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陆地
所有的陆地

写点小说

多等五到十分钟

“难道不该我们多等等他们吗?”

“但是,我们等他们这种措施,是在解决问题,还是在强化问题呢?”

“固然不是一种彻底解决的方式,但不失为一种缓和矛盾的做法。”

“乞题,这种做法真的在缓和矛盾了吗?如我上述所问,矛盾是从哪里来的呢?”

“你想说自资本内在的逻辑而来?”

“不,我想说的是,自以资本内在逻辑为一切合理性的先决前提而来。”

“比如?”

“最简单的方式难道不是提薪扩招,减少劳动强度?”

“成本呀成本呀,多出来的成本谁来出呢?”

”成本难道不是谁获利谁负担吗?“

“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谁会愿意呢?”

“说反了,是因为一开始的不愿意,所以一步一步变成了现在不可能的局面——一早开始的时候就不应该对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做出承诺。”

“这是市场竞争导致的,在竞争中,难道不应该顺应市场需求?!”

“哦,正是因为是在市场竞争中,因此,为顺应竞争而采取的行动出现问题时,更应该由行动者来负责不是吗?如果不在市场框架内,而是在暴力至上的丛林中,行动者才不需要为行动负责,因为所有行动的指向都是单一的。”

“你这是歪理,既然在市场中,就应该使用市场的伦理和逻辑。假使成本上升导致不敌竞争对手,市场份额下降,公司利润减少,如此循环,不单所有人的收入面临下降,甚至会有公司破产员工失业的危险,难道这就是你愿意看到的吗?”

“乞题,既然是依市场的逻辑,那就要回到最开始的问题,需求从哪里来,价值又从哪里来,为顺应某一群人的需求而无限地倾轧另一群人的需求,是否真的合市场伦理?这或许对你来说太难理解。换句话说,'有需求就有市场‘和'有市场才有生意’之间并不是畅通无阻的,两者存在巨大的断裂,你们选择无视。诚然,需求中有商机,但是操弄需求是不是一门生意?“

”反对,需求是市场中反应出来的,没有市场何来需求?没有繁荣的商品交换,何来需求?没有成熟的货币体系,何来需求?譬如饥饿,只是一种本能,或许也可称为需求,但仅在个体的生理意义上而言。市场体制下,它可以成为粮食贸易的机会,可以成为餐饮业的机会,也可以成为方便面的机会。“

”同意,但到这里位置,只是需求,而不是操弄需求。同按饥饿,饱腹是需求,而风味不是,风味是馋的需求。你可以把风味卖给老饕食客,但绝不能卖给饥民。而把风味卖给饥民,还不是完整意义上的操弄需求,真正的操弄需求乃是:让饥民在别无二选的情况下,通过强化消费行动来自发地认识到:非风味不可。“

“反对,这里是对选择的误解,也是对人自由意志的歪曲。同按市场,在市场中,怎么可能是别无二选的。前述中,既称市场竞争的行动也需要行动者负责,此处所谓别无二选,那就说明这是一个封闭的市场,或者是尚未成熟的市场,人们既无法选择,更没有自由。所谓操弄需求,我且反问,难道饥民不能吃好,难道穷人只能终日为饱腹碌碌?”

“请在此等等。 美味食物与穷人生活如何联系?”

“最简单来说,美食让人心情愉悦。如果饮食只为饱腹,没有一丝其他的意义,生活也太枯燥了,即使无法顿顿享用美味佳肴,但你不能以’被操弄’之名,剥夺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乞题,为何美好生活需要以美食为符号?你的主张认同,才构成这种剥夺,而且是对可能性的剥夺。我的认否只是承认了主体性反抗。主体反抗主体,但人并不反对人,人只会自己反对自己。”

“反对。市场可被反对,历史可被反对,政府可被反对,既如此,一切秩序都是结构,一切合作也是结构,你马上会从结构滑入虚无。”

“怀疑是认识的问题,结构是语言的问题,两者差异堪比云泥。不辨事理而指认虚无的人,才是最虚无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