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声音

Franco

細讀您的文字後,我看見的似是在鐵籠內的,把溫飽看作世界的鳥, 有一天看見在天上的侯鳥,痛心我們要四處尋找安身之所,可不知本有的價值便是要在自由的天空中飛翔。在香港長大的我們,知道作為公民,有責任監測和批評政府的權利。我們的批評可能是錯的,但我們有的是批評的權利,而不是像您提到的,在內地知道有問題,但選擇了沉默。

一个海外华裔对于中国的印象转变 (我的N个中国)

Franco
Reply
DrYuan。汤圆@riceball

Dear Dr. Yuan,

Sorry for my late reply! Absolutely, take care and will surely get in touch when we can all be traveling on the road again. Look forward to visiting you in Malaysia.

Franco

Franco

Dear Dr. Yuan,

Hello this is Franco from Hong Kong. Thank you so much for your words that open a window for those of us who really know nothing about how Malaysian Chinese see their identity and relationship with both Malaysia and modern China.

Personal story is such a powerful way to bring people on the same page. We all need to learn to listen before we speak in time like this. My wife and I also have friends living in KL, Pahang and Johor. Time is never enough when we share our views on politics, culture and life in general. But friendship and kindness transcend all wall and boundaries. Hope all the best to you.

And thanks for sharing this inspiring quote too!

"Be kind, for everyone you meet is fighting a battle you know nothing about."

Franco

关于反送中,想问港青二三事

Franco

Hello @galobe

先自我介绍,我長生於1988年的香港,在英國殖民統治下讀小學和中學。父母做過生意,見證過那些年的輝煌的香港八九十年代,相信"獅子山下"拚搏精神,"努力你就有機會"等概念。而我是典型打工仔,畢業後在一間瑞士工作過幾年,之後和太太任性出走南美歐洲東南亞窮遊了一年,回家後進了香港中文大學做社會企業發展工作。

事實上,對於您提到對物質生活的追求,我嘗試先從經濟角度去表達我的看法。

香港其實已經繁榮穩定發展了近50年,對於物質生活,早係我父母一代人已經充分滿足了,近年來香港反而是追求"斷捨離",流行的是日本「無印良品」極簡生活態度和北歐的簡約風格。我們年輕一代人事實上依然盡力而為,用父母教我們的同一份純粹心去生活。表面上我哋搵到看來還可以的工作;表面上,社會依然"繁榮穩定", 但在香港生活,成本其實極高 (註1), 而計算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表示,香港是少數有錢人和財團的樂土,但其他7百多萬的小市民面對地產霸權和政府的犬儒主義,其實只可以選擇沉默,選擇默默地簡單生活。

我們一直引而為傲的自由市場,國際法規,人道權益,言論和宗教自由,近年來面對特區政府施政的失效下事實上變得更為重要。社會各界的共識的無論如何,一個開放的社會必須要有合理和公平的機制讓低下階層享有應有的保障,年輕人有希望,長者可以有尊嚴地老去,最重要的是,法律面對人人平等。

自由與民主,是古希臘政治哲學的結晶,當然,民主國家如英美法都其有大量問題未處理,巴西的現任右翼民選總統更可說是不堪入目,貪污醜聞不斷。但同時留意國家如澳洲,加拿大,挪威,瑞典,芬蘭 (芬蘭剛選出史上最年輕的總理,註2) 和丹麥等可以平衡經濟,社會和環境保育的民主國家。

接受北京的管制不是不可以,但香港人面對樓價高企, 同時有傳媒發現內地借中聯辦在香港開公司早在97年回歸後便買下不少物業 (註3),而竟然可以得到免稅優惠。一個公共機關借私人地產市場獲利後的錢又去到誰的手裡呢? 相信這問題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的問題香港市民不知道,走法律的灰色地帶可不是我們小市民可以明白的。

事實上,香港雖然小,但欠缺的其實不是土地,而是長遠,可持續,以市民為本的土地政策;香港欠缺的,不是經濟發展,而是在教育,醫療,文化,社會福利各方面可以多元共生的包容性。港人期望特區政府要用以人為本的價值觀出發,而香港未來的發展努力。今日所講的所謂"攬炒",事實上政權和大商家所受的影響可算是九牛一毛。當然我個人是屬於甘地,曼德拉和平抗爭型。只是經過六個多月的抗議,有人受傷,有人流血,有人在回家的列車上被打,有人失去了眼睛,更有人以死進諫,但當權者都覺得自己沒錯,我在想香港政府不向香港人交代和問責,是因為特首的老闆其實是中央,所以才對市民的聲音不聞不問嗎?

經濟以外,我會說教育工作者面對課程改革無所適從、醫生護士面對醫管局的行政方針表示匪夷所思、少數族裔,傷殘人士和老人家面對社會保障的不足,大家都在堅持著。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一個社會體制要成功,歸根究底要得到市民的信賴。只有當制度返回人性,從政者虛心去尊重社會上每一個人,聆聽每一個人的聲音,關心每一個社區時,香港才有機會走出歷史上最複雜的困局。

希望以上可以讓您聽到7百萬分之一的渺小聲音:)

1) https://www.eiu.com/topic/worldwide-cost-of-living

2) https://time.com/5746258/finland-youngest-prime-minister/

3) https://www.bloomberg.com/graphics/2019-china-real-estate-empire-in-hong-kong/

就想不要再被删

Franco

@无法 正如我們在香港一樣希望透過像Matters的平台多認識內地的人和事,社交媒體和即時新聞總比不上人與人之間有溫度的直接對話,期望未來多聽到您的生活分享和各種觀點!

那是避秦南來「以學生為重」的香港中文大學

Franco

多謝您將所見的記錄下來,特區政府和警方攻入中大,歷史會為人民做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