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译文
鸽译文

为了英语水平不下滑以及学习新知识,偶尔翻译一篇文章,主题不限,没有立场。

对于性,有三大发现改变了我们的想法

「你在多少岁时第一次做爱?」「如果天气暖和,你常常裸睡吗?」「你会做春梦吗?」

导读:本文译自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文章《Three Findings That Changed the Way We Think About Sex》 作者:Elizabeth Bernstein 。文中介绍了金赛研究所(Kinsey Institute)在人类的性行为和性欲方面得到的几项极具影响力的重要发现。感谢明墨纠错。

「你在多少岁时第一次做爱?」「如果天气暖和,你常常裸睡吗?」「你会做春梦吗?」

75 年来,印第安纳大学金赛研究所一直致力于研究人类的性活动,并不断向人问这些问题。

该研究所由著名性学家阿尔弗雷德·金赛(Alfred Kinsey)创立于 1947 年。他开始研究人类性行为的时间还要早许多年,那时候该大学聘请他教授一门有关婚姻和家庭的课程。为了备课,他查阅了有关人类性活动的科学研究成果。但找到的东西非常少,于是乎他自己开展了调研,并在这个过程中改变了我们思考人类性生活的方式。

金赛博士等研究者的调研问题表包含大约 350 个问题,他们在美国纵横穿梭,采访调查了成千上万名美国人的性生活状况。这项研究为两本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奠定了基础:1948 年出版的《人类男性性行为(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Male)》和五年后出版的《人类女性性行为(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Female)》。

阿尔弗雷德·金赛采访一位受访人,1953 年。照片来自:William Dellenback/印第安纳大学的受托人/金赛研究所

自那时以来,金赛研究所的研究者(包括人类学家、生物学家、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研究了有关人类性活动的方方面面,从生殖和性健康到同性恋和性别发展等等。金赛研究者最早研究发现:性取向是连续变化的而非非此即彼的。他们也曾在 1980 年代举办了一些颇具影响力的有关 HIV 和艾滋病的学术会议。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开始纵向研究新冠疫情对人类性行为和亲密关系的影响。(有趣的发现:在这段时间里,五分之一的人在性方面尝试过新东西。)

金赛研究所的执行主管 Justin Garcia 表示:「我们正试图理解这种每天数以百万计的人都会经历的事情并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本周金赛研究所庆祝了其成立 75 周年。趁此良机,我们来看看这家研究所的研究者在人类性活动方面的三个有趣发现。

人类性活动光谱并不狭窄

金赛博士的研究表明人类的性生活比之前所想像的要多样化很多。在他的研究成果出来之前,人们普遍认为正常健康的性生活方式是:已婚异性性交,大约每周一次,使用传教士体位。

人们还曾以为性唤起是线性的,即一旦有什么东西让我们兴奋了,我们就会进行下一步。如果这种事没有发生,那么我们一定是有什么毛病——要么是性功能障碍,要么就是根本不够努力。

1990 年代期间,金赛研究者发现性唤起会受到两套生物系统的控制,而不是一套。一套是激励系统,一套是抑制系统。其中激励系统就像油门踏板,让我们加速;抑制系统就像刹车踏板,给我们减速。这两套系统被研究者称为双控式性响应模型(Dual Control Model of Sexual Response)——它们都有各自的触发机制,并且工作时互相独立。有些事情会激发性欲,比如亲吻。有些事情则会浇灭欲望(想象一下你的孩子走进来了)。

「基本上,我们总是在“来做爱吧!”和“现在时机不对!”之间权衡。」Erick Janssen 如是说,他是金赛研究所一位资深研究员,也是比利时鲁汶大学的人类性活动研究教授。有关此结果的最早研究也有他的一份功劳。

这些发现和大量相关研究表明能激励或抑制人的性趣的东西因人而异,会受到我们的个性特质、生理状况和个人经历的影响。而且这些东西还会随时间变化,Janssen 博士表示。(如果你想了解你自己的油门和刹车是啥情况,可以去试试 Janssen 博士的在线调查问卷。)

了解这些可以帮助我们获得更好的性生活和亲密关系。「如果你能识别出你的抑制因素和加速因素,就能助你调配使你性唤起所需的环境并保持性唤起。」Janssen 博士说,「而且这也能帮助你更好地理解你的伴侣。」

几乎每个人都会性幻想

在金赛博士刚开始研究的那段时间,有关性幻想的普遍观点是弗洛伊德式的:幸福快乐的人不会有性幻想。

老天,这可真错了。

自 2014 年以来,金赛研究所的一位社会心理学家和研究员 Justin Lehmiller 一直在做一项有关性幻想的研究,这项研究堪称有史以来最全面的一个。在这项研究中,他将性幻想定义为人在清醒时会使其性唤起的心理影像(mental pictures)。他发现 97% 的受访者表示有这样的心理影像。

Lehmiller 博士说,世界各地的人的性幻想惊人地相似。男性与女性的性幻想内容也有很多重叠之处,而且男女都表示他们的性幻想内容会包含情绪情感成分。

新冠疫情期间,人类的性幻想变多了,Lehmiller 博士说,而且性幻想的原因往往不是为了取悦自己,而是为了缓解压力、放松身心、转移注意力或让自己感觉不那么孤独。许多人也会与他们的伴侣分享自己的性幻想。相比于不与伴侣分享性幻想的人,那些表示会分享的人的性生活多半会更好一点。

「性幻想是人类性活动中一个健康且具有适应性的部分,」Lehmiller 博士说,「而且对许多人而言,它们可能是满足自己更深层需求的救生之绳。」

目的地就是旅程本身

对于高潮,金赛研究者已经开展过大约 100 项研究。而他们发现男性在性行为中并不总是会高潮——这甚至与金赛博士本人的假设都相悖;而女性高潮却比之前人们认为的更多。当然高潮情况也会变化,尤其是随着我们年龄增长时。这很正常。

执行主管 Justin Garcia 博士说,在我们的性体验中,连接才是最重要的部分。

Justin Garcia 是金赛研究所的主管。照片来自:IU Studios

有其它研究发现女性的性愉悦会有不同的触发机制。Garcia 博士说:「所有的细碎细节都能起作用——环境、情绪、亲吻、抚摸、按摩。」男性和女性都会假装很享受。男性假装享受的原因通常是失去性欲会很尴尬,女性假装的原因通常是为了取悦伴侣。

尽管性高潮当然与满足性欲高度相关,但研究表明人们性交还可能有其它许多原因,Garcia 博士说,从希望自己体验愉悦到想要伴侣获得好的感受。一个总是普遍存在的原因是:「我希望表达我的爱。」

「我们性生活的美丽之处是它们是一段旅程,」Garcia 博士说,「我们应当享受沿途的风景,而不是执着于奔向最终的目的地。」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