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兒

只是一個喜歡寫作的靜態女子。 https://linktr.ee/Averyflute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第三首

(edited)
第三首 音符

「想聽什麼歌?」這是他第二次私訊我。

這個夜晚,他唱著唱著,隨著時間越晚,頻道上掛著的聽眾一個一個下線,剩下我跟他兩個人的時刻已經是凌晨天微亮之際。


上午將父親遺體安葬入塔後,後事圓滿地告一段落。我在父親的牌位前站了好久好久,想著小時候他牽著我的手帶我去過的每一個地方,他跟我說過的每一句話。

記憶中,我從來沒有見過媽媽,她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開我們。他們分開的原因我不清楚,爸爸很少提起媽媽,我並不認為媽媽不要我,事實上,我也不在乎她愛不愛我,她對我來說是一個生命中不存在的角色。我和爸爸彼此相依為命一直到我出嫁。

結婚那天,我看見爸爸偷偷背著我落淚的身影,我知道,我是他內心一輩子的牽掛。

爸爸心肌梗塞突然倒在浴室地板上的那天,我沒有在他身邊,幸好被鄰居阿姨發現緊急送醫,才沒有讓爸爸孤單一個人在冰冷的地上躺太久。在醫院,阿伯扶著哭到站不起來的我,不管我心裡多麼愧疚,爸只是安詳地躺在那裡,動也不動。慶幸在他離世前,我來不及告訴爸爸離婚的事實,否則就是讓他連走的那一刻都放心不下我。


沈浸在哀傷裡無法自救的我,依靠著J的歌聲捱過了一個又一個痛苦的夜晚。

『什麼都好,只要是你唱的。』我直覺地回答。

這是實話,但我竟然說了實話。

靜默了一陣,他開了麥克風。

「接下來這首歌,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


「不要拆穿這幸福 怕會留不住

縱然是你甜蜜的淚 別哭


照著走夢裡的路 一步接一步

我絕不願再一個人 回到孤獨


你的吻 有太多的愛流露

輕聲 我們 不要惹人忌妒


你是我血液裡 流過美麗的音符

讓我無法對你假裝冷酷


而我翩然起舞 像一棵春天的樹

緊緊的擁抱你 就是我最好的傾訴

你縈繞我心頭 改變黑夜和日出」(鄭中基-音符)


短短的歌詞,細膩地唱出一種默默珍惜、呵護的感情。他詮釋這首歌的時候,彷彿真實地投射在某個對象上,像是對他內心思念著的人想說的話,這就是所謂演唱者的魅力吧!讓聽眾不知不覺投入這個情境,幻想自己身在其中。

以一個小歌迷的姿態,聽著這首歌優美的旋律,闡述這小心翼翼捧在手心上保護的愛情,我悄悄地在內心深處把自己當作這個被想念的對象。


「這首歌,只唱給妳。」唱完,他柔聲說。聲音裡,醞釀著某種情感,某種我沒聽過的特殊情愫。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之一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