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子緣
馮子緣

一個寫作的人。 文字與藝術,無法抽離。 文字創作、旅遊、攝影、繪畫與美食,構成屬於我的故事情節。 憑《生命的交替》獲得第三十屆全港青年學藝故事創作比賽公開組亞軍 憑《藏於心底的說話·合照》獲得「文字創作室」主辦的徵文比賽第三名

《死亡之約》第七章(最終章)

可能是太疲勞了,我竟然不知不覺地睡著了,幸好沒有做惡夢。我望一望牆上的掛鐘,原來已經下午四點九了。我煮了個杯麵,吃完時已差不多五點半。我把影碟從影碟機裡拿出來,將它放回影碟盒裡。我拿起背包和膠盒,然後便離開住所。

我在大廈外面截停了輛的士,然後我拿出那張影碟,指著上面那幢唐樓問司機說:「司機,請問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是在九龍城的?」

「我知道!這幢唐樓在十幾年前是很出名的。知不知為什麼出名?因為這裡出名鬧鬼!老兄,你去那裡幹什麼?」司機望一望我,突然說:「老兄!又是你!你就是有心臟病的那個!」

「你才有心臟病!」我也認出他了,他就是上次在太古城外面載我回家的那個司機。上次他問我是否撞邪,又詛咒我有心臟病,怎料竟然給他說中了,我真的遇上了女鬼!

「老兄,你究竟去那裡幹什麼?」這個好管閒事的司機繼續問道。

我的無名火被他激起,我大聲地喝道:「喂!你究竟做不做生意的?」

司機嬉皮笑臉地說:「做做做,當然做啦!」司機這才開車。

的士停在一幢殘舊的唐樓前面,我付了車費便下車。

我把影碟拿出來,眼前的唐樓除了較相片中的那幢唐樓更殘破外,基本上可以肯定是同一幢樓宇。

這幢樓宇的外牆是啡紅色的,全幢樓宇只有五層高。我依稀記得戲裡的張倩是住在頂樓的,所以我一口氣跑上五樓。五樓只有兩個單位,左邊的那道門是淡黃色的,而右邊的門則是黑色的。我清楚記得在戲裡,張倩回家時打開的那道門是黑色的。那道黑色的門是虛掩著的,我戰戰兢兢地走進去,這間屋看起來最少也有八百多呎,屋內有三間房,客廳的陳設全佈滿了蜘蛛網。

我也無心細看屋內的陳設,便走進其中一間房裡,房內只有衣櫃、睡床,書桌和一幅風景畫。這間房間是沒有窗檯的,所以我可以肯定這間不是張倩的房間。

然後,我便走進另一間房。這間房漆成了紫色,睡床旁邊有一個大窗檯。我可以肯定,這間一定是張倩的房間,因為它跟我在電影裡看到的那間房是一樣的。我嘗試尋找那塊圓形鏡,可是找來找去也不見。

「又不在梳妝台,又不在抽屜內,衣櫃也找過了,究竟在哪裡?」我的心越來越焦急!

肚子忽然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我實在是太肚餓了!於是,我決定吃完東西後再回來找。

我走了十多分鐘,才找到一間茶餐廳。我叫了一碟火腿腸蛋飯和一杯咖啡,吃完便匆匆離開。我步行到張倩的住處,突然間,我的肚子翻騰得很厲害,一定是茶餐廳的食物不乾淨!

我立刻到處尋找廁所,幸好被我及時找到一所公廁,才避免發生尷尬的事件。我拉了十多次肚子,足足在公廁裡逗留了一個多鐘頭!從公廁出來後,我幾乎虛脫!

我本想乘的士回去張倩的家,可是等了很久也沒有的士經過,於是我只好帶著浮浮的腳步走回去。

回到張倩的家時,已是晚上八時半,我該還有三個半小時去尋找的,因為我猜想張倩在凌晨時分才會出現。鏡子可能是放了在屋內的其他地方,我走到其他地方尋找。

我到客廳和其餘兩間房子搜尋過,可是並沒有發現。於是,我便到張倩的房子再次搜索,結果也是遍尋不獲。

我該怎麼辦?莫非真的要死在那隻女鬼的手上?我不想死!不如我現在便逃走,但是,真的可以逃得過嗎?我現在感到軟弱無力,什麼主意也沒有。

這個時候,我聽見我的鬧錶「嘟嘟」兩下響了起來,是凌晨十二時!

我還來不及思想,便感到一股寒氣侵襲我的背部,我立刻回過頭去。

「呀!」我看見張倩和一隻綠眼珠的波斯貓!張倩的整塊面都是紫色的,她開大了口,露出兩排血紅色的牙齒,她的雙手捧著那隻凶猛的波斯貓,其十隻指甲全部都是黑色的!

「張倩!你想怎樣?」我大著膽子問她,我雖然還沒有想到自救的方法,但我知道只有保持冷靜,才會有逃生的機會。

「昨晚給你這個臭男人逃之夭夭,不過,今晚你的運氣不會再這麼好了!不要忘記我和你的『死亡之約』!哈哈哈……」她的笑聲很刺耳,令我毛骨悚然。

「你要殺我,是因為你認為我是個好色的男人,但是,為什麼你要殺死阿米巴?」我想盡量拖延時間來想辦法。

「誰是阿米巴?」

「就是你在長洲東堤渡假屋內殺的那個女人。」

「她淫蕩!她該死!她跟那個男人說什麼喜歡東堤鬧鬼夠刺激,還說一邊看鬼片一邊上床最刺激!你說這樣淫賤的女人該不該死?她既然喜歡刺激,那我便幫幫她吧!哈哈哈……」她露出一個極殘酷的笑容。

原來事情竟然是這樣的,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從未了解過阿米巴。

「你想知道的事我已告訴了你,現在你可以安心去陰槽地府了!」

「我……」我不想死,她一步步向我進迫,我便一步步的後退。

我不斷向後退,一個不小心,便跌坐在地上。我想我今次一定難逃此劫了!

「臭男人,這個貓捉老鼠的遊戲到此為止了!」張倩放下波斯貓,向我撲過來。我急忙向後面一望,迅彎下身子向後退,退進了床底下。我的頭好像碰到了什麼東西。

我伸手抓起那個東西,還來不及看,我的腳便感到劇痛!原來張倩把指甲陷進我的小腿內,然後大力地把我拖出來。

「臭男人!去死吧!」張倩開大了口,撲到我的胸膛上。這時,那假波斯貓的綠色眼珠,很凶悍地凝望著我,彷彿在等待著她的主人送我這個「獵物」給牠享用。

她那十隻像爪般的手指,猛然對準我的咽喉落下來,我立刻舉起雙手作交叉狀的擋著她的手指,她突然呆住了,不再向我攻擊,莫非她突然良心發現?

我看見她呆呆地望著我手中拿著的那件物件。我在這時才看見,原來我手中拿著的便是那塊桃木圓形鏡子!

張倩從我手中奪去了那面鏡子,然後若有所思地凝望著它,突然聽到她大叫了一聲:「媽媽!」然後她便淚流滿面。

我朝鏡子一看,赫然發現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在鏡內出現,莫非這個女人便是張倩的母親?

這時,我聽見鏡內的女人很慈祥地說:「倩兒,不要一錯再錯了,他本來就跟你無仇無怨,你放過他吧!」

「可是,他是個好色的臭男人!」張倩轉過頭來對我怒目而視,一股寒意滲透我的心內。

「倩兒,放過他吧!如果你肯放過他,然後跟我走,我們便可重聚了!」那個女人從鏡裡伸出了她的左手,繼續說:「來吧,倩兒!」

張倩顯然大為動容,含著眼淚伸出她的手。我看見她的半邊身子已被拉入鏡子裡,忽然,她回過頭來憎惡的望了我一眼,她不是改變主意吧?我膽戰心驚,立即退後了幾步。她再看了那隻波斯貓一眼,然後細聲地唸著一些字句,但我卻聽不懂。我十分恐懼!她是在對我下咒語嗎?

忽然,我聽到了一聲悽厲的貓叫聲,然後便看見波斯貓碎裂開來,綠色的液體不斷湧出,那些液體落到地上便消失了,最後連它那些爆裂出來的碎片也全部消失了。

張倩唸完了那句話後,便整個身子走進了鏡子裡。我聽到「勒」的一聲,鏡子整塊爆裂,碎片全落在地上。

張倩、波斯貓、中年女人,全部都不見了!

我呆呆的坐在地上,一切好像沒有發生過似的。我走出客廳,拿起放在餐桌上的《死亡之約》,發現它變成了純黑色的封套。於是,我知道張倩的那個「死亡之約」已經解除了。

原來齣戲的結局是這樣的,張倩母親的母愛,蓋過了其女的怨氣,毀掉了那個「死亡之約」。

兩個星期後,我出席了阿米巴的喪禮。我望著她的遺照,感到十分慚愧,她跟我在一起三年多的時間,我從來沒有花時間去了解她的需要,凡事只顧自己的感受,不過現在後悔已經太遲了。

我沒有聯絡程沙展,他也沒有再叫我去協助調查。我不知道他怎樣處理阿米巴的案件,不過,我可以肯定他永遠也抓不到兇手。

我不會再到影碟中心購買其他靈異電影來找尋靈感了,因為我已經想到了將要寫一個甚麼題材的鬼故事,並且已替這個故事想好了篇名───《未完的死亡之約》。 #小說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