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Fu
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著有《港穗情緣》

休止符

倒頭來,自己竟然也會成為 Metoo 浪潮裡「加害者」的一份子

於 2023 年的 Matters 年度問卷裡,曾經寫下過,自己遇上了一段奇妙的關係。

只是,因為一個不成熟的輕佻話,這段關係,近日被自己親手埋葬了。

雖然對方在表示這個言論讓牠感到被冒犯的時候,自己已經登時說了對不起,對方在嚴詞說明自己的底線和感到不適的地方時,自己亦再次「下重藥」去致歉、表達反省,及作出改善的承諾。但自己並不是初次因失言而令對方感到冒犯,縱使之前曾經表示過會慎言,檢點自己的言行舉止,但結果倒是跳票了,重複的犯錯,最後仍是挽不回這段得來不易的關係,社交平台上的帳戶,被拉黑了。

獲悉這個結局的時候,要說沒有感到心情低落,絕對是騙人的,畢竟這數個月來,傾聽過牠內心深處的肺腑之言,跟牠踏遍過不少的地方,遊玩的過程裡,盛載了不少記憶。儘管過去一直沒有跟對方明言確立過甚麼,但牠可以接受跟自己有一些相對親密的身體接觸,而在自己每次遠赴廣州都會為對方(及其室友們)準備不同的東西時,對方亦會有心思地回敬自己一些小禮物,也大致可以推算到自己在牠的心坎裡,並非完全沒有位置。

心如止水,但生活仍然要過,如常地瀏覽 Medium 和長毛象,讀到積存下來的文章,滑到其他象友們的一些嘟文,漸漸意識到,這一次錯誤,嚴重程度非同小可。當日衝口而出的,是一段帶色情成份的輕佻話,其實已經可以構成性侵犯。這些年間,自己會對男性在社會上擁有的 privilege,和(蓄意或不自覺的)對女性的欺壓等,感到並表達不以為然。不過倒頭來,自己竟然也會成為 Metoo 浪潮裡「加害者」的一份子。

稍為平靜下來時,思忖有頃,自己其實並非完全沒有性別意識,但仍然犯下了「渣男」的戒條,做出了如斯撮劣的行為,那自己其實還有甚麼資格,去支持女性挺身而出,批判男性的種種暴行?

原來自己骨子裡仍是個表裡不一的人,對此感到非常失望的同時,亦意識到對方(再一次)背負了倖存者的身份。以往讀著倖存者的分享時,深切明白到,要她們繼續跟加害者有所連結,是偌大的不尊重和侮辱,亦會造成當事人心靈上持續的折磨。對方曾經多次表達過對人類(尤其是男性人類)的憎恨,在仍然願意跟自己相處的時候,自己倒頭來卻辜負和催毀了牠的這種信任,就算自己決意痛改前非,想要讓這段關係有重啟的機會,是一種不道德的苛求。

一失足成千古恨,自己因為口不擇言而丟失了相當著緊的關係,是一次刻骨銘心的教訓和警惕,儘管比起對方因 mental issues 所承受著的苦,自己的心痛都只是一文不值。雖然對方應該不會看到這篇(可能對牠而言是一紙廢話的)懺悔,也謹在這裡祝福牠,可以成功應付考試,讀得到心儀的科目,為自己的 sense of identity 感到自豪。

是為戒。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