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9 articlesIn total 64950 words

金杯

所有的陆地

一 程海兵 四川佬说,小河北是在萍水河边的长椅底下被人发现的。要老子说,肯定是他刚认到的勒个婆娘干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心里一动。我问,那个女人你认识吗?四川佬把头埋进碗里,吸溜一大口面汤,一抹嘴说,不晓得,我要是认到,早就该堵到她屋头把钱要回来。

隐身术

所有的陆地

我的客户终于从大楼里出来。那是一位高个女孩,年纪没比老李那个正上高三的儿子大多少,穿着夏天才能见到的连衣裙。她在大厅的玻璃墙里给我打电话,我冲她挥手示意了一下。她一路小跑出来,看了眼手机说,今天比平时快多了。我从电瓶车后的箱子里取出一盒寿司交给她,她说,谢谢师傅。

见鬼

所有的陆地

我是一只鬼。不,我不是在等你问出“你是什么鬼”,然后好回答“穷鬼”来逗你一乐,不是那种。我是一只货真价实的鬼,或者叫亡魂,或者叫幽灵,你可以用任何你愿意的方式称呼我。这的确难以置信,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变成鬼时,反应跟你差不多。在殡仪馆里醒来时,我正好目睹自己的遗体被人送进电炉,思忖着我怎会做这样一个怪梦?

多等五到十分钟

所有的陆地

“难道不该我们多等等他们吗?” “但是,我们等他们这种措施,是在解决问题,还是在强化问题呢?” “固然不是一种彻底解决的方式,但不失为一种缓和矛盾的做法。” “乞题,这种做法真的在缓和矛盾了吗?如我上述所问,矛盾是从哪里来的呢?” “你想说自资本内在的逻辑而来?

一刻也不能分割

所有的陆地

这是他第一次来乌镇。虽然这里离自己待的城市并不远,整个旅程只需要坐上半小时的火车,在桐乡高铁站下车后,再坐上塞满旅客的景区专线公交,沿着尘土飞扬的环城公路花上个把小时穿过城市边缘的工业区,总共不用两个钟头——但他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在景区附近的小镇车站下车,他站在路边举目四望,南...

春秋亭外(1)

所有的陆地

一、朱泙漫 1. 下课铃响起时,朱泙漫刚讲完断层形成时代的判别方法,还没等他示意,学生们就准时起身,陆续走出教室。铃声结束,朱泙漫还是拍了拍手,权作下课的指令,整间阶梯教室早已空了大半,手上的粉笔灰纷纷抖落。最后,只有前排还坐着一个白衣服的女生,正在抄写没有记完的笔记。

你到底在做什么

所有的陆地

我一直觉得,作为一个外国人,敢在晚上七点半到九点之间的益乐新村门口跟人吵架,是一件特别让人佩服的事情。首先你得精通现代汉语中最精妙的各式俚语,对当下流行的网络段子如数家珍,还要从容应对各种口音不一,或高亮或低闷的方言字眼,更要有纳博科夫式的语言敏感和对结构的高度关注——因为经常...

夜跑

所有的陆地

看完晚间新闻,我关掉电视,坐在沙发上,给女儿的作业本签字,在完成情况一栏里写上一个“良好”。“良好”是一种与时俱进的传统,比上不足,但比下有余,同时,它也说明还有进步的空间与可能,让人充满乐观的希望。这跟我爸说的有点类似,枪打出头鸟。这一点,我年轻时还不怎么明白,过了三十五岁,参加单位里的中层竞聘,落选后开了窍。

和《乘风破浪的姐姐》没什么关系的7000字

所有的陆地

从粉丝亚文化到娱乐工业:一种视角 在支持“姐姐们”的声音中,有这样两套并行的观点:一是“姐姐们”通过破除传统女团综艺节目的青春化叙事,彰显出当代女性生活的多元价值观,这对社会当下围绕女性议题所构建起的话语体系有着积极意义上的刷新作用;二是“姐姐们”丰富了女团综艺节目的审美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