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co
Franco

大知閒閒,小知間間。大言炎炎,小言詹詹。

To Hong Kong,

上一代,父母用一份純粹既心,努力工作建立家庭將我地一代人養大。記得1997年回歸後兩年,係香港出生和長大的父母即使唔識講普通話,都選擇帶我和阿妹去上海杭州蘇州自由行。沒有國民教育的需要,唔少人已經自然好愛國。即使在政制,法律,文化,價值觀上有著各種的不同,但當時香港和內地在2000年前後還有空間去嘗試愛對方。因為在香港成長,社會氣氛教我們追求既係實質制度上的公平公義。社會上每個人不論學識財富地位都可以活得有尊嚴,活得似一個人。我地潛藏的公民意識告訴自己,內地社會公義和自由一定會變得更好。

22年轉眼過去,我們這一代香港人依然盡力而為,用父母教我們的同一份純粹心去生活。表面上,我哋搵到睇落唔錯既工作;表面上,社會依然"繁榮穩定"。但對於貧富懸殊,地產霸權,犬儒主義我們都選擇了沉默。我們一直引而為傲的自由市場,國際法規,人道權益,言論和宗教自由,面對政府施政長年失效下變得更為重要,社會上的共識的無論如何,一個開放社會必須要有合理和公平的機制讓低下階層享有應有的保障,年輕人有希望,長者可以有尊嚴地老去。

近年來,香港市民面對貧富懸殊變本加厲,教育工作者面對課程改革無所適從、醫生護士面對醫管局匪夷所思的行政方針、少數族裔,傷殘人士和老人面對不足夠的社會保障,大家都未曾失去信心,但忙亂令人未有空間像昔日多去留意和關心內地。隨住十年間的資訊爆破,內地經濟同樣爆炸式發展,但對於人們日常生活關心的,文化價值上所擁有的,我們所認知的竟然是可憐的少,在這裡我期待可以明白到更多內地朋友的心聲。

事實上,香港雖然很小,但我地欠缺的不是土地,而是長遠可持續的,以市民為本的土地政策;香港欠缺的,不是經濟發展,而是在教育,醫療,文化,社會福利各方面可以多元共生的包容性。特區政府在過去20年多次錯判形勢,選擇為地產商和大企業服務,忘記了以人為本的價值。昨日的因,今日的果。但最可惜的,是儘管施政失效,行政官員只能把警隊當做擋箭牌,經過四個多月的抗議,有人受傷,有人流血,有人在回家的列車上被打,有人失去了眼睛,更有人以死進諫。。。釀成大錯後,包括公務員團體也舉行集會抗議政府的傲慢,但可惜當權者都選擇錯了。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一個社會體制要成功,歸根究底要得到市民的信賴。只有當制度返回人性,從政者虛心去尊重社會上每一個人,聆聽每一個人的聲音,關心每一個社區時,香港才有機會走出歷史上最複雜的困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