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hine Yang
Sunshine Yang

大地上的栖居者 Instagram: @gesnimbar 播客/文字:@气泡水Sparkling 影像:@Full-of-Sunshine

从肢体开始,认识一个人

做梦:想用即兴共舞代替握手或者点头作为打招呼

“虽然我们都是第一次见,但是仿佛早就在哪里连接了一般,没有陌生的感觉。”

大理接触即兴的带领者阿筱,在昨天的舞酱结束后分享道。对这句话的共鸣,勾起了我的回忆。


6月份,我在大学选修了「现代舞创作的实践」课程。每周1次,持续6周,参加的学生大部分无舞蹈功底的工作坊的一开始,带领者Yuko老师就设置了很有意思的容器——到课程结束为止,我们都不要自我介绍,尤其不要透露自己的年龄,学年,出身和专业等;然后,第一堂课结束的时候,大家会根据对各自肢体运动舞蹈的初印象起一个“艺名”,接下来的课程中就用艺名互相称呼。

当时的我听到这儿开心的蹦起来,因为我真的太不稀罕自我介绍了!

“你好有意思啊,哪个县出身的呢?”

“额,我其实是留学生,来自中国的一个叫深圳的地方……”

“诶听不出来诶!你日语太好了吧。中国啊,真厉害啊(眼神游离)你哪个专业的呀?”

“建,建筑……”

“好厉害!!有什么喜欢的建筑师吗?”

……

以上框架为基础的尬聊,在东京的生活,尤其是大学中上演过无数次。

我不是不擅长说话,我只是我不想人们被我身上固有的标签带着跑(尤其是标签特别少数的时候),而忽略去了解我这个完整而真实的人。

我基本上不喜欢在建筑栋露面,也是因为,在同专业的同学和教授的心中,我只是被当作“从中国来的有点奇怪的留学生”。

回到现代舞创作工作坊中,第一节课结束后,大家给我起的艺名是“豹n(hyonn)”。“感觉你的肢体动作兼具爆发力和柔韧性!”大家纷纷赞同。

其它还有“樱花饼”“春卷”“乌冬”“向日葵”“Saffair”等艺名;一位男生采纳了我起的“海蛇”这个艺名,因为他很像在海边慵懒的躺着蠕动着身体的巨蛇。


课程上的我们

当大家最后晾出本名,专业和出身时,只有少数标签让人感到“就应该是这样”,而大多是意想不到的对应。“你居然是学古印度宗教的!”“你居然是山里长大的!”等等。

好像这些标签确实也无关紧要——因为通过6节课一起游戏,共舞,身体接触,我们已经感受到了互相的性格特征和基础模式;它们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真实连接。

以及,没人想到我是留学生这一点,让我感到惊讶又欣慰:或许这才是我感觉舒服的,“认识一个人”的过程吧。

在偏重语言和思维交流的东京生活中,有时候哪怕和一个人相处一年多,我也无法接近真正的ta。

语言文字习惯可以掩饰,可以后天训练;

但是,身体会保留和传达一切。


虽然,即兴起舞目前还无法代替握手或者点头作为打招呼的方式(虽然我很想),

但是,它提醒我在人际交往间,多去注意语言以外的肢体信息,

以及观察没有语言交流的空白间,一个人是如何与这个世界互动的。

感谢我们的身体!

Sunshine

2023年11月8日

(最后,非常推荐大家去体验大理接触即兴CLSL的阿筱带领的接触即兴,从一开始引领大家感受自己身体的部位,到一小步一小步与他人互动,课程的结构非常亲切与舒适!我曾经在巴厘岛有一次煎熬的舞酱体验,每一分钟都像一小时一样;但是在阿筱这里3个小时一下就过去了,也能感受到与同一个场域的伙伴们建立了很真实的连接。)

CC BY-NC-ND 4.0

💛☀️🌟☺️🌟☀️💛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