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兒

只是一個喜歡寫作的靜態女子。 https://linktr.ee/Averyflute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第六首

第六首 好久
在醜惡的現實中 心被反覆撕裂拉扯 近乎麻痺 曾經孤立無援過 曾經悲傷痛苦過 才能夠體會到真正的愛與真誠 哪怕多麼微不足道 都是很稀有很珍貴的事 我懂 而且在乎

下班後,陪著莉亞逛了一圈信義區,去附近的小酒吧坐坐,回到家已是午夜時分。

一如往常地打開了APP,平台上少了J的頻道,顯得莫名地冷清乏味。

上週,礙於同事的人情壓力,我和陳哥介紹的朋友Sam見了面,是個外表和談吐都非常老實的男人,初次見面,吃飯聊天的過程很順利,為人倒也沒什麼可挑惕的。

來電鈴聲劃破了深夜的寂靜,是Sam。

我意興闌珊地接起,客氣禮貌地回應,靜靜聽他聊起這兩天發生的事,心裡卻掛念著另一個人。


J到德國了嗎?他看到我的訊息了嗎?

這樣的表白似乎過於魯莽。

後悔了嗎?

是的,我後悔了。

J畢竟不是單身的男人,我到底在做什麼呢?他會怎麼想呢?我甚至不能肯定。

理智告訴我,這樣很危險,但是我的心依然在等著,等待訊息頁面上出現他的頭貼。至少,也該報個平安吧!

結束了一通20分鐘的對話,對我而言,像是過了幾個小時那麼久的時間,通話的過程冗長,等待的時間更冗長。

別等了,去睡吧!我這樣告訴自己。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又想起他唱的那首「失眠夜」,滿腦子擺脫不了他的聲音,其實我根本無法欺騙自己,我確實好想好想他啊!


隔日,生理時鐘將我喚醒,今天是週末休假日,我竟早早地沒了睡意,這一夜,睡得好不安穩。

醒來第一件事情,立刻抓起手機。終於,看到了幾個小時前,他傳來的訊息。

「輕輕,我到了德國,安頓好的時間已經是台灣的凌晨,想打給妳又怕吵醒妳。時差讓我整夜失眠,看到妳傳來的訊息,更加難以入睡。妳相信嗎?那麼簡簡單單的幾個字,足以讓我忍不住落淚,我已經好久不曾這樣掉過眼淚。反覆思索該怎麼讓妳明白,這一切帶給我多麼巨大的震撼,只好這樣流著淚的鼻音唱一首歌給妳聽。」





「我想陪你走 走回到從前的時候

春夏秋冬無慮無憂

黑夜和白天一樣溫柔

每當緊緊握住你的手

你總是默默不語低下了頭

彷彿一切已經等了 好久好久


我想陪你走 走向那天的另一頭

甜酸苦辣不必回首

海誓和山盟難捨難留

再次緊緊握住你的手

你只是淡淡一笑把淚流

彷彿一切已經過了 好久好久


為什麼漫漫的思念就像那 小小的舟

總是在記憶深處的潮浪中 隨波逐流

要到什麼時候 才能夠看得透

我的世界 已沒有你 好久好久


有人說悠悠的歲月就像個圓圓的球

總是讓一些曾經的美好 又再回頭

要到什麼時候 再能握你的手

我已經 等了好久好久」

(張學友-好久)


聽著聽著,我又濕了眼眶,他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鼻音,用盡全力嘶吼最後那一句高音,沙啞中帶著哽咽。

即使我對他那麼一無所知,但這一刻,我能感受到這首歌裡,他滿滿的真心和感動,我能感受到我的心裡,也有濃濃的愛和想念。

儘管現實和理智多麼用力拉扯,我仍然讓自己陷入這個漩渦中,因為我知道,這個世界那麼多虛偽和不真實,但這兩顆心的距離,卻是如此真實地靠在一起,這就是現實生活中我所能感受到少數僅存的真心了。


「輕輕,這一刻,我等了好久好久。」他説著,我哭著。 


未完...待續第七首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