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點電視

G點電視以新媒體介入性/別小眾運動,鼓勵及引導義工成為行動者、尋找自己感興趣的議題,學習營運媒體,為社群充權。請賞我們幾個拍手或一杯咖啡,讓我們支持平台及團隊持續運作。

烏克蘭逾2.8萬人聯署要求同婚合法化 總統這樣回應…

22歲的Oleksa Lungu在今年五月永遠失去他曾經的愛人,比他年輕一歲的前男友Roman Tkachenko死在了烏克蘭東部哈爾科夫市的戰場上。但Lungu甚至不知道應不應該參加他的葬禮,「我該如何向他母親解釋我是誰?我在那裏做什麼?我們是怎麼認識的?」
製圖:Beth

撰文:季安森

文字編輯:Claudia

網站編輯:CL

22歲的Oleksa Lungu在今年五月永遠失去他曾經的愛人,比他年輕一歲的前男友Roman Tkachenko死在了烏克蘭東部哈爾科夫市的戰場上。但Lungu甚至不知道應不應該參加他的葬禮,「我該如何向他母親解釋我是誰?我在那裏做什麼?我們是怎麼認識的?」

由今年二月俄羅斯正式全面入侵烏克蘭至今,這場戰爭已持續近200日。根據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截止至9月4日的統計數據,在烏克蘭喪生的平民人數已超5700人,即平均每日有接近30人在砲火中死去。當戰爭依然無日無之時,對像Lungu和Tkachenko的性/別小眾來說,最令人恐慌的已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死亡後,他們摯愛的同性伴侶將只會被視為一個陌生人。


無合法權利 同性伴侶戰時遇困 民間請願呼聲高漲

烏克蘭國防部規定,若有士兵陣亡,軍方必須通知其父母、配偶或其他近親。但在一個不承認同性婚姻甚至民事結合的國家,這意味著同性伴侶甚至都未必能得知自己摯愛的死訊,遑論索取遺體,分享財產所有權和領取死亡撫恤金等一系列權利。

隨著在軍隊服役的性/別小眾人數增加,來自烏克蘭南部24歲的英文老師Anastasia Sovenko今年六月在總統府官網提交了一份請願書,呼籲同性伴侶享有與異性伴侶相同的權利,包括合法結婚。「在這個時候,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後一天,」Sovenko在請願書中寫道。

許多正在服役的烏克蘭性/別小眾在這個Instagram帳號上分享自己在前線中的故事。

自稱雙性戀的Sovenko說,她之所以起草請願書,是因為在閱讀了一篇關於異性戀士兵在開戰前急於與伴侶結婚的文章後,她為同性伴侶沒有這種選擇感到悲傷、憤怒和沮喪。

「如果發生什麼事,他們將無法在醫院探望他們的靈魂伴侶,」Sovenko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如果他們有孩子,孩子將會被帶走,除非仍在世的那位照顧者是孩子的親生母親。因為在法律上,他們不是親屬。他們只是兩個陌生人。」


總統回覆表示戰時不可修憲 但會積極實現平權

Sovenko的請願書至今獲得超過28,000人聯署簽名,根據烏克蘭法律,一旦請願連署逾25,000人,總統就必須有所回應。

請願書提交兩個月後,總統Volodymyr Zelensky終發文回覆,他感謝所有聯署人展現了他們的「積極公民立場」,惟憲法表明婚姻是建基於一男一女的自由同意(free consent)上,而憲法在戰時狀態不可修改,因此目前同性婚姻不能納入其中,但他會和閣員們一同積極實現平權。

「所有人都享有尊嚴和權利的自由和平等,」Zelensky在回文中寫道,「一個社會的民主程度是由該國家的政策如何保障所有公民的平等權利丈量的。」

Zelensky還表示,作為建立和確保人權和自由工作的一部分,政府正致力達成有關烏克蘭同性伴侶關係登記合法化的方案,他會和其他部長一起推動民事結合。與此同時,他已要求烏克蘭總理介入此事,並向他報告調研結果。

儘管憲法在戰時狀態不可修改,總統Volodymyr Zelensky承諾推動民事結合,積極實現平權。(Wikipedia Commons)回覆《紐約時報》的郵件中寫道,「我感到驕傲,這份回覆並不全然是負面的,我真的很開心。」

起草人Sovenko表示總統的回覆令她對烏克蘭能在戰後實現同性婚姻合法化充滿希望。「這只是一個開始,」她在回覆《紐約時報》的郵件中寫道,「我感到驕傲,這份回覆並不全然是負面的,我真的很開心。」


平權份子感振奮 但同婚合法化依然面臨諸多挑戰

反對派立法議員Inna Sovsun也認同這份回覆顯示了總統對同性婚姻合法化前所未有的積極態度,但同時認為Zelensky列出的舉措並不夠清晰。「總統說的方案是什麼?為什麼它們沒有被提交給議會討論?」Sovsun在facebook寫道

Sovsun認為,戰爭不是社會變好的阻力,反而會是一個倒逼社會加速進步的因素。例如有分析認為,性/別小眾人士奔上前線保家衛國,促進了社會對該群體的接受;去年在基輔舉行的驕傲遊行中,數千人在花車上跳舞:隨著烏克蘭最近成為了加入歐盟的候選國,平權份子盼望總統能夠抓住婚姻平權這一議題,提升烏克蘭的自由主義信譽,積極向西方靠攏。

「大家現在看事情的視角已經完全不同,」KyivPride的一位志願工作統籌人員Jul Sirous在接受路透基金會訪問時說,「因為在一個人明天就可能死去的這個事實面前,他們是男同志或女同志,已經不再重要。戰爭在這方面有促進作用。」

然而東正教教會和傳統習俗在烏克蘭社會向來根深蒂固,同性婚姻的推動將面臨巨大阻力。Zelensky所在的政黨中,部分保守派成員正呼籲制定一項對「同性戀宣傳」罰款的法律,其中一位倡導者Georgiy Mazurashu表示大多數烏克蘭人反對同性婚姻,並認為在戰爭中,「我們還有很多其他的,無比緊迫和嚴重的問題。」

烏克蘭作為基督教國家,國民以東正教信徒佔多數,令推動同性婚姻的路程上面臨一定阻力。(Wikipedia Commons)

未知年輕的Oleksa Lungu是否能理解這些「其他的,無比緊迫和嚴重的問題」,他只想可以名正言順地參加前男友的葬禮,但他們沒有結婚,甚至沒有戀愛關係,因此他自知不可能對Tkachenko的身體有任何權利。儘管如此,Lungu最終還是去了,「我想在他被永遠埋葬之前見到他。」

延伸閱讀: 【俄烏戰爭】烏克蘭性/別小眾的退與戰:「被統治將不再有同志驕傲」

原文連結G點電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