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1 articlesIn total 41636 words

再見了,橡果兄弟!奇蹟的暑假|永不結束的暑假,你找到屬於自己的寶物了嗎

嘎拉嬉皮

故事講述兩名普通高中男孩:朗真與斗斗,兩人組成了「橡果兄弟」一起活動,並在高一暑假迎來了新成員:多洛普。三人歷經了煙火大會的一場意外,為了洗刷冤屈,決定起身邁向一場未知的冒險旅程

《異世界歸來的舅舅》: 一反異世界冒險套路,來聽舅舅的異世界穿越見聞錄吧!

嘎拉嬉皮

現代人穿越到異世界的題材已經層出不窮,但讓現代人先穿越到異世界,再穿越回來的「逆穿越」例子就相對少見。《異世界歸來的舅舅》的男主角「舅舅」,並非是異世界動畫題材中常見的龍傲天(不用特別努力,出場時能力值便達到頂標的角色),也不是擁有帥氣外表的多金男,而是外貌普通的中年男性。原先以為收到爛攤子的敬文發現舅舅的真實身分,希望從他身上知道更多異世界的故事。

1

【電影】尚氣—與十環傳奇,龍會引領你們找回家的路。

嘎拉嬉皮

為什麼我覺得尚氣勢繼黑豹之後,數一數二好看的起源電影?先摘下有色眼鏡,讓我們細細端詳這位華人超級英雄吧!

致酒神的頌歌—《醉好的時光》,《醉後大丈夫》理智與瘋狂在一杯之間

嘎拉嬉皮

精神科醫生芬恩·斯卡德魯德的一個理論說 「酒精濃度達到0.05會令人更加放鬆、更加有靈感。」 自古以來文人雅士,音樂才子們在漫漫長夜中邊啜飲邊創作出永世流傳的創作。唐朝詩人李白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據說浪漫成性的詩仙因酒意驅使撈月失足落水而亡,倒是過分浪漫。

脫稿玩家| 遊戲人生人生遊戲— 這是一封給所有Game Geeks的情書

嘎拉嬉皮

脫稿玩家中的蓋伊開始脫離常軌的同時,也被視為程式不被允許的錯誤,應當消除。如果是自由城市裡的居民皆是NPC,是被遊戲工程師設計出來的”秩序”與服務”玩家”的存在,現實中的我們不也是依循著某種遊戲規則與架構在過活嗎?上班、下班、結婚生子、追求著穩定且循規蹈矩的生活。如同豢養在水族缸中的金魚,困在某個看不見的制度內。

她們的故事|《使女無懼:瑪格麗特愛特伍》向殘酷世界發起溫柔革命

嘎拉嬉皮

加拿大作者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提到:「切記,在這本書中我所用的所有細節都是曾經在歷史上發生過的,換句話說,它不是科幻小說。」寫作《使女的故事》之前,愛特伍花了很多時間田野調查,她蒐集了來自世界各地受壓迫卻無法發聲女性的故事,將她們的生命歷程雜揉進她的小說中。無外乎,《使女的故事》中的女性角色如此有血有肉。使女們的形象成為全世界無法發聲女性的代言人。

競爭是運動賽事的本質嗎?《強風吹拂》真正的答案始於足下

嘎拉嬉皮

二零二一年七月下旬東京奧運在絢爛煙火環繞之下開幕了。命運多舛的奧運歷經到二零二零年Covid-19肆虐,在要舉辦或是取消之中徘徊,彷彿驗證了賽博龐克動畫阿基拉預言未來。從長島茂雄、松井秀喜與王貞治最終由網球好手大阪直美將奧運聖火點燃。這四年一度的年度盛會,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競爭與榮耀在接下來兩個禮拜將會曝光在大眾眼前。

【日劇 】我家的故事—這是我家的故事,也是你們家的故事。

嘎拉嬉皮

由鬼才編劇宮藤官九郎(縮寫宮九)執筆,召集了固定班底長瀨智也,西田敏行,桐谷健太,戶田惠梨香編織一齣結合 摔角 ,日本傳統能劇與長照議題 的歡樂喜劇。左起:長女小舞,長男壽一,藝養子壽限無,次男踊介,前:壽三郎 從池袋西口公園 ,虎與龍 ,自戀刑警 我就愛上了宮九電波, 宮九擅長...

【日劇】火花—夢想如火花般耀眼卻又倏忽即逝,致仍在舞台上築夢的人們。

嘎拉嬉皮

火花小說由搞笑藝人又吉直樹所作,甫出版就獲得了商業與文學上的好評,火花得到了芥川龍之介文學獎肯定並於2016年改編為 Netflix 戲劇,之後又改編為電影。又吉直樹將部分的自己帶入這一部小說,那位夢想成為一流漫才師的德永,出身貧窮、卻愛上了漫才,沒有讀大學的他從大阪移居東京就為...

喜劇開場—二十青春下半場,你成為夢想中的大人了嗎?

嘎拉嬉皮

我們一同走過了路不會白費。コント(conte)又稱為「短い物語・童話・寸劇」,短劇團體Markubes在慶祝成軍十年之時同樣也面對道是否要解散的選擇。Markubes由三名從高中好友組成-春斗( 菅田將暉 飾演),瞬太( 神木隆之介 飾演),潤平( 仲野太賀 飾演)。

寫在桐生可可畢業之後,Vtuber跨越虛擬與現實的愛戀,為什麼她們比真人更迷人?

嘎拉嬉皮

2021年七月一日Holo Live旗下的Vtuber(虛擬Youtuber)桐生可可正式在直播中畢業了,也就是這位擁有近140萬Youtube訂閱者的高人氣Youtuber不會再有任何新活動,從此淡出螢光幕前。歷經兩小時的直播中桐生可可於節目前半以座談的方式,邀請了同經紀公司的...

鏡子照映的人真的是你嗎?《影宅》X 拉岡鏡像理論,淺談自我認同與自戀

嘎拉嬉皮

占地寬廣的歐式豪宅,奴僕們每日辛勤打掃諾大的房子,深怕金光閃閃的宅邸蒙塵。豪華的宅邸中居住著影家人,他們全身漆黑沒有臉也沒有表情,唯一能夠感受影家人情感表達的方式,除了肢體動作,聲音之外就是煤灰。影家人靠著頭上不斷冒出的煤灰,表達出他們的負面情緒。

台灣武俠舞台劇的全新可能性,獻給英雄的後日談《過氣英雄傳 OLD MAN HERO》

嘎拉嬉皮

《過氣英雄傳 OLD MAN HERO》(後簡稱《過氣英雄傳》)首次登上劇場是在2017年,由盜火劇團主辦。時隔四年 《過氣英雄傳》2.0原班人馬重回劇場。這四年間《過氣英雄傳》改變了甚麼?觀眾又將從《過氣英雄傳》2.0看到甚麼新的可能性?

漫畫大賞專題|鎂光燈前的復仇劇,從【我推的孩子】來看日本偶像文化

嘎拉嬉皮

炙熱的鎂光燈,華麗的表演服,載歌載舞的年輕偶像,這是個在演藝圈舞台上發生的故事。日本偶像「與粉絲共享成長過程,存在本身就是一種魅力的人物。」

漫畫大賞的遺珠—《九龍大眾浪漫》在東方魔窟談一場大人式的戀愛

嘎拉嬉皮

九龍令人懷念的感覺,就跟戀愛一樣。在你心目中最為懷念的人事物又是甚麼呢?

漫畫大賞的遺珠-《春心萌動的老屋緣廊》腐緣之下的忘年之交,BL牽起的緣分

嘎拉嬉皮

一本漫畫牽起了兩人之間的緣分,相差58年的世代鴻溝卻因為男生之間的戀情弭平了。雪跟麗一個是寒冷的雪花、一個是象徵炎熱的晴天,個性卻大相逕庭。雪雖然75歲,老伴也已不在人世,女兒也嫁去國外,應是孤身一人感到寂寞,沒有甚麼不順心的事情。另一位女主角麗17歲為女高中生,本應是青春年華,活力無限的她,實質上是一位腐女,外貌有些不修邊幅,但是麗只能將這個秘密深藏在心中。

當人類成為造物主後:從《底特律:變人》與《西部世界》來看AI人工智慧與人類之間的關係

嘎拉嬉皮

當AI機器人擁有自由意識那這個世界會變成甚麼樣子?1950年計算機科學家艾倫圖靈已經發明了圖靈測試以測試機器是否能夠表現出與人等價的智能。隨著科技革新,人工智能的開發對於人類生活影響力越發強大,人類享受著科技為生活帶來的便利,另一方面人類也開始懼怕起科技產物,試想有一天機器人,人...

《她們》19世紀經典道出21世紀女性光輝,馬區家女孩教我們的事情

嘎拉嬉皮

不同世代的女人們都讀過不同世代的《小婦人》(Little Women)。馬區家女孩成長的過程也成為不少女性的縮影。不管是成熟,大家閨秀的大姊-瑪格,熱愛自由不願被世俗價值觀綁架的二姊-喬,婉約安靜喜歡彈鋼琴的三姊-貝絲,以及有點任性且熱愛繪畫的小妹-艾美,四位個性各異的姊妹構成了一部流傳百年的經典文學。

《Given被贈與的未來》你跟音樂,讓我朝更好的自己前進

嘎拉嬉皮

Boy’s Love簡稱為BL,意指男男之間的愛情,但是他們的愛情就止步於同性愛的世界嗎?他們的戀情與異性戀的世界的關係又是什麼?這個系列中,Gala將會從BL作品中,從劇情,角色、感情關係中分析BL故事裡的戀愛關係,而這些情感故事又教會了我們什麼事情?

從漫畫《咒術迴戰》談動漫裡的日本言靈信仰與詛咒的誕生

嘎拉嬉皮

很久很久以前女巫因為沒有受到國王邀請因而心生嫉妒,對著強褓中地公主立下詛咒,公主成年之際將會被紡錘扎傷,陷入沉睡。童話故事《睡美人》中我們可以看到詛咒源自於人類負面情緒。夾雜著恐懼,極度,憎恨產生的負面情緒藉由言語,或是寄託在超自然力量來陷詛咒對象於不幸。

敬自媒體創作道路上的我們: 談筆耕路上與Podcast創作的甘苦

嘎拉嬉皮

2020年一月三日我打開了筆電產出了我的第一篇文章《爐石戰記電競史上女性冠軍誕生,帶你來看遊戲界的性別議題》這篇貌似遊戲公司的公關稿,誕生在結束了為期半年外商遊戲公司實習,實習期間我跟部門主管提議想做一個關於女性電競選手的專欄,探討遊戲圈性別不平等的狀態,以及對於女性選手外在條件的不友善言論等等,可惜被無情駁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