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更木

先連結感受,再經歷自我對話中,將其投射串接。

直舒擎意╰⋃╯

Elderbrook - Talking
臺中都會公園,種子日晷,楊柏林先生設計,青銅為素材


「我很棒~♫我手感正發燙~♬
我是根棒子♪~我將要全壘打♫~啦~啦~啦」


夠了!你到底在吵什麼?現在幾點了知道嗎?
「怎麼了?我好好地躺著阿,只不過直挺挺的而已」


你這樣害我很尷尬,比我青春期還尷尬。
已經凌晨3點了,你從1點開始就這樣,我剛剛要去廁所,還喬了半天
現在是怎樣?
「沒怎樣啊?不如說,你睡著的時候一直都是這樣,不是?」
「倒不如說,想想問題在誰身上吧?」


什麼?我怎麼了?

「你現在幾歲」
28歲。

「人在哪裡?」
...外縣市工作,你現在問這些要幹嘛?

「噓,噓,安靜點,回答我的問題就好。」
...

「然後跟誰住?」
跟誰?我自己一個人而已,還有誰?

「聽聽,這就是問題!這‧就‧是‧問‧題!!」
「房間裡的另一個人呢?我的肉體治具呢?」

什麼!?
「別裝傻,你聽到了,而且,你懂我的意思」

......不知道,可能,還在路上吧?得打電話問問
「少來了!你連電話都沒有!」

...(掩面)哈斯,這吐槽可是個爆擊。
「現在你知道問題有多嚴重了嗎?而且,並不在我身上」

好,是,我承認,那然後呢?

「那然後呢!?你每天單調的去工廠上班,回家,吃晚餐,看文章,或讀幾頁的書本,在網路上跟朋友嘴砲,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

痾...我還有稍微去運動一下,和拿手機去拍拍公園的花朵啊。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你以為你睡著了是誰在扛這28歲青壯年身體的慾望和渴求?」

喔。好喔。

「說穿了你沒有考慮我的男處,我的感受,不是嗎?」

你說的很對,我確實沒考慮到你的感受,所以這次我願意聽聽看,可以嗎?

「這次?講的好像你哪次有聽過我的意見了。」
「既然你願意聽,那我就說說條件吧:豐滿,勻稱,手感好,然後眼神要交流,互動性佳」

...(小聲)說的比吹得還好聽...

「你可以在講一次,小心我讓你在以後需要的時候更尷尬」

好 好啦,抱歉,你說的是,但這不能這樣指定吧?我是說你的條件是很具體沒錯,但事情不是這樣講得啊,我,或說我們,總得互相認識,然後有了生活共識,講講對以後關係的想像等等,手上還得有點閒錢,之類的。

「那‧到‧底‧關‧老‧子‧屌‧事」
「十年前你就這樣想了,然後呢?選舉要到了政治人物空頭支票都開的滿缽滿盆的,然後你在這裡給我這麼務實!?」

Hold on!bro,你越線了,我們好像不是負責諷刺政治這塊的,那是別(ㄌㄠˇ)人(ㄋㄚˋ)專門的領域,OK?

「齁齁,你挺會說的啊 ~怎麼看你在異性前面閃爍的跟要壞掉的燈泡一樣。真有你的。」

對對,現在是你的時間,說什麼都可以,就讓你說,那你具體的行動策略是什麼,透露一下吧?

「有時間就約,疫情?不重要,先吃飯,讓她看看你的矬樣,反正,給聊的下次就會在出來,不要擔心那些有的沒有的,懂?」

懂。我不就做了嗎?只是約吃飯沒有成啊...

「(吸~呼)誰他媽教你只約一個,你把時間丟在馬士特上面,寫那些有點難懂又不好笑的文章,幹嘛?當自己是苦行僧嗎?文學家都沒你這麼愛紙上談兵了!」

喂!過分了喔!我受傷了,我要下線了

「...共用一個大腦你怎麼下線?你玻璃心可不可以先挖個地洞埋好,很難溝通耶。」
「現在,隨便,交友軟體很多,你下載幾個,然後,慢慢滑,不要又說我不尊重你,你滑到滿意的,OK的,聊起來你不尷尬的,在約,這樣,有問題嗎?有壓力嗎?」

我總感覺這很像在亂槍打鳥,跟我以前做保險業務的時候陌生開發很像。

「沒有用到的就不叫槍,約不成的就不叫鳥,你很喜歡作空操演習是吧?你以為自我滿足就可以搪塞了是吧?」

挖哈,你真的,拳拳到肉耶,我都快要搞不清楚到底誰才是負責思考的那個,誰才是作動的那個。

「想想看你精力旺盛,活力四射的時候,寫出來的文章被冷凍十年,連個毛線都不是的時候,任誰都會暴躁地直舒擎意,懂了嗎?我的心情你懂了嗎!?」

好吧~說到這裡,我也是知道的,正如你焦躁的那般熾熱,我也不是活像個木頭一樣。
說穿了,我要靈魂而你要肉體,而就我所知,當我們達成共識的時候,那就是時候了。

「嗯?挺會的,你的意思是?」

現在還不是時候,但快了。你知道,有的時候人就是會急了一拍。看看我們經歷的生活吧,哪一次不是早了一拍,就因為我的感受先爬上腦袋了。

「說的也是,挺有道理的,你的意思是...機會到了...或說情境到了,你就會行動了,嗎?」

是的,一直都是這樣吧?我不知怎麼回事,但,由我發起的,大多數別人都會跟不上,或,不知道已經開始了,比起有插或沒有插,你更重視長期擁有吧?就像吃飯那樣。

「嗯...挺有說服力的,確實,就跟吃飯一樣,不想餓死,也不要撐死。」

那,就是了。我想我們達成共識了,你覺得這值得慶祝一下嗎?

「等等,停下你的手,stop,我等等就讓子彈飛一會兒,不勞你費心。」
「只剩一點點問題,你這麼游刃有餘的態度,該不會是下一個十年的詐欺吧?有效的節電政策跟能源缺乏的大斷電是不同的,這你明白吧?」

對,是是,可以不要再說政治梗了嗎?我正在感性耶,你人設牽扯也太廣泛了吧!?


「反正,我就是你」
嗯,你就是我。謝啦,bro。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