕盡殺絕的鬼殺隊傳統,倒相信鬼也有善惡之分。斬殺目標從來只有殘害人類的惡鬼。死於「日輪刀」下的亡魂會散發著「悲傷的氣味」,因為他們都有不為人知的悲慘過去。

小人物固然貼地有共鳴。三位可愛的護理員、茶茶丸和鎹雀也帶給我很多歡樂。但是,我最喜愛的角色。還是眼神篤定,勢死保護弱者的炎柱 - - 煉獄杏壽郎。

因為要獨自承擔五節車廂的保衛工作、力敵首次出場的上弦。杏壽郎雖然在《無限列車篇》壯烈犧牲,卻成功捍衛了二百名乘客以及幾位主角的性命。初相識時炭治郎大呼:「好厲害大哥!好棒的劍術!請收我做弟子。」炎柱爽快答道:「好啊!把你鍛練成出色的劍士吧!」善逸和伊之助在旁叫道:「我也要!!」「我也要!!」炎柱亦坦然大度的說:「大家都交給我照顧吧!!」真正的英雄大概是如此了吧。

從最初否定禰豆子,聲言「只要是鬼,斬首就好。」然後看到禰豆子發狠的保護人類而改觀。杏壽郎的性格樂天,愛恨分明,內心燃燒著火焰般的熱情。正式升格為炎柱時,父親卻潑冷水道:「無聊,根本沒有意義。反正我和你都是成不了大事的。」

面對著父親的冷屁股,杏壽郎依然沒有退縮。他意識到自己肩上的責任,並鼓勵弟弟說:「我的熱情不會因此消失!我心中的火炎從未消失過....就算會寂寞,也要加油活下去。」

雖然是天生的強者,杏壽郎對弱者卻有不同的定義。在猗窩座的眼中,身受重傷的炭治郎是弱者。但是杏壽郎倒覺得:「老去或是死亡,都是人類這種短暫生物的美。因為會老,因為會逝去。所以才無比可愛珍貴....這位少年並不弱,不要侮辱他。」

他相信,炭治郎是會變強的。

一輪腥風血雨之後,戲院內的大螢幕出現了令人心碎的畫面。這個時候,杏壽郎憶起母親的一席話:「你知道為何自己生來就強於常人嗎?」「....我不知道!」「救助弱者是生而為強者之人的職責。你要擔負並履行自己的職責,這是你的使命,你決不可忘記。」原來,這就是杏壽郎一直堅持信念的原因和動力。

最後,只餘一口氣的杏壽郎拜託炭治郎,轉告弟弟要隨心走自己覺得正確的路。同時亦不忘鼓勵:「就算被自己的弱小和無力擊垮在地,你也要燃起鬥志咬緊牙關向前邁進。」然後,杏壽郎看見母親帶笑迎接。他第一時間問道:「我做得還好嗎?該做的事該履行的事,都有做好嗎?」隨著母親的認同,杏壽郎亦結束了熱血而短暫的一生。

強大和弱小,成功和失敗,從來沒有特定的標準定義。杏壽郎雖然死了,但是他拯救了弱小,履行了自己的職責和承諾。即便死亡,都是最後的勝利。我不是強者,也不是英雄主義的粉絲。如果我的長者社企能為弱勢社群送上溫暖,也是該做的事了吧。

就算會寂寞,也要加油活下去。

誰說鎹雀就不能為鬼殺隊盡一份心力?一起加油喔!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