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8 articlesIn total 11399 words

疫世之下的赤裸告白|柏·本漢:我的隔離日記

Awkward Penguin

從開場他就詳實點出自己的存在主義危機:在這個時間點創作喜劇的意義何在?世界真的需要再多我一位白人男子作為申言者嗎?毀滅通常生於這樣的覺察,生於那個我們偶爾會自我詰問,卻從來不敢正面回答的問題:「如果一切都沒有意義,那我在這裡幹嘛?」,拍攝過程中他不避諱討論自己的精神狀況,隨著他將生活投入到創作過程中,對於完成拍攝、頓失重心的恐懼也將他推向深淵。

自我療癒食物專題|要一起吃馬鈴薯沙拉嗎?

Awkward Penguin

我是討厭美乃滋的小孩,總是費心把涼拌竹筍用碗緣刮除乾淨才塞進嘴裡,直到長大才知道美乃滋的世界不只有桂冠沙拉醬,使用帶點酸度的美乃滋、加上解膩的酸黃瓜而做成的奧利維耶沙拉,立刻登上我的療癒食物名單之中。第二次準備那道沙拉,時間剛好是清明節,科托爾買不到什麼亞洲食材,我特別惦念外婆以往會準備的潤餅,清炒高麗菜、豆干肉絲,還有花生粉拌著細白糖的滋味。

疫世抗焦慮指南|那些在歐洲習得的經驗值

Awkward Penguin

早上醒來看見聊天群組傳來通知,雙北正式宣布進入第三級警戒,在台灣的朋友說,擱置已久的書終於有時間讀、現在可以放肆地追劇,順便問我有沒有什麼經驗分享,玩笑的語氣帶著一點苦澀感。

2

世界上沒有什麼必去的地方|住在 Brixton 的 Sarah Everard

Awkward Penguin

離開Brixton之後常惦念在那裡發生的零星對話與交流,與人接觸的機會在疫情期間尤其珍稀,於是想記錄下來,心裡有點自以為是的,想用我們都看過的那種口吻,說這裡不如人口中的可怕,反而因著文化差異偶爾閃現出獨特的耀眼。但幾乎是敲下鍵盤的同一天,我看到Sarah Everard的名字出現在新聞上,腦海中開始長出不同的念頭。

世界上沒有什麼必去的地方|去年我在Brixton住了一個月

Awkward Penguin

這裡實在太過炫目,我只花了一點時間就想不起什麼恐懼,走進鬧區就隨著路邊大肆播放的雷鬼音樂進入另一個異域國度,亞洲的眼睛還沒學會分辨每張臉上長著不同的細節,不確定剛剛擦身而過的究竟是非裔或是拉美裔面孔,只記得太常見到他們身上穿戴著紅綠黃黑,不然至少也得印個Bob Marley。

1

童年記憶的聯想遊戲

Awkward Penguin

我現在的感覺很像是,自己一直手腳蜷曲的活著,然後突然之間發現「我其實可以把它們伸直欸」,但這個過程也好不容易,我的指節已經彎曲了25年,突然要張開,也不知道該怎麼用,有時候也會想我是不是寧願繼續蜷曲的活著。

我是一個模仿犯

Awkward Penguin

當時我暗自嚮往著某種生活狀態,在京都旅行,坐在木質調的青年旅舍裡,吃著茶泡飯當早餐;擁有幾副歐洲跳蚤市場買下的骨董耳環,笑著對身邊的人說「大英博物館我永遠逛不完呢」。

1

不太符合規定的咖啡

Awkward Penguin

封城對於一個戀家的人來說,是種貪圖情勢之便利,只要冰箱裡還能湊合出下一餐飯,我就多一天可以繼續窩在書桌前打字,偶爾捧著熱茶到陽台看看風景看看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