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點電視

G點電視以新媒體介入性/別小眾運動,鼓勵及引導義工成為行動者、尋找自己感興趣的議題,學習營運媒體,為社群充權。請賞我們幾個拍手或一杯咖啡,讓我們支持平台及團隊持續運作。

【獨家報導】女同志申請受養人簽證被刁難:唔知有幾多沉默而遭差別對待嘅個案

今年5月,香港女同志Oscar與來自泰國的同性伴侶S以視像形式在美國註冊完婚,便隨即興奮地協助妻子向香港入境處申請受養人簽證,希望另一半以港人配偶的身分留下來。但因入境處的刁難與拖延,令這個通常僅需一個半月的申請過程最終歷經逾百日。2018年QT案勝訴後,海外註冊的同性配偶雖然在法律上有申請受養人簽證的平等權利,但政府部門對性/別小眾長年緊閉的制度大門真的被撬開了嗎?
製圖:Mo

採訪:季安森、Mo、Cindy
撰文:季安森
文字編輯:Cindy、Mo
網站編輯:EQ

今年5月,36歲香港女同志Oscar與來自泰國的同性伴侶S以視像形式在美國註冊完婚,並選定了香港作為她們未來一起生活的家。在收到從猶他州寄出的婚書一星期後,Oscar即興奮地協助妻子向香港入境處申請受養人簽證,希望能讓持工作簽證留港、但需不時續簽的另一半,以港人配偶的身分留下來。

但因入境處的刁難與拖延,令這個通常僅需一個半月的申請過程最終歷經逾百日。期間,她們一度覺得這個家的選擇,似乎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2018年QT案勝訴後,海外註冊的同性配偶雖然在法律上有申請受養人簽證的平等權利,但現實生活中,政府部門對性/別小眾長年緊閉的制度大門真的被撬開了嗎?此後數年,面對同性配偶的受養人簽證申請,入境處是否對他們一視同仁?

Follow GDotTV Telegram Channel,

緊貼G點電視最新消息!

年少飽受欺凌 女同志守得雲開與愛人結婚

Oscar與妻子的雲上婚禮邀請了二、三十個親朋好友,連老師和還在念小學的姪女都來參加。屏幕上滿是大家的笑容,彼岸猶他州的證婚律師看到後都直嘆:「Fantastic(太棒了)!」

註冊過程僅廿分鐘,Oscar笑了又哭,哭了又笑。她的青少年,因性別身分充滿陰霾。由於長相酷似男生,Oscar進女廁甚至會被人指罵,因此那時的她只敢去殘廁和親子廁格。除了在外被排斥和欺凌,Oscar在家還要面對一個無法接受女兒是同性戀而崩潰的媽媽,動輒得咎。諸多家庭矛盾,她一度跟家人吵架吵到萌生自殺的念頭。

是妻子的愛讓Oscar學懂珍惜自己和生活。現在她進女廁若再遭人指點,她會義正嚴詞反駁:「係咪去個廁所要俾身份證你睇啊?」媽媽眼見Oscar談戀愛後,變得不再陰鬱易怒,便慢慢接納了她們。那天婚禮,所有人以真心祝福簇擁。在媽媽喝下「新抱茶」的那瞬間,Oscar感到前所未有的圓滿。但新婚燕爾的兩人沒料到,第一個困難來得如此快,如此出乎意料。

Oscar和妻子S的結婚戒指。(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原本一直都維持住新婚嘅快樂,直到六個禮拜之後就唔快樂喇,」Oscar在接受G點訪問時說。

妻申受養人簽證無音訊 新婚快樂變焦慮

Oscar所說的「六個禮拜」,是香港入境處辦理受養人來港居留簽證的一般所需時間。受養人簽證(Dependant Visa)可讓香港永久居民或來港就業就學人士的配偶和受養子女,申請依親來港定居。2011年,英籍女子QT申請以受養人簽證,隨在港工作的同性伴侶SS來港,但入境處稱「配偶」只屬異性婚姻拒絕。2014年,QT提出司法覆核,經數年官司,終於在2018年終極勝訴,受養人簽證的配偶定義從此涵蓋同性配偶。入境處網頁現在亦註明,同性婚姻和同性民事結合只要獲註冊地的官方機構承認並生效,則符合申請受養人簽證的資格。

Oscar雖在香港出生,但她以前一直都覺得香港只是一個適合賺錢的地方,因此曾久居台灣。但QT案歷史性的政策轉向,令Oscar意識到,或者香港是唯一一個她和妻子能名正言順以同性伴侶身分在一起,而且在物質生活上都能過得好的地方。經商量後,二人決定以後紮根香港。

延伸閱讀:終院5:0駁回!入境處敗走QT案 已婚同性伴侶得受養人簽證

「我之前同台灣(的跨國同性伴侶)朋友分享,我話你哋如果唔可以同自己另一半喺台灣唔緊要,你哋嚟香港喇,香港會批(簽證)俾你哋,香港已經合法喇。」Oscar說。今年是台灣通過同婚三週年,但「跨國同婚」的法律安排仍在爭取中 —— 若台灣人的另一半來自同婚尚未合法化的國家,他們則不能在台灣註冊成婚。「我就不斷洗佢哋腦,叫佢哋嚟香港⋯香港隨時歡迎你哋。」

那時,Oscar覺得一切如此理所當然。但今年6月1日,Oscar陪同妻子S到灣仔入境事務大樓遞交受養人簽證申請,等足一個半月,網站上顯示的進度依然為「In Progress(進行中)」,她這才發現事情並非想像中輕易。開始擔心的二人,多次撥打入境處的查詢熱線想問個究竟。數日後,S終於等到了職員的來電。然而,久候多時的回覆狠狠地打擊了她們。

Oscar與S在香港大澳遊玩。(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妻持工簽暫留港 職員認為轉做受養人多此一舉

致電的職員表示已經收到了S的申請,卻認為她沒有必要申請受養人簽證。他解釋,S在2018年8月取得留港工作簽證,只要她持該簽證滿七年,便有資格申請永久居民身分。因此,職員認為S沒有必要轉換受養人簽證,更建議她撤銷申請。

但事實上,S在香港的僱傭合約並非永久性,工作簽證的時效亦根據其受聘的合約長短而定。合約一結束,簽證隨之失效。目前S的工作簽證有效期只到今年11月,而下一份工作合約最多亦只會維持三年,而且每年都需要續簽工作簽證。萬一續簽有任何變數,她便要立刻離開香港。

除此之外,由於工作簽證的限制,S必須長期處於受聘狀態。而因疫情封關,其年假甚至不足夠完成隔離,所以S久久未能回泰國探親,為她和家庭都造成了很大的困擾。但職員聽完這些理由後,只叫S另想辦法,重申她不必轉換留港的身份。

Oscar和S在韓國旅遊。(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三萬收入仍不合資格? 被追問後職員轉口風

在聽完入境處職員特意來電提出的「建議」後,Oscar和S還是決意繼續申請,卻沒料到職員開始挑剔她們的入息。他問S的保證人是否有足夠穩定收入,在S肯定地回答後,職員竟笑了起來:「哈哈哈,你肯定?我唔覺得囉。」Oscar轉述此番對話時,仍餘怒未消。

根據入境處網站,保證人如果能把受養人在港的生活條件「維持在基本水平以上,並為他/她提供適當居所,申請則可獲考慮批准」。G點以電郵向入境處查詢處方對保證人每月收入或資產有何具體要求,得到的回覆與網站所列一樣,入境處未有明確回應「維持在基本水平以上」的入息是多少。

Oscar說自己月入超過三萬,並且在香港與母親同住,有穩定居所。她想不明白,這樣的條件為何不達標。而更令Oscar不解的是,如果入境處懷疑她的財政狀況不符合條件,為甚麼不要求她們補交文件,而是直接斷定她們的申請會被拒絕,建議她們撤銷申請?

多番追問後,該職員突轉口風,又稱與具體收入無關。「總之就基本上都會被拒絕,」Oscar轉述職員的答覆,「而且我哋只要一次被拒絕,以後就好難再申請其他嘢,所以都係建議我哋撤銷。」

Oscar 想起她哥哥在兩年前為其台灣妻子申請受養人簽證時,得到的待遇截然不同。「我哥哥本身並非居住香港,在香港亦沒有任何資產及收入,但亦順利通過,」Oscar說,「同樣一個家庭⋯竟然受到如此對待,實在令人覺得不能接受。」懷著不忿,二人聯絡到了該名入境處職員的上司。對方答覆稱拖延處理申請純粹是因為疫情,至於下屬建議她們撤銷申請,亦只是作出提醒,屬常規操作。二人多次詢問之前那位職員的姓名和職銜,對方都拒絕回答,令她們至今仍投訴無門。

在入境處職員和其上司都以含糊的理由「勸喻」下,Oscar擔心若堅持下去「佢哋都會刻意拖延、為難」,當下只好撤銷申請。不久前還熱情地把香港推薦給台灣朋友的Oscar,在此番經歷後,再也沒有向他們提起此事。

Oscar和S在韓國旅遊。(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入境處刁難與拖延 Oscar懷疑與同婚有關

入境處職員和其上司種種不合常理的勸退理由,令二人不禁懷疑,是否因為她們是同性伴侶,所以申請遭到差別對待?

QT案的判詞出爐時,終審法院指入境處政策是為了讓香港吸納世界各地人才,不管香港本身的婚姻制度是甚麼。因此除非政府能提出公平和合理的理由,證明同性配偶不應享有某種權利,否則政府不能差別對待同性配偶,違者即屬歧視。

「你哋當初宣布咗呢個係合法⋯基本上全世界都知道了,」Oscar說,「但原來成個過程唔係想像中咁簡單。我唔知有幾多人試過,或者好多人(申請)都失敗了。」

根據入境處給G點的電郵回覆,自2018年9月19日受養人簽證配偶定義涵蓋同性配偶起,至2022年8月底,入境處共接獲430宗同性婚姻、民事伴侶關係或民事結合的受養人簽證申請,當中349宗申請獲批,獲批率達八成。

但像Oscar與S的個案,她們是「主動」撤銷申請的。單從數據分析,無從得知有多少申請人曾遭遇類似的阻力或困難,而最終無奈放棄。「唔知嗰位職員曾經用同樣手段傷害過幾多人?阻擋過幾多案件?」Oscar說,「我失眠好耐,不斷思考:我哪裡做得不好?為何其他人可以而我不可以?為何我連補交文件證明的機會都沒有?」

就二人的情況,入境處稱不會評論個別個案,但重申「一向按一視同仁的原則」依照法律和政策處理每宗申請,並表示QT案後已按新政策制定內部指引,並加強員工培訓。

再申請獲進展 職員稱需時長因個案「性質特殊」

首次申請石沉大海,令Oscar的焦慮情緒捲土重來,有時想多了,到凌晨六七點都睡不著。S見狀,甚至會反過來勸她放棄。「我不想看到她再被拒絕和質問,」S說,「她不需要為我承受這些。」

但Oscar沒有聽S的話。她重新整理文件,準備更充足的資產證明,挑選更多能證明彼此關係的照片等,在8月初再次遞交申請。9月1日,她們收到了入境處的書面回覆,通知要補交文件。按要求交件後再過兩個星期,Oscar致電詢問進展,獲職員回覆稱:「一般case就唔會(這麼久),但你知你個申請性質係特殊啲嘅,唔係我哋一般受養人簽證嘅申請,所以一定會係耐啲㗎喇。」至於性質為何、如何特殊,職員沒有詳述。

該職員還告知,申請受養人簽證與續簽工作簽證不能同時進行。這令她們十分惶恐,因S的工作簽證還有不夠兩個月便到期,而續簽手續要在到期日前一個月內辦理。Oscar說,若到10月中,妻子的受養人簽證申請仍毫無進展,她們沒辦法只能再次撤銷,先改辦工作簽證,否則最壞的情況是工作簽證也續簽失敗,S要立即離境 —— 這也許會中斷了她申請永居所需的「連續七年通常居港」。

「呢張相對我地有特別意義,因為我地兩個隻手上竟然有一樣嘅疤痕,」Oscar說,「原因都竟然一樣,一樣都係俾貓咬。」(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G點需要營運資金,

按此了解支持我們的N種方法

入境處回覆G點翌日申請獲批 Oscar念及沉默同路人

不過二人預想的壞結果沒有發生。雖然入境處職員一星期前才跟Oscar說她們的申請因「性質特殊」需時較長,但在G點的查詢獲入境處回覆後的第二日,她們便收到了受養人簽證申請獲批的消息,連Oscar都感到不可思議:「真係無諗過,太突然。」

雖然結果令人驚喜,但念及社群的Oscar擔心有其他同路人,還在因為沉默而遭差別對待 —— 這也是她最初寫信向G點求助的原因。「不是所有人都喜歡據理力爭,會找團體或其他人幫助,」Oscar說,「希望佢哋,一定要對所有申請人都公平對待。」

從6月1日第一次遞交申請到最終獲批,Oscar和S一共經歷了超過110天煎熬的等待。「終於可以放低呢個煩惱,專注工作,呢件事令我哋長時間煩惱,心情低落,通過咗真係成個人鬆哂,」Oscar說。但她轉念一想:「如果第一次係跟程序,應該7月底前就批咗,浪費咗咁多時間、精神同人力,真係好多餘。」

9月22日,二人收到入境處通知受養人簽證獲批的電郵。不過處方也聲明,申請獲批不等於港府承認他們的婚姻有法律上的正當性。(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無論如何,申請通過的那一刻,是香港正式成為她們的家的新開始。在這個至今對同性婚姻仍充滿爭議的「家」中生活,二人未來將面對多少難關,還是未知之數。儘管如此,Oscar說自己已不再畏懼。「慢慢長大了,我發現不是我做錯什麼,我只是喜歡和我一樣的人,」她說,「現在如果遇到不公,我就會據理力爭。」

延伸閱讀:【終極整理】一文睇哂同性伴侶/配偶在香港10項法律保障

原文連結 G點電視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