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點電視
G點電視

G點電視以新媒體介入性/別小眾運動,鼓勵及引導義工成為行動者、尋找自己感興趣的議題,學習營運媒體,為社群充權。請賞我們幾個拍手或一杯咖啡,讓我們支持平台及團隊持續運作。

六款性別友善洗手間門牌 創造無分男女、屬於所有人的洗手間

圓圈加上三角形是女廁,圓圈加上長方形就是男廁。約定俗成的性別二元洗手間門牌,像是理所當然,但對於打扮中性或跨性別人士來說,每次站在洗手間外,就是天人交戰。本身是「跨仔」的跨青時刻副主席 Zephyrus 亦試過在女廁內被人誤會,投以奇異眼光,尷尬非常。數月前,組織便邀請了一些跨性別朋友和支援者,設計並製作了六款各有特色的性別友善洗手間門牌。
製圖:Mo

撰文:梁嘉麗

文字編輯:麥子

網站編輯:EQ

Follow GDotTV Telegram Channel,

緊貼G點電視最新消息!

跨青時刻的六款性別友善洗手間門牌設計各具特色,有簡潔的黑白線條設計,亦有彩色的手繪畫風。

圓圈加上三角形是女廁,圓圈加上長方形就是男廁。約定俗成的性別二元洗手間門牌,像是理所當然,但對於打扮中性或跨性別人士來說,每次站在洗手間外,就是天人交戰。本身是「跨仔」的跨青時刻副主席 Zephyrus 亦試過在女廁內被人誤會,投以奇異眼光,尷尬非常。數月前,組織便邀請了一些跨性別朋友和支援者,設計並製作了六款各有特色的性別友善洗手間門牌。現時青躍、午夜藍、衛生署紅絲帶中心等10多個機構場地已開始使用這些門牌, Zephyrus也透露這些門牌頗受公眾歡迎,在擺攤位時亦賣出了不少!

跨青時刻副主席 Zephyrus很明白非二元性別人士在使用公共洗手間的困境,於是著手推動這項計劃,令不同性/別光譜的朋友也能安心使用性別友善的洗手間。

G點需要營運資金,

按此了解支持我們的N種方法

徵集六款設計 所有人類適用

Zephyrus 一邊把門牌排列齊整,一邊介紹不同設計背後的理念。當初跨青時刻之所以會開始徵集性別友善洗手間的門牌設計,緣於見到不少跨性別人士為免麻煩,很多時候只能選擇去傷殘廁所,使用時「要行很遠,甚至被鎖上,要通知管理員才能用,而且衛生情況往往欠佳」。適逢一些機構想在網上找性別友善洗手間的門牌,卻無法找到一個適合所有人的門牌,於是 Zephyrus 和其他成員便萌生徵集性別友善洗手間門牌設計的念頭,「希望不同性/別光譜的朋友也能使用!」

在推出的六款設計中,其中一款正中有一個甲骨文「人」字,下面寫着「Just a restroom for human」。Zephyrus解釋,洗手間是從18世紀維多利亞時代才開始分性別,這個設計正正希望回歸基本,傳遞「所有人適用」的訊息。而另外一個彩色的設計,就寫上「人類廁所」四個字,五個人形圖案則代表不同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人。還有一個有着「她、他、X也」三角門牌標誌的設計,以代名詞「X也」代表任何性/別的朋友都能使用。

關注男性和跨性別性工作者權益的組織「午夜藍」使用了甲骨文「人」字的門牌標誌設計。 (圖片來源:跨青時刻)

洗手間門牌易改 香港法例難移

現時,衛生署紅絲帶中心、九龍灣綜合治療中心、青躍、午夜藍等多個機構都使用了跨青時刻徵集得來的門牌設計。本以為只是貼上門牌就成事,現實卻比想像中更困難。這是因為在《建築物條例》下,公眾場所提供的衞生設備必須包括一定比例的女性和男性專用洗手間,若果在男/女洗手間貼上「所有人都能用」的門牌,將它變成無分性別的洗手間,可能不符合現時條例規定的男/女洗手間比例。Zephyrus稱受法律所限,若要提供一個性別友善的洗手間就要加建一個新洗手間,或者用折衷的方法,在傷殘廁所加上一塊性別友善的門牌。

另外,在香港只有完成全套性別肯定手術的跨性別人士,才能更改身份證和護照上的性別,卻不是所有跨性別人士都適合或願意進行全套手術。由於法律規定五歲或以上的人不得進入異性廁所,若跨性別人士想要使用與身份證性別不符的洗手間,便有機會觸犯法律。Zephyrus說,雖然跨性別人士可以取得由精神科醫生簽發,俗稱「廁所紙」的證明文件,在遭到別人質疑時拿來證明自己合理使用該洗手間,但這一紙憑據其實無任何法律效力。如果跨性別人士因為「入錯廁所」而招致官非,未必能保障他們。

衛生署九龍灣綜合治療中心使用了「ALL」的設計,字母A上加一點是女廁圖案,而LL上加一點則是男廁圖案,兩個約定俗成的圖案加起來,成為了所有人都能使用的洗手間,意義更廣闊。(圖片來源:跨青時刻)

法例局限下的小改變 讓跨性別在外如廁不再尷尬

過去,Zephyrus 亦經歷過一些尷尬時刻,「外表要『夠』男仔,才有信心入男廁,幸好有男仔朋友鼓勵我一起入去」。跨越這一步,就是一個巨大的過渡。他坦言不理解為何洗手間要分男女,「入格關門就得了吧,任何性別或性取向的人也有機會攻擊其他人,跟一個人身體有沒有某個部位是無關的」。他不忿,有人打扮作另一性別犯罪,就將事情扣連跨性別人士,「受罪的是我們!」

Zephyrus 指出,不少跨性別朋友不想出街、不做 gym、不能做某些工作、不敢喝水,一切緣於社會上缺少性別友善的洗手間。對很多人來說,使用洗手間從來都是理所當然,但對性/別小眾群體而言,卻是困難重重的事情。所以,也許性別友善洗手間門牌看起來微不足道,但在現時法例局限之下,這個小小的改變,其實已足以成為大改善。

延伸閱讀:【從數據看平權】W案至今,跨性別狀況真的有改善嗎?

原文連結G點電視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