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Mo

荷兰语学习者

【译文】越界:为什么有些玩笑不能开?(4)

自嘲和文化活动都是有界限的。

6、自嘲

从2011年开始,黑人喜剧家Steven Brunswijk就用艺名Braboneger拍电影。在影片中,他用浓重的布拉班特口音嘲笑狭隘的荷兰思维。

Braboneger名字引发了讨论。人们能用侮辱性的词语来说自己吗?Rappoport说有很多类似的自嘲,比如有关犹太人的笑话。“当叙述者和听众不是犹太人时,批评犹太人傲慢、有野心会被认为是反犹。但叙述者和听众都是犹太人时,它就是个表达犹太人自豪的笑话。”私人间的谈话也类似:说自己在疫情期间长胖了是自嘲,但被其他人这么说就会受到冒犯。“开自己或自己族群的玩笑,表明你是个喜欢自嘲的人。”但这也会导致悖论。“许多族群会使用侮辱性的称呼来表达感情或友谊。”比如在美国,一些非裔美国人会互相称“黑鬼”表示亲近,而“黑鬼”是个非常种族主义的词。

自嘲能带来更多可能性。Brunswijk在2019对《人民报》表示,自嘲也是有界限的:“我知道别人会因为我的名字感到尴尬。”因此,他在2018年后不再使用这个艺名,开始用本名Brunswijk来进行表演。


7、奇怪的人

2018年,因为行动组织De Grauwe Eeuw的抗议,乌特勒支的牛仔和印第安人节取消了。该组织认为:借用北美印第安人的残酷历史来举办变装派对是不合适的。

不仅仅是说某些民族愚蠢或卑鄙的笑话会引起公众讨论。有时候,文化团体的活动也会越界。社会问题教授Judi Mesman认为,人们觉得扮演印第安人没有问题,主要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这么做。“我们用非常刻板的方式来扮演,带着羽毛喊叫,就像印第安人都是嗜血的战士。这种扮演非常肤浅,是将这个群体非人化。就像你在扮演一种动物。”一个人拿着弓箭走来走去,发出哦呜哦呜的声音,是件很奇怪的事。“你会觉得一个小孩要扮演‘犹太人’很奇怪。”但是,如果美国小孩扮演荷兰人,我们不会觉得很奇怪。“是的,我们不是边缘群体,而边缘群体的文化被拒绝、被抹杀。”这跟多数群体和少数群体的笑话也类似。“你也许会说:我们也常常被说木屐和风车,这有什么好在乎的?但我们知道我们不仅有这些。我们有能力让别人知道我们不仅有这些。”

Mesman不会让她自己的女儿扮演印第安人,她觉得更重要的是向孩子说明为什么。“你可以向孩子们这样解释:扮演我们完全不了解的人群,假装他们的日常行为,这样做不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