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译文
鸽译文

为了英语水平不下滑以及学习新知识,偶尔翻译一篇文章,主题不限,没有立场。

自愿无子:七位亚洲女性分享自己的故事

导读:本文译自 Tatler Asia 文章《Being Childfree By Choice: 7 Asian Women Share Their Stories》,由 Kate Appleton 整理编辑。2021 年 7 月 12 日。文中七位没有孩子且事业有成的亚洲女性分享自己在生育后代方面的想法。

越来越多的女性拒绝成为母亲,因此我们与亚洲的女性进行了对话,以期了解背后的原因以及她们所需对抗的文化规范。

许多女性都非常熟悉那些自作主张评价她们身体的意见——而对于那些正处于育龄的女性而言,选择无子仍会给自己招致一些让人不悦的问题,甚至还会有人评判她们是自私的人,甚至说她们算不上是女人。

但是,看看新闻,自愿无子正在快速成为一种常态。在新加坡,尽管有政府政策鼓励生育,但每位女性的生育率也仅有 1.2。香港的生育率在 2020 年到达 40 年来的历史低点,仅有 0.87,而且不要指望这种情况会很快改变;据香港婦聯(Hong Kong Women Development Association)的一项调查,超过一半的女性都不想要孩子,其中涉及财务压力、工作时间过长和住房狭窄等问题。

社会学家 Sandy To 认同这些是香港等一些地区面临的问题,但同时也认为这些调查和新闻报道忽视了一个关键考量:「它们需要考虑可能并不想要孩子的女性。」

所以我们决定自己来做一点贡献。我们采访了一些事业有成的女性,让她们谈了谈无子对于她们的意义,她们的年龄从 25 到 65 岁不等。她们的故事鼓舞人心,展现了不同于成为母亲的人生道路和选择。至于那些反对者?马来西亚企业家 Raudhah Nazran 说:「继续向前,不予理会。」

「我一直想要一位生活的伴侣;孩子不是拥有伴侣的原因。」

照片来自:Pat Dwyer

Pat Dwyer,41 岁,The Purpose Business 创始人和总监,香港

我是一位单亲妈妈带大的,她让我相信我能做任何事,她就是这样养育我的,就是那种「你和我一起对抗世界」的感觉。她想要孩子多过想要伴侣,但我却是相反。

作为一个菲律宾人,我 31 岁结婚算晚的,这是在我遇到 Chris 的 11 个月后。在我们第一次约会时,我不打算浪费时间。我告诉他,如果你想要孩子,那我不是合适你的人。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他的生活也不靠孩子驱动。我找到了在许多层面上都适合我的人。

但也有人非议我:「你得到了这么多祝福,怎么敢不要孩子?」甚至有人说:「好吧,我看到你有自己的事业,这可以理解,但也许你应该有份真正的工作,然后考虑生孩子。」简直了。你羞辱了所有企业家以及所有无子的女性企业家。但也有些人说的话很好听,出人意料地让人愉快。

是不是因为我无子,所以我才能更持续地做我的工作?也许,我有一位同事带着三个孩子。因为我没有那样的责任,我就有了足够的空间来追求我热衷的事业,包括与非营利的 Enrich 合作以改善菲律宾女性的处境。尽管我爱其他人的孩子,但回到自己没有孩子的家,我也非常开心。

「无子让我与丈夫更亲密。」

照片来自:Elaine Lim-Chan

Elaine Lim-Chan,49 岁,德意志银行财富管理董事总经理,新加坡

我的家庭联系很紧密。我姐和我每天都聊天,我丈夫和我每周都会见她的女儿几次。之前当我被美国一所学费高昂的大学录取时,我努力地表现自己,以表达对父母的感激。

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做任何事都要做好。我不想要孩子的一个原因是我工作很努力。我照看着亚洲一些超高净值家庭,为了获得并维持他们的信任,我需要做很多工作。

我也希望保证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不要忘记我自己和丈夫,而当你有了孩子时,孩子就会变成一切的中心。我丈夫和我共同决定不要孩子,这让我们更加亲密了。我们的关系不需要孩子来维持,我们也不认为对方有理所当然的义务,我们也能沉浸在自己的爱好之中。我有个爱好是开车;我是新加坡法拉利车主俱乐部的首位且唯一一位女性会长。

我父母和我们住在一起,但你其实并不能保证你的孩子能在你年老时照顾你,我也会这样提醒我朋友。你需要对你所做的决定负责。

「当你不受传统和母性规范制约时,生活才激动人心。」

照片来自:Jeannie Javelosa

Jeannie Javelosa,58 岁,ECHOstore and GREAT Women 创始人,菲律宾马尼拉

我和我之前的伴侣在一起 25 年,他比我年长 20岁并且与他第一任妻子分开了(离婚在菲律宾是违法的)。我的家庭给我施加过压力,让我离开他,因为这违背风俗传统,但我遵从了自己的心。在我的社会事业之外,我也阅读灵魂命运,我阅读有关占星术的图象并且分享人生见解。

自愿无子女性很自私的说话是非常不公平的,因为我们各自都有自己的人生道路。我知道某些人不想要孩子的原因是她在某种程度上被自己的父母抛弃过,因此她不希望将治愈自己的重担放在孩子身上。在我的阅读经历中,我见过太多因为自己的母亲而饱受折磨的女性——那些母亲会努力控制孩子的人生或要求她们遵从规范。

现在我有一个比我年轻的伴侣,他 41 岁,是我在一家死藤水疗养院(ayahuasca retreat)遇到的,而且他未来可能会想要一个孩子。如果真是那样,那可能会需要一位代孕母亲。在思考成为母亲方面,这是一种非常现代的方式。我认为我们需要重新校订女性和母亲的定义,因为我的事业能给我带来真正的满足,而我做的工作有许多方面都能体现母性。对于我们社区和这个星球上一些人,我也算是在提供某种养育。

「我珍视我的自由,感觉我的身体属于自己是非常重要的。」

照片来自 Tungtungtung Photography

Sonia Wong,32 岁,性别研究讲师及香港女人節(Women’s Festival)联合创始人,香港

我父亲家庭来自潮州,那个地方的性别观念很保守,但我父母对有两个女儿很自豪。他们给了我很多鼓励,让我有机会去探索我想要的人生,因此我从没感觉自己的人生受限于一条道路。

大概自我 18 或 20 岁起,我就很确信自己不会要孩子了——我非常确信,甚至现在正计划去结扎我的输卵管。我的男友很支持我并且知道我能做到,这给我了很大的自主感。尽管如此,相比于男性,女性做结扎会艰难许多,尤其是当你还年轻并且还没有孩子时。

我认识一些没有孩子的夫妻,但是社会更容易接受这是夫妻的共同决定,而不是女性自己的决定。甚至我有一位思想进步的朋友也建议我先等等,也许未来我会突然想要孩子。就好像是说作为一个独立的女性,我不能确定自己想要什么?这表明,将女性身体视为生育身体的理念是多么深地根植于人们的思想之中。

当我的大学学生成为母亲时,我解释说我自己永远不会想成为一位母亲——我已经每天都见到这些孩子了。我改变世界的方式是通过改变人们的思想,因此我的遗产不会是一个孩子,而是许许多多孩子。

「不要孩子并不会使你没有母性或失去同情心。」

照片来自:Rumki Fernandes

Rumki Fernandes,51 岁,Grey Group 首席 HR 和人才官,新加坡

很多女孩都喜欢玩洋娃娃和过家家,但我没有那样的记忆。我从没有真正想过成为一位母亲。我很喜欢在印度时放学回家见到母亲时的感觉,她会第一个向我打招呼;但我认为自己不是那样的人。

在我 20 多岁时,我的很多朋友都成了母亲,并苦苦挣扎。即使你和某个价值观相似的人结了婚并且你也有相似的职业轨迹,更有可能的也还是孩子变成了母亲的责任。夫妻中某个人必须要选择更艰难的职业和生活方式,而我自己并不倾向于让自己陷于那种处境。

我结婚的对象是大学时男友,我们发现因为我们不必添加孩子这个因素,我们的人生决定要容易得多。我们在印度和伦敦工作过,然后又回到印度,现在在新加坡八年了。我们的工作通常都需要出差,而且我们也喜欢在假期旅行,参加户外活动和享受美食。我们甚至参加了同一个读书俱乐部。

我们从没有坐下来严肃地谈论这个问题;我们的人生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因为孩子从来都不是优先项,因此我们不会怎么去考虑。在印度,人们常常会以自己的方式进行干预,他们想帮忙,但最终却是干扰了别人的生活。在新加坡,这个问题不大,不需要去讨论。有时候我们认识的人会问我们为何没有孩子,但我认为他们并不会因为这一点而对我们有不同的看法。

「在 31 岁或 39 岁生孩子都没错,永远不生也没错。」

照片来自 Khairul Imran/Tatler Malaysia

Raudhah Nazran,25 岁,Accelerate 创始人,马来西亚吉隆坡

作为一位马来西亚人,同时也是一位穆斯林,人们会期望我为丈夫生一个继承人。幸运的是,我的母亲和祖母都是思想进步的人。如果去我们工作地方的农村社区,比如婆罗洲,人们的看法会完全不一样。文化就是这样,要你在 19 或 20 岁结婚,在 21 或 22 岁生孩子。如果不这样,就会被社区边缘化,这真的很让人难过。

Accelerate 也会与养老院合作,而当我与老年人交谈时,他们会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然后说教我,说再不生可就麻烦了。甚至远房亲戚和朋友也会打探,因此今年开斋节无人来访让我们感觉很轻松。

我结婚才一年,我的丈夫是一位欧洲人,我同意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考虑——我们是否财务稳定以及是否在思想和情感上准备好了要孩子。我认为我们会要孩子,但短期内不会。我不是那种因为社会压力就生孩子的人。我已经和许多思想不开放的人切断联系了,向前进,忽略他们。

「单身是一种幸福,因为我能全心投入工作。」

照片来自:Jessie Sincioco

Jessie Sincioco,65 岁,Chef Jessie Restaurants 创始人,菲律宾马尼拉

我小时候很热爱《音乐之声》,并梦想过成为一位修女。我是六个兄弟姐妹的大姐,我认为自己有义务帮助父母养育我的弟弟妹妹,这也是我决定保持单身和不生孩子的一个原因。事实上,我这辈子都一直单身。

我基本是由我嬢嬢养大的,她是一位热爱做饭的会计。她鼓励我参加烹饪比赛,我们曾经用一起做的芒果蛋糕赢过一次。我赢得了一个跨洲的培训课程,这打开了我的视野。我告诉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是我想去的地方。七年之后,我被任命为糕点厨师长,我是所有马尼拉酒店的首位菲律宾人糕点厨师长。

到如今,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生活,而且非常充实。我的 120 位员工都跟了我很长时间,当我知道他们能盖得起房或能建立家庭时,我都很开心。我的人生错过了什么吗?不,一点也没有错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