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相楠

「William電影空間」版主,HKESE星級作家。文章散見香港01、Cinespot動映地帶、1841文化等各大傳媒。 試片、邀稿及任何形式的合作,請Email: [email protected] 或私訊IG @william_photographer__movie

情深緣淺,四季依舊|《大約在冬季》影評

(edited)
沒有你的日子裡 我會更加珍惜自己

以流行歌(尤其名曲)作為藍本或故事起源的電影,並非新鮮事。荷李活有《舊年聖誕好戀嚟》(Last Christmas)為佐治米高(George Michael)的經典同名曲注入了人鬼情末了的遐想。華語片有《同桌的你》(2014)也以原著民謠為基底,喚醒了一代人的青蔥歲月。《大約在冬季》(2019)唱的也是一段前輩回憶,然而這次放聲高歌的是齊秦不是老狼。

《大約在冬季》所描繪的情份開始於一九九一年齊秦狂飆演唱會上,女大學生安然、人稱小安(馬思純 飾)氣喘吁吁地到處求票,意外得到一個陌生男人齊嘯(霍建華 飾)贈票。小安在演唱會上忘乎其形地尖叫,把身上的紅圍巾脫下,用力揮動。齊嘯把鏡頭對準小安,快門按下,成為了他們生命中及全片最深刻的一幕。

兩年後,安然在教授家裏重遇齊嘯,雙方一見如故,情投意合。但齊嘯受生活所逼,必須於台北和北京兩地奔波。最終在猶豫不決中離開北京。幾年下來,小安想要重拾這段錯過了的愛情,可是事與願違。

影片借題發揮,依照人物情景呼應《大約在冬季》的歌詞。《大約在冬季》講的是一個男人要離開他心愛的女人出走遠方,男人很茫然,卻不知何時歸故里,只能寄盼女人在慢慢長夜裏照顧好自己。影片的情景大致相同,只不過更具體地刻劃了男女主角彼此的性格差異。

相比起小安初時的一往情深、連告別時依依不捨,輕輕地獻吻跑走又情不自禁地回來抱一抱齊嘯。齊嘯因為生活一地雞毛,令他即便珍惜二人的關係,也費了心機。可惜現實不允許他像齊嘯那樣可以無憂無慮地擁抱一段初戀般青澀又甜美的愛,忘乎所以。因此他的性格不得不變得優柔寡斷,在愛情的烏托邦和人間煙火之間來回拉扯、掙扎並痛苦着。

當然小安也不是那麼「無愁」,她一直背負壓力努力着;很努力留京,很努力愛一個人,很努力委屈求全。事業如日中天知之際不介意一無所有,為愛情奮不顧身,卻偏偏不斷撲空。很多時候小安會認為「我愛你」已足夠,可是聽上去很夠,實則不夠。最後,小安甚至沒有嫁給愛情。

他們只能在充滿錯亂的時代中向彼此隔空呼喚「沒有我的歲月裡,你要保重你自己」,然後暗中為彼此感到念念不忘,回應愛情求之不得的主題。電影製造了前者被現實所困,後者被現實所累的處境,甚為順暢。加上李屏賓鏡頭下的雪花飄飄、陽明山環繞的薄霧,用視覺扶持節奏,把男女主角相愛的凄迷和緣份的空靈帶出銀幕。緣來緣去,全在無形之中。

不過電影有一大弊處限制了意境的表達,就是情節挑明得太厲害。最明顯不過的就是齊嘯的困境,一切填充得很飽滿。哥哥的出獄、父親的中風、前妻的為難和虛偽,甚至為齊嘯發票送給人而感到不忿……除非這些內容很新穎或具探討性,否則只不過是在一個人為的平庸框架內周旋。《大約在冬季》很遺憾地落入了這方面的窠臼,導致很多情緒爆發的位置欠缺新意、沒有足夠餘韻支撐。說服力還好,感染力差了些。

好在結局還有點留白,賦予觀眾想像空間。這裏要提及電影另一條支線,就是多年之後,安然的女兒小念(文淇 飾)和齊嘯的兒子齊一天(林柏宏 飾)因緣相見,還享受起彼此的青春。當他們走訪各地「查案」後,揭開了安然和齊嘯這段往事,於是合力安排他們在28年後的齊秦演唱會上再會。齊嘯抵達現場,齊秦唱起「大約在冬季」。

小安沒有現身舞台,只在遠遠的席位上默默流淚。可能她出於對於過身老公的尊重沒有上前,可能她想讓往事隨風,也可能她會像童話故事那樣再續前緣。故事的結局,是開放的。小安留下的淚,有擦肩而過的哀婉,也有兜兜轉轉而不散的真情,這個收場很「愛情片」。

除此之外,跟許多愛情電影譬如《後來的我們》(2018)、《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2021)的通病相近,《大約在冬季》有很多金句上的雕砌以為能點題實質弄巧成拙,妨礙了那些本該生活化的細膩表達。真正精彩的電影對白往往是後人總結成金句的,好像《摘星奇緣》(Notting Hill)茱莉亞羅拔絲(Julia Roberts)向書店小子剖白,稱自己是個求愛的小女孩,等待着一個男生的回應。專情的雙眼,望着曉格蘭(Hugh Grant)。這段坦言後來被視作是愛情令人返璞歸真的經典描述,用來詮釋感性的真愛。

再看《大約在冬季》,齊嘯因為家庭危機匆匆出走,小安問他何時歸來,齊嘯直接拋下一句「大約在冬季」。這個作為電影強調的約定放在人物通話中說出,着實太刻意,不通順。寫得最好竟是那句「夠淫蕩」(電梯「Going down」的諧音),襯得齊嘯不是那麼古板。有時編劇想要一句話凝聚所有的情感,但罔顧台詞說出時的情景是否合宜。結果犧牲的,是人物交流的自然。

無論如何,《大約在冬季》作為以愛和緣份作為推動的劇情片,有因果呼應,有內容支撐。拍攝技巧不高,勝在沒有失衡。要談感性,肯定不如《七月與安生》(2016)、《不能說的秘密》(2007)那般攝人心魄,但至少不是過目即忘,還讓我這個十多歲的人不自覺地在街頭哼唱:輕輕的/我將離開你/請將眼角的淚拭去……不過我在腦海中對應與逝去的不僅是過去的齊嘯和小安罷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