鸚鵡與倉鼠

寫些生活、隨筆、雜談,與你分享美好的時刻

【除妖行】九曲陰陽乖離陣、陰曹地府

相傳九曲之地有一乖離小鎮,入其鎮者不出之,其內妖怪橫行,充滿災禍。其後被無償軍降伏,而後此地便被改名為地府,在夜晚有冥兵帶領死者入地獄,凡人皆不可靠近。

說來奇怪,干錢年大旱,初江一代餓死了上百萬人,唯有一地不靠海也不靠江,該鎮卻像沒事般,裡頭的人皆吃得飽穿得暖。而後幾年該鎮附近又降了大雨,雨入山溝成江並流入大海,此鎮更加興旺。但該鎮卻在一夕間悄無聲息地消逝了,據傳惹怒神明,被一旁的山江給淹沒。百餘年後,發國亂四處戰爭,終被一太子平定,隨後是千年太平。

此太子本為一介平民,出生於一處山坳的小鎮,此鎮四面環山,入村時須走山壁小徑,會經過一處水濂洞,後有道士稱其臥龍,意旨四周天地正氣聚會於此,出生於該地之人日久必能成大器。小鎮裡確實也有會作法術的,且相傳千百年,已不知道來歷,但當地人雖知法卻很少出村降妖。

直到太子這代,太子名沈,字緘峽,暱稱摹摹。緘峽出生時為雙胞胎,兩人幾乎是同時出生的,但差異是緘峽出生時頭上腳下,身體白淨,其弟出生腳上頭下,身體染了大片的血,兩人擺在一起,像是陰陽。且兩人出生時剛好遇地震,臥龍村外山林鳥獸四起,響徹九霄雲外。

臥龍的村長見此狀便趕往緘峽家一探究竟,因代代相傳臥龍村有人生於地震者,非正必惡,如是正者庇護之,引入太平驅邪降妖,好其生來造福萬人;如是惡者必殺之,且不能有一絲猶豫,若入太平必造成千年禍害,人艱苦如地獄,不得有絲毫憐憫。

所以村長進到緘峽家裡是帶刀的,雖礙於出生,不能亮刀,所以藏在紅色的大禮盒裡,身邊還有親性與村中壯年人,皆提著大小禮盒,裏頭皆藏著刀。該傳說也並非村長知道,且數百年前就有發生過一次,當時地震雖不大,甚至沒有引起任何獸鳴,懷孕女子為芊芊,是一個外地人,來到此村就懷孕了。

按傳統是不得入村的,但看她可憐便將她安排在一個偏僻的空屋,當時雖有派人前往但只是一人,並沒將該傳說放於心上,怎知一進家中驚見產婆已死,芊芊便啃食她的血肉,並一邊替孩子餵奶,那人嚇得慌張逃命。當時為了制伏芊芊,死了村裡將近一半的人,其後這傳統也就訂了。那怕沒有地震,村長帶禮物給剛出生之人,裡頭肯定都是有刀的。

話說回緘峽家,其父女皆是臥龍村代代長大的農民,平時待人和善,受村裡人愛戴,所以村長帶人出發前還跟大家再三確定過能下得了手,甚至怕心生憐憫,口袋裡還藏有一條紅色的眼罩。一行人前往該地時是沒有發一語的,僅只有領頭的人敲鑼打鼓,嘴上說的是吉祥話,其實是告誡村人數數返家準備,如遇不測需立即支援。

「一響謝蒼天,四季如春,不受寒風苦,不受豔陽照。今臥龍生子嗣,必還願於蒼天;

二響謝大地,物產豐榮,不受無米飢,不受禍病擾。今臥龍生子嗣,必還願於大地;

三響謝父母與人民,知恩善報,不分裂彼此,不咒怨對方。今臥龍生子嗣,速速返回家,還願時候到了,祖先至今已享千年平安,臥龍村之民,必還願於天、地、人民。

不可逃、不可躲,要感到驕傲,因此事成了後,必再享千年福分。」

到了緘峽家的時候,已經喊過好幾次,當然緘峽的父母早就聽見了,父親坐於擺放祖先的牌位的房間中,一早就在祈禱,由於緘峽出生的順,期間母親並沒有發出聲,屋內一片寂靜,父親便顯得坐立難安。且因臥龍村有規矩,出生者孩子必先見其母,而後安定,待產婆出聲後其父與親戚才能陸續進屋,如遇這種狀況,就必須等村長到後才能見孩子。

當村長領人一起進緘峽家,與父相望,一方希望是好消息,一方不安的搖搖頭。不妙,他們各自心想。

因屋內出奇地安靜,靜到好似產婆與母親都出了什麼事情般,但剛出生的孩子總不可能一下就把人殺了,又不是什麼野獸。懷著不安的心裡,眾人的手都各自放在有刀的那禮盒上,隨時刀就要出鞘。

此時由緘峽的父親先開口唱道:「內人啊,是我,今日有喜,給我唱個歌吧。」

屋內沒有回應。

又輪到村長上前:「無乃臥龍之首,今日有喜,帶眾人前來祝賀,若聞我聲者,速速來應門。」

屋內依舊沒回應。

眾人見狀冷汗如雨下,村長示意讓父親前去開門,其餘人等皆待命。當其父靠近門時,門開了一個縫,昏暗中隱約露出產婆年邁的面容,差點沒讓眾人嚇尿,她若無其事地喊道:「今日有喜,吆喝什麼呢,一群大男人,像是傻孩子。」

原來產婆並不相信迷信,緘峽母親在孩子出生見到孩子後便馬上睡著了,且產婆已經連續好幾天幫忙接生,這次一下生兩,還累得忙不過來,外面就在嚷嚷,她覺得煩並沒理會,怎之這群人又吵得更大聲,只好開門來阻止。

眾人也顧不得產婆多說什麼,挨個地進入房間想確認母子平安,以便放下心中大石。初見緘峽時眾人都鬆了一口氣,因為他身體白淨,瞳孔有神,哭聲響亮,一看就不會是個妖怪,但看見緘峽之弟時眾人都沉默了,他身上的血雖被產婆洗過,但仍洗不掉,好似被皮膚給吸收似的,呈現一種特別的深紅色。剛才產婆沒出聲,主要也是想要將他身上的血清理乾淨,卻怎樣都沒辦法。但另一方面他又與緘峽互動良好,實在難分是否為妖怪。

眾人彼此互看也拿不定一個主義,本來村長想要先作法向祖先與上天確認旨意,再來決定是否要殺,避免誤判。但就在此時,在人群中突有一人拿短刀衝初,此人為芊芊殘害者的後代,對此傳言非常迷信,寧願錯殺亦不願放過。

當刀尖就要刺那名孩童時,現場的人已經來不急阻止,但巧合的是此人突然跪下,眼淚縱橫。其後才從那人口中得知,就在靠近那嬰孩時,忽然聽見有一聲音制止了他,並讓他看見過去被芊芊殺害之人,雖落入地獄都已得官職,這才讓他明白自己差點釀成的錯誤。

此為兩人初生的經過,緘峽兩人出生時為陰陽,兩者皆無法以人名稱呼,緘峽須改聖名,但必須等平定天下之後,所以暫以人名稱乎。聖名會被藏匿著避免天機洩露,如途中遇險,其存活無法平定天下者會改為法號,如死亡者則另有其稱,其典故為另外故事所記載。

緘峽弟則相反,本為陰無法以人名稱呼,亦不能稱聖或是法號,故其名改成閻,字無,暱稱無償。其原因是陰名或鬼名,其名字凡人皆不能稱呼,其名象徵地位,字為鬼之間的稱呼,其名為閻意旨最高的位階,字為無象徵沒有鬼能稱其字,意旨只有他能呼喚鬼,暱稱為常人所使用,無償象徵他一生必為天、地、人之奉獻,不能有私慾。

待兩人出生後,臥龍村之民皆等二人長大,並籌備出村與安定天下之事。其後發生的戰爭多分為兩類,一類於白天以緘峽為首,出兵鎮壓叛亂,另一類則是於夜晚出行,以無償為首,多半是安葬白天戰死之人不分敵我,另外還會治病、治土、水、災、法等皆由晚上進行。其行跡如其名無法以人紀載,統稱除妖行。此紀錄的特點是當天紀錄完當天燒掉,因為不是給人看得,不能見光,亦不能流傳,是給天審閱的紀錄。人們能見的只有亡者的名冊,避免遺漏,其餘整治疾病水土等,皆分散在其他典籍中。

說起無償之外貌,其因出生時身體被血覆蓋,其後膚色暗紅,據傳年輕時是一個美男子,但只有少數人得知其事。其雙瞳左綠又藍,瞳孔細小,能觀陰陽、九界、通萬事,目灰偏白。與其有關的另一典故是,無償之兵皆在晚上出沒,為方便行軍,服裝皆以白色為主,千里外都能見,旗幟白中帶紅,見者皆須退避。

相傳平定天下之事在即將結束前,眾人來到初江附近,此處有一片沼地,於江水退處去後裸露出來,怪事平傳。此地被稱為九曲,是一個連惡人都不會想走入之地。當時為了討論是否要整治該地花了許多時間,主因如果該地安定未來能成為平原生產大量作物,但如要處理該地可能會投入大量人力與風險,如有不測恐淪為平天下之敗因。最後因為該地無人佔領,便等平定天下後再回來整治。

這一等,反而在天下太平後就彷彿被人遺忘了。在眾人中僅只有無償叨唸著此地,天下平定後雖晚上不用在處理太多祭事,也都交由下面的人處理,無償多半都被軟禁在宮裡的一處寺廟裡,僅每月或每年的重要之日能於晚上出巡,美稱是指人鬼殊途不能經常接觸,但其實還是有多半的人懼怕無償貪對人間產生情感因而對緘峽做出不利的行為。另一方面則是最初的為天為地為人,使得無償並沒有辦法造自己的意思而行動。

當九曲再次被人們重視時,主因是一場奇怪的瘟疫,發病者有如中邪般口中念念有詞,幾日後皮膚會開始潰爛,最終痛苦而死。但這病因似乎沒有規律,有的人身上會出現,有的則不會。更弔詭的是如果在發病期間回到九曲,病情便能加以疏緩,此謠言一出後有許多人前往九曲便再也沒有回來。

未能解決該病,已經派了不少人前往各地皆無功而返,最後不得以才只好求助無償。但他就像早已經預料到此事般,說道:「晚了。」

當眾人以為他不願前往該處時,卻在數日後的一晚僅帶著極少數的人前往,離開前無償詳細交代了各種事宜,並說道:「九曲已成災,凡人不得入,禍於其身,必成惡鬼。」

即便到了九曲,他也沒讓身邊幾個忠心的鬼使跟隨,僅指周邊數地,讓他們在外施法部陣,九曲泛指地涵蓋大量荒山深谷,地形複雜,歷來少有人會進入。在九曲中心有一處盆地,今已成為沼澤,就連在野外的獸進入其中也難離開。

當無償接近九曲中心時,越來越多的枯骨遺骸出現,亦有許多貼滿符咒的大甕。沼澤四周充滿沼氣與霧氣,透過光呈現一種詭譎的氣氛。在當中原先的城鎮名為乖離,該鎮的房子多半被淤泥覆蓋,建築雖不豪華但屋數很多範圍廣,且家家戶戶都有擺放一個以上的甕。有些屍骸則已先被水沖散,待水退去後雜亂的堆疊在一起,有得就像是一條彎曲的大蛇,或是巨大的蜈蚣。

該鎮除了家家戶戶皆有甕外,小鎮中心也有一處祭祀用的平台,乃上好的石料製成,無償抵達該平台時,平台上並無泥沙,顯得幽亮,就像是還有人在此地養護著。

無償在該平台的一隅鋪了一塊紅布,在上面盤腿而坐,輕唸咒語,遁入乖離之陰陽,此為人鬼之交界,在人世徘徊的鬼都會在此駐留,如一地之陰陽聚集惡鬼,便會給人間帶來災禍。無償一入此地,鬼怪便從四方飛撲而來,但皆被無償的法器擊退。

在陰陽之地,無償坐之紅布能飛行,法器以染血的箭矢為主,能於空中飛行追殺鬼怪,數十支箭矢飛舞於空中,不論再多鬼怪瞬間就被殺盡,還有的都還未出現,箭矢飛梭入屋內、陰影處皆殺之。可在乖離中,鬼怪乃最下等的,鬼怪之上還有大妖,惡鬼與妖道等。若是只會一點法數的在這裡估計起不到任何作用,就算有所修行,面對如此多的數量也難以應付。

可無償並非凡人,面對如此多的惡鬼眉頭也沒皺一下,片刻間在此的餓鬼與妖道幾乎都要被殺盡。可就在突然間無償的身體劇烈搖晃,本來所見的陰陽之界變得黑暗,他感覺自己在往下墜落,同時間又有一妖道在黑暗中與他作法,此妖道彷彿能看透無償的內心,並會他所有的法術,更離奇的是他用的所有法術反而會傷害到自身。驚覺有異的他,從陰陽返回人間,這才注意到自己盡然頭下腳上身處在一個黑暗中,眼前有一個銅鏡,四周還有蛇蠍等毒物爬行的聲音。

原來這就是這個地方會有這麼多甕,鬼怪甚至還有許多惡鬼與妖道的主因。原來在干錢年那時有一個會邪術之人來到九曲,誘騙許多誤入此地之人喝下符水,使其產生幻覺,隨後將放有毒物的甕倒扣在該旅人的身上。甕的大小,與人坐的地墊等都是設計過的,其高度為人倒轉後頭能頂到甕底,盤腿的地方貼於上蓋,四周被毒物覆蓋,才能慢慢啃食人肉,在怨恨下養育成鬼。

此人驅使的鬼越多,自身能用的法術也就有了變化,由於因為養鬼,也吸引不少三教九流的人逐漸居於此地,最初還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村,但很快就發展成鎮,甚至有不少金主為了買甕而來。因為買甕做法後即便帶離九曲,只要不打開甕,短則數個月,長數年都能維持效果,不論是為給帶來好運,或給人下降頭都很方便。

待乖離繁盛後,其需求也不是為了養鬼,而是尋求更大的法力來源,並對外號召能驅鬼之人來到此地,如果能驅離該地之鬼便有豐厚獎金與酬勞,期間也不斷改良甕的設計。來到此的人通常都會被熱情款待,使其放下心防,數日後才開始做法,先前的食物都已經被投以能失魂心智的藥,這樣一來在施法時便難以恢復其神智,從而落入圈套。

如遇騙子無法力者,便當成一般鬼怪飼養,有法力者則因為施法中被套入甕中,面前又有一銅鏡,不論法力再強皆是與自己對抗,最終就會把自己鬥死其中,而變成妖道。就算在其間被發現異樣,也已經被封死在甕中,無法脫困。

判斷有無法力也十分簡單,入甕後靜置一日,如側耳應甕內還有施法聲音者,則唯有法力之人,如傳來哀嚎者則為無法力之人。其後便會埋入染血的陰土之中,僅留一個氣孔,每隔四十九日來檢查。通常不超過九個輪迴都會被當中的毒物吃盡而亡,每一個循環就像是一個人道行的深淺,至第九者法力最強,成為妖道亦能產生極大作用,但也相對難以操控。通常是四到五個輪迴者佳,再往上者稀缺昂貴,多半為國家所購買,用來埋在地底深處,能帶給該地極大的效益,但超過年限後這些土地會開始衰敗,充滿災或甚至導致國家滅亡。

如遇九輪迴不死,或毒物難以入侵身體者,便將甕至於山坳之中,留有一縫,待雨水滲入逐漸侵蝕金身,使其墮落。但該甕不能開,亦不能用,甚至後來為了鎮壓,還從地底挖出泉水引入山坳,使其被封印在水下。

但能遇到實有法力之人少,外界都有傳言入九曲乖離者只近不出,有多半都是被自己國家出賣者居多,比起看不見的百年安泰,與需要花時間供養道士或法師,不如貪圖數十年的繁榮,即便有些國家熟知此甕為生人所制,仍會執意作法。此外,乖離內派系也日以俱增,彼此關係惡劣,有時還互相鬥法,亦成了妖道的來源。

其中又有幾次因某派系裡出了一個法力高強的人,因而引來滅門的殺機,也由於死後怨恨之重,即便放入江中每年也會發大水,導致乖離的災禍逐漸增加,越來越難以控制。

一日於乖離的旁系中有人想了一個兩全其美的點子,對內他逐個拜訪希望大家能停止紛爭,並於一個指定的日子用來談和與慶祝,對外則為了那一日準備許多美酒與牲畜,以及不少能歌善舞之人來祝賀。設宴前幾日來的人少,彼此都怕有詐,但時間一長,能免費喝酒慶祝,也就各自都將注意力轉移到慶祝上。而最終設宴慶祝的目的,只是為了讓眾人不要離開乖離。待江水氾濫之日到來時,會湧入事先挖好的渠道,隨即淹沒乖離,這樣一來想出此案者便能坐收其利。

但此人卻沒料想到這樣做的後果,反而讓此地變成極陰之地,洪水湧入乖離的當下,許多牲畜與無關之人成了祭品,該鎮落入陰陽,也被後人紀錄為九曲陰陽乖離陣。該陣除了使當地帶來災禍外,也造成了天下之亂的起源。此陣法後來都被簡化過,投以大量的祭品為主,其因要具備類似地點、事件、氣候等條件嚴苛且難,但簡化者其範圍法力皆為劣質,更別說能在陰陽中置入城鎮。

隨後數百年,存活下來的後代一直在九曲外等江水退去,陣法破解之日的到來。

這次無償會被關入甕中,也是因為他們想舊記重施,所以在他進入九曲後一直暗中觀察等待時機。幸好無償的鬼使中有幾人察覺有異,即時將無償從甕裡救出,也隨即將這些殘餘誅殺。

但儘管九曲陰陽乖離陣已破,此地恢復為正常也仍需上百甚至千年,並要禁止他人來到該地,而在外流傳的怪病,最多不會變得嚴重,卻難以避免不會再發生。

其後也為了方便監督與管理,無償在周遭找了一處荒廢的小村定居下來,小村後有一天然洞穴,內有泉水,裡面也十分寬敞,並讓原先留下來的差使也搬往此地居住,並定期清理、埋葬九曲內的屍體,診治土壤與水源。

後來人們就不在將那兒稱為九曲,而改稱地府,一旁的洞穴稱之陰曹。其因是如不小心在夜晚誤入,都會有身穿特殊服裝的人在搬運屍體,清算該人的壽命與身份。若在此被發現者,便會被一起帶回,在一公堂上,寫有一閻字,坐上有一人,此人身體暗紅,在他左右側亦有差使。報上名與字以及出生,已死之人詳記在生死簿上;活者,另有多本史冊可查,通常翻閱的第一本是開陽,紀載主要的國名與村鎮,確認後才能細查。

若查到已死者,送入更深的陰曹當中與死者同處理,若是生者則是審視其行為,清白、無冤、無事者等均放之,犯惡者量其罪刑,隨差使帶入陰曹,見地獄之慘狀,使其心生警惕,而後再送回人世。

有另一傳言是在此被安葬者,屍體裝在一小船上於陰曹中順著水道來到一池邊,由一女子清洗三次,退去身上汙泥等,在送入下一關。此水道一路延伸到最深處,具體到哪不可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