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子緣
馮子緣

一個寫作的人。 文字與藝術,無法抽離。 文字創作、旅遊、攝影、繪畫與美食,構成屬於我的故事情節。 憑《生命的交替》獲得第三十屆全港青年學藝故事創作比賽公開組亞軍 憑《藏於心底的說話·合照》獲得「文字創作室」主辦的徵文比賽第三名

《死亡之約》第三章

離開報社時,已大概八時半,我連晚飯也不吃,便立刻乘的士到太古城那間輝煌影視中心,打算買一些鬼故事回家看,以便從中找尋靈感。

影視中心內的客人不多,我慢慢地挑選影碟。最後,我買了五齣鬼片回家看。

回到家後,我從雪櫃拿出冰凍的啤酒,再在食物櫃內取出薯片,然後便躺在沙發上看剛買回來的影碟。看著看著,我便睡著了,一覺醒來已是翌日下午一時多。

起床後,我便繼續看其餘的影碟,可是卻一點關於如何寫作鬼故事的頭緒也沒有。

下午,我再到影視中心。我在影碟架上翻來翻去,也沒有找到吸引我的影碟,直至我的視線發現了一隻寫著《死亡之約》的影碟。

我把影碟拿起的一刻,不知為甚麼,我的手突然不受控制地抖震起來,內心跳動得很急速,整個人感到很寒冷,腦海內好像有一些黑色的影像在不斷交替著。

這種狀況不知道維持了多久,直至我聽到有人在叫喚:「先生!先生!你不舒服嗎?要坐下來休息一下嗎?」

影碟從我的手上滑落,我漸漸回過神來,看見跟我說話的是一個穿著黃色制服的影碟中心職員,我聽見他繼續對我說:「先生,你的臉色很差,坐下來休息會比較好。」

我覺得自己全身乏力,疲倦得像打完架般。雖然我極度需要休息,可是,這時我的腦袋裡立即浮現出老總凶惡的眼神,於是我只好跟那個好心的職員說:「不用了,我現在回家休息便可以了。我現在去付款。」我用手指指向地上的那張影碟。

付款後,我帶著軟弱無力的步伐離開太古城。我伸手截停了一輛的士,打算盡快回家休息。

「司機,麻煩你載我到深水埗南昌街八十三號兆基大廈。」

「收到。」

我望向前面,發現司機從倒後鏡望了過來,他表現出一個吃驚的表情,然後對我說:「老兄,你的面色很蒼白,你還是及早去看醫生吧!」

「你說得對!剛才我突然心跳加速、雙手顫抖、四肢無力,大概不是撞邪就是生病了。不過,我從來都不相信神鬼之事,所以我看大多是生病了吧!」

「老兄,說話不可這樣說,俗語有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看都是萬事小心!」司機一臉認真地對我作出忠告。

司機續道:「老兄,你最近有碰到些污糟邋遢的東西嗎?」

「有呀!我家裡的垃圾。」我實在無法相信司機的危言聳聽。

「那麼是沒有吧!那你十居其九是患上了心臟病!平日在電視劇裡扮演患有心臟病的演員,就是你這個樣子的。」

我在倒後鏡內看見司機對我做了個既婉惜,又同情的眼神,彷彿我已被證實患上了心臟病般。

「你才像有心臟病!你有神經病呀!」無端被這個腦袋有點毛病的司機詛咒,真是氣憤!

(待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