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瑞德 | Fred Jame

曾任某電動車系統公司行銷長。主業是數位行銷與媒體管理顧問。長年的寫作者、譯者、編輯、重機騎士、雪茄和艾雷島威士忌愛好者。 我也是養兩隻貓的犬派潛水員、健身教練、書法家。 關於我/https://fred.mba

「人與Web 3」的光明與黑暗:去中心化篇

(edited)
不管metaverse也好、或是作為區塊鏈應用理論基礎的「去中心化」概念也好,即使技術趨近完美,但只要牽涉到「人」與「交易」(也就是「錢」),都不得不回到「人性」這個決定性的因素上。
本文原載於《吐納商業評論》電子報,歡迎訂閱

最近的新聞:「六億美金的 BNB 被駭:BSC 公鏈整個暫停」(來源):

於是我的學弟Bruce說

---

Web3 說穿了就是一個盜賊橫行的地方,這就是為何不分古今中外,自古至今鑄幣跟發幣權一直都是由各國的中央政府掌控。

我在不同的鏈上被盜過兩次幣,一次是誤用了假的官方錢包Plug-in, 另一次是遇到假的官方客服。相同的是被盜之後都無法透過申報機制凍結歹徒錢包。#去中心化的結果就是沒人理

---

學弟不是外行人,還是會碰到這樣的事;我算是幸運的半外行人,目前還沒碰到。

我在其實是半年前寫的〈「人與Web 3」的光明與黑暗:metaverse篇〉中,其實講的內容也跟這個事件有點相關,就是以metaverse為例,談新技術、新體系之中的「人治」問題。

「人」與「交易」

不管metaverse也好、或是作為區塊鏈應用理論基礎的「去中心化」概念也好,即使技術趨近完美,但只要牽涉到「人」與「交易」(也就是「錢」),都不得不回到「人性」這個決定性的因素上。

Wikipedia上對於「去中心化」話題的說明,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它把(人的)「去中心化」跟「運算的去中心化」分成兩個條目來講。

在前者之中,舉的例子是Flickr、Blogger、甚至Facebook和Wikipedia本身這類算是「用戶貢獻內容」(UGC)的Web 2.0時代應用,但很諷刺的是,這些也是本身很有用,但也最容易被濫用、被操弄的工具。

而從技術的觀點來說,「運算的去中心化」問題不大;分散的運算和儲存只要一開始規則設定得對、中間沒有人為操弄(又來了),理論上在體系中就沒有主觀或偏見(bias)的問題。

也就是說,「人」與「技術」的去中心化是兩回事;而如果兩個加在一起,你覺得其中的弱點會出在哪裡?

「去中心化」的理想

「去中心化」跟早年的共產主義一樣(這邊沒有直接貶意),原本都是為了解決一些問題而創造出來的「破壞性創新」,機制在理想狀況下也確實有其成效。但只要牽涉到人的私心,什麼樣的機制都沒有用,往往會變成統治和滿足個人私欲的工具。

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這句《動物農莊》一書裡暗諷共產黨的台詞,大家想必都相當熟悉。我個人的淺見是,在(大家話術中號稱的)Web 3世界裡也一樣適用;所以在前篇之中,我也就順便把「更平等」的幾個階層都先歸類出來了。

「運算去中心化」想要著墨的問題之一,就是「信任」,因為多數機器不偏頗的運算結果,應該是人和其他機器都能夠信任的;但這個概念隱含的另外一面,就是「有人介入的運算是不可信任的」。

信任問題

為了抑制(很難說「解決」)這種「信任」問題。人類在分散式運算之前想出來的方法是:

  • 「代議」:透過選舉制度,把「某些人更平等」檯面化,但賦予對應的權責;
  • 「制衡」:透過彼此監督、或是「有時互相扯後腿」,來維持一定程度的平等、減少權力和資訊落差;
  • 「授權」:必要時賦予某些人無可取代的權力,也就是「政府」;如軍警、造幣、專賣等等,但予以體制化和退場機制,同時也納入「制衡」機制之下。

上面這幾點也難免會有失靈的時候,此時只能透過「制衡」維持最大程度的平等;所以總統能被捕、市長可罷免(這一點在共產國家就很難看到;此外,捲幣跑路的韭菜店老闆你大概也抓不到)。

雖然這種「權力去中心化」的制度絕對不完美,但在目前的世界上,它跟絕對集權的(現在的,不是理想中的)共產主義並立,已經成為目前人類唯二的選擇。

目前Web 3的問題是,在各種應用、管理、當責機制之中,都不具備這「唯二」選擇之中的要素。由廣泛使用者主導的代議、授權、制衡機制一概沒有,政府也多半管不到(「不要政府管」就是Web 3最主要的精神不是嗎?);也更不可能跟概念完全相反的集權管理借鏡。

無法可管的蠻荒黑市

講了這麼多,一句話就是「無法可管」。

我能想到比較貼切的真實生活體驗,就是「黑市」,或者叫做「賊仔市」(這樣一看就懂了XD):黑市除了金錢之外,沒有其他規則;只要不出人命,法律通常也管不到。

在黑市裡,有錢可以買到各種無法想像的東西,沒有人會問你東西哪裡來的;在其中也有機會一夜暴富(當然也可能一夜輸光),但在交易、規範、以及人性上,都經常需要走在邊緣上。

你說黑市就是個自由擺攤的地方嗎?理論上是,橋下空地沒人管,來就可以擺;但有點社會經驗的人就知道,一定還是有老大罩著的。老大提供你這個「交易所」,保護費還是得乖乖上繳;如果有營業額,老大還會收瓦斯費。

要進黑市擺攤不容易,要出金退場有時候也沒那麼簡單,都要老大說了算。其實有些時候,還真的是「集權管理」的寫照,只是看起來沒那麼明顯而已。

「平等」與「當責」

過了海幸橋,大家都是魚販同業,被騙了也只能怪自己外行,大聲嚷嚷反而讓大家曉得你無知。

這是東京築地魚市場流傳的一段話,代表的其實也是一種「平等」:你拿多少本事進場不重要,沒人限制你;但在交易之中看貨看走眼、或是被別人話術騙倒的機會是平等的。

這樣的說法,你同意嗎?

對於去中心化的概念、區塊鏈技術、以及各種衍生應用對科技的貢獻,我都是推崇的、也都樂觀其成。但就跟我看電動車自駕技術的觀點一樣:技術沒問題、發展更偉大,但在廣泛運用之前,「當責」的問題必須要先釐清。

但在牽涉到人為偏見和私欲、而又還沒有可信的治理機制時,人與技術結合的真正「去中心化」就會變得說起來簡單,做起來難。也因為如此,我對於(目前)包括metaverse和DeFi(去中心化金融)這類的炒作,還是持著跟前篇一樣的結論:不悲觀,但當停車場用就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