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co
Franco

大知閒閒,小知間間。大言炎炎,小言詹詹。

智利與香港

智利民眾因為地鐵加價引發抗爭,和平示威演化成暴動,總統兩日後取消加價,但百萬人民將近二十年積蓄的問題釋放出來。社會和經濟結構用成嚴重貧富差距,大多人感覺被結構遺棄,他們要求經濟改革、總統下台,智利總統昨天表明「我們處於一個新的現實中」,宣布解散內閣、進行改組。

香港政府因陳同佳案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和智利地鐵加價一樣觸發大規模示威。無獨有偶,民眾同樣將對政府,權貴,社會和經濟結構的不滿一次過爆發。

而兩地演化過程不同的地方是智利政府兩天之內取消地鐵加價,消除動亂的偶然誘因,香港用了四個月,到上星期才撤回修訂逃犯條例;智利總統接受「新的現實」,但香港政府拒絕面對人民,避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訴求,本來第一個星期便可以處理的事,因為錯判局勢而恨錯難返; 智利總統決定解散和改組內閣,香港四個月竟然一個官員都沒有問責。

政治最終是為人的幸福而建構的。社會福利和經濟結構應該可以保障低下階層,長者,傷殘和貧困人士,當政府沒有重視社會問題和需求,側重地產商和大企業時,我們必須認清如何可以讓不幸的人都能生活得自由和有尊嚴。

建議香港政府擴闊國際視野,認真聆聽,了解香港問題根源,對症下藥,更可向智利政府學習如何處理民憤和化解危機之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