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ping

关注失联人权律师常玮平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绿4岛

法治王老吉

法治王老吉

原创 常玮平 绿4岛 2018-11-08


法治王老吉


文/常玮平


广州孙律师称遭遇碰瓷式执法后续,在场的多位公民被采取强制措施,孙律师去复议不受理,去诉讼收了材料泥牛入海。《财新》令人佩服,连续报道,到最后一篇出来,秒删。以前说,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现在裸泳的人顾不上自己有多辣眼睛,穿上透明的警服,伸手就要抓人、删除,也算是40年修炼的新功夫。


随后看到广州杨斌律师写的《黑色回忆》,讲述她的客户被强行脱衣和她做检察官时让人脱衣的经历。文笔很好,重要的是敢言。这种第一手的自述很有冲击力,也让我觉得有必要讲一讲我曾被公安关押24小时的经历。





简单说一下缘起。2014年夏某天,我接到张小玉电话,背景嘈杂,似正与人冲突,大意是如有事让他儿子联系我。我没当回儿事。张小玉是当地“知名访民”,曾被关在太行山中小木屋逾月,差点儿死了,起点儿冲突,于她应不是事。第二天,她儿子给我电话,警察把他父母都抓了,涉嫌故意杀人。我很震惊。赶到焦作,要求会见。看守所说要警方同意才安排。这当然是违法的,但也可以先去公安局要求介绍基本案情。轮番接待的警察,一个意思,不让见,也希望我退出辩护。站在警察的角度,一个外地不自知的小律师,竟然要给“杀警察”的嫌疑人辩护,哄一哄,吓一吓,退了就是。从这个事情闹大一周之后其他律师见到的张小玉被打得双目失明可知,当时的张小玉夫妇,应该完全不成人样。怎么能让律师见呢?


可是这次他们碰到一个不知进退的家伙,从下午到傍晚,就是不走。后来我看不可能有效果,准备去控告,又不让走了。大约晚上十点左右,警方宣布以故意杀人为由,对我传唤。


嗯嗯,四年之后,我依然清楚的记得,我当时吐的词:扯淡!


律师杀警察?!利用我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女士的金:感觉有些人真是,不遗余力地角逐奥斯卡最佳剧本奖。


不过,剧本够烂,可架不住我是个好演员啊。在此之前,我已经在微博微信上把此事都公开了。张锦宏律师从郑州赶来,还有访民也来了。后来,第一波赶到的访民中的孙兄弟,比我年轻,后来竟不幸去世了。




然后把我转去办案区。警察进来,搜身,把随身携带的所有物品,全部掏出来摆地上。拍照,编号,登记造册。手机送去提存数据。嗯,很专业。只是别不慎把手机里下载的动作片删了就更亲民了啊。


锁在昭著的老虎凳上。很多年后,中国政府代表在联合国反酷刑条约委员会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中被问到中国有没有叫老虎凳的办案器具时,我政府代表答曰,有,但铺上垫子,坐着很舒服,全场大笑。这东西在中国太普遍了,也怪不得代表麻木,只是按照条约标准,存在可以长期不人道的限制身体姿势器具这事儿本身,就已经是酷刑了。


对我还算客气,没戴手铐,刚开始,确实“坐着很舒服”,也打了炒面,可我只想睡觉不想吃饭。只是,这温良的夜,对警方,最大的价值,就是可以让人不睡觉。


第一波,辱骂。两个便衣人员。我问是不是警察,说你管不着。我心想,你们这么瞎搞,最后怎么收场,一直在笑。看到我笑,他们就骂。一个警察被人杀了,你还笑得出来,你还有良心吗?你禽兽不如。你如何如何。此处省略二十分钟。这哥俩真敬业,跳着跺着骂啊,唾沫星子乱飞,加湿器都省了,只是需要个空气净化器。别说警察,任何人死了,我都很难过,但你现在指控我杀人啊。像我这样成年之后,连杀个鸡鱼的能力都丧失掉的人,你指控我杀人?但我却还是被震惊到了。多少年了,我们的讯问水平,还停留在连吓带蒙的阶段吗?我是律师,还算见过猪跑,不是事后吹嘘,自始至终,我只是觉得可笑,但对一般人,这种长时间辱骂下来,确实会有巨大的心理压力甚至创伤。


然后,又来两个态度好的,唱白脸。摆好摄像机,刚才是开胃小菜。正式开始,正式法治。


我也不能说警方一点儿逻辑都没有。他们心心念的,就是,为什么张小玉在案发现场给我打了电话?站在警方有罪推定的角度,说不定就是我“遥控”张小玉夫妇杀人。我真是哭笑不得。我可真是胆儿肥,也真佩服警方想象中我的心理素质。也不提前“密谋”好,前脚刚用手机现场遥控“杀人”,后脚拿上律师证就来会见“同伙”,难道电话里没串好供?到现在,网上还有把我“杀人”这事儿说的头头是道的文章,不知后来真的得最佳编剧没。


事后得知,张小玉现场打出去电话的人多了,也没见警方去找过别人。当然,后来,连张小玉都无罪释放了。所以这所谓的逻辑,只能呵呵了。作为公民,我没义务自证其罪,更重要的,我作为张小玉的律师,我和张小玉的通话是保密的,我更没义务向警方提供关于客户的证词,专业名词叫,律师的特免权。当然,警方可以说,你们的现场通话,是你接受做她辩护人之前。但是,张小玉为什么打电话给我?我之前就一直在代理她不服行政拘留的诉讼,她早就是我的客户。


所以这扯淡的案子的所谓的讯问,真的就成了一场无聊表演。


坐得久了,越到半夜,精神越来越差,去上个厕所走动走动就成了福利。上一次蹲便,旁边站着人,是上初中。那时混不吝,现在虽不至于没法儿完事儿,但被人盯着,确实很怪异和被冒犯啊。警察不容易,我是干不了。


到了一两点之后,已经不问案子了,他们很好奇,这网上如潮水般涌来的质疑,警局外面打地铺等着的人,都是从哪儿来的。我除了笑,还只有笑啊。你们这抓了个惊天大盗,我国人民爱看热闹啊。


第二天,说经过侦查,排除了我的嫌疑,结束对我的传唤。又托词说手机还没送回来,拖着不走,等大boss谈话。大boss当然要装好人啦。兄弟,一场误会,一场误会啊,不打不相识,哈哈哈哈哈。


这法治一日深度游,疗效显著。惟愿你的兄弟不会真的被如此对待。


现在孙律师一个下意识遮挡警察摔来的警官证的动作,被理解成袭警。如果没有舆论关注,现在不知人在何处。此事发酵后,当时在场的公民,又都成了寻衅滋事案的嫌疑人。





这捉放自如率性,这羞辱浑然不觉,四年前的焦作,现在的广州,还是同样的配方,还是同样的味道。虽然没有公开,但律协至少确定了一点儿,现场视频是存在的。而这个必然要作为所谓寻衅滋事案件的证据。这样真的好,真的更有面儿吗?


法治是对所有人的保护。兄弟,饮下这罐王老吉。凉凉。


(支持加多宝的同学打赏多的话还可以改名字呦,😁)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