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agwai
gaagwai

妳們很美,可是妳們是空的,沒有人會為妳們而死。當然,我的那朵玫瑰,普通路人會覺得她跟妳們好像。可是光她一朵,就比妳們全部加起來都重要,因為她是我澆灌的。因為她是我放進罩子裡面的。因為她是我拿屏風保護的。因為她身上的毛毛蟲(除了留下兩三條變成蝴蝶的例外),是我除掉的。因為我傾聽的是她,聽她自怨自艾,聽她自吹自擂,有時候甚至連她沉默不語我都聽。 因為她是我的玫瑰。

網上的虛空,是消失的虛空

網上的虛空,是消失的虛空,有更大的虛空嗎?我想沒有了。人就算死了,也總還有點甚麼剩下。網上的文章/影片被消失了,就真的……消失了。
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
人一切的勞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什麼益處呢?
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
日頭出來,日頭落下,急歸所出之地。
風往南颳,又向北轉,不住地旋轉,而且返回轉行原道。
江河都往海裡流,海卻不滿;江河從何處流,仍歸還何處。
萬事令人厭煩,人不能說盡。眼看,看不飽;耳聽,聽不足。
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豈有一件事人能指著說這是新的?
哪知,在我們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已過的世代,無人記念;將來的世代,後來的人也不記念。
傳道書1:1-11

香港電台的殞落令人痛心。雖然有電台前輩認為英國與中國對「公營媒體」有著南轅北轍的看法,這是必然會發生的事,但到真的發生的一刻,還昰叫人痛心疾首。

我一直以來看港台的節目其實不算多,只是間中看她的戲劇節目(多數是因為有認識的人參與才看)。近年可能因為年紀漸長,較懂欣賞有深度的事物,RTHK的新聞專題節目我會看(香港誰人沒有看過談論7.21的那集?),而其皇牌(?!)節目《五夜講場》我更是集集追看。從中我認識了更多關於哲學、歷史、文學、社會科學甚至是科學的知識。因為他們,我鼓起勇氣拿起看了(介紹)Arendt的書/《鼠疫》/《美麗新世界》/《娛樂至死》……(好了,我是受文史哲薰陶的文科仔,OK?)

偶然聽到張潔平的訪問,有一句觸動了我:「我們現在不會去為網上報導存檔,因為我們會假設它們會一直到在」(大意)。對啊,我看五夜講場,從沒有想過那些節目會消失。我以為哪天我想重溫文學放得開的主持如何分析卡繆時,我可以隨時上網重溫。怎知,原來一切都真的不是必然。

網上的虛空,是消失的虛空,有更大的虛空嗎?我想沒有了。人就算死了,也總還有點甚麼剩下。網上的文章/影片被消失了,就真的……消失了。

最近聽到一些有關Web3.0的東西,雖然我仍是一知半解,但是我願意去知更多,因為這些技術,從未與我們如此貼近過。

我更想大聲疾呼,叫所有的人快點學懂一招半式,否則,點面對前面更漫長的路?

只昰,面對朋友們的漠然(而家就係咁!香港已死!快點走!)或者只懂傷心(香港已死…嗚嗚……香港電台變CCTV…嗚嗚),我實在感到無力。

這,也是虛空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