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安納

瑜珈老師、譯者、Podcaster、極簡練習者。 用7個月實現環遊世界的夢想,突然發現人生好有趣,時間很珍貴。踏足四大洲、16個國家。 與伴侶說書人和狗狗雞蛋過著簡單生活。 臉書粉專《拉拉手。環遊世界》 https://www.facebook.com/jomaroundtheworld/ Podcast《拉子幸福生活》 https://sndn.link/Les

環遊世界旅行如何省錢?節儉大師價值觀崩毀

她要我別生氣,我就是不理她。 上了車還在吵,我就不讓她坐旁邊,叫她去後面坐。 「妳怎麼這個樣子啊!」她說:「好吧!妳就生氣吧。」

說書人非常節儉,在環遊世界旅程一開始到印度時,她會為了省錢,在只需站定就會冒汗、7 月澳熱的瑞詩凱詩(Rishikesh)步行 40 分鐘,只為了買一筒便宜了台幣 5 塊錢的水。兩個人揮汗如雨,穿梭人群,走過 Lakshman Jhula 吊橋,到另一頭車潮洶湧的加油站旁的便利商店買水,還是家庭號 5 公升的。在我爸媽那個年代的語言,這個叫做吃飽太閒吧?(我們當時的確頗閒。)


瑞詩凱詩在恆河上游,Lakshman Jhula 吊橋是當地連接兩岸最重要的一條橋 (只能步行或騎車)

隨著旅程遇到一些身心受苦、大大小小的鳥事,她開始體悟到錢能買的方便與快樂很值得,而且,愈想要省小錢,就愈容易花大條的,簡直是某種程度的莫非定律。

我們到祕魯時,她帶著我吃一餐約台幣 300-500 元的西式餐廳,只為了安撫我的低食慾與水土不服的胃,讓我非常感動。

去高級餐廳吃駱馬,當然這餐不只500台幣

祕魯的街頭食物是炸過熟的豬肉、很多的硬硬玉米(祕魯有上百種玉米品種,但沒有吃到台灣那種香甜的玉米),到最後,我們跑去吃在庫斯科開了很久的中菜餐廳、高級的日式烏龍麵店、麥當勞,完全沒有背包客的節操

在祕魯吃到瓊漿玉露哈密瓜

我們也曾去逛過祕魯超市,但青菜看起來失水很久黃黃乾乾,住的地方也不開放廚房,大部分時間仍是外食。有次去逛超市,竟然看到了看起來非常新鮮的哈密瓜。兩人都不敢相信,綠色瓜皮上的白色紋路非常激凸,以說書人的選瓜經驗來判斷覺得直覺很好。但是接下來我們要移動去世界第二深的大峽谷 Colca Canyon,等於是要背著一大顆瓜移動。而且,如果不好吃怎麼辦?(請見不要阻止我!自助去世界第二深的大峽谷

Chivay 兵器廣場旁的教堂

說書人說沒關係,於是我們就背著一大顆哈密瓜,喔不,是說書人背去最接近 Colca Canyon 的小鎮 Chivay。我們在小鎮訂了一間民宿,離中央廣場走路約 10 分鐘。民宿女主人不願意告訴我們如何自助去峽谷,一直希望我們可以跟團去,被我們拒絕了。得不到資訊的兩人只好回到黑黑暗暗的小房間,明天白天再打算。

我想起了背包裡面的哈密瓜。剖半,香氣撲鼻、果汁迸流,用湯匙挖的觸感已知全熟,香氣與甜味的飽和度逼近 100%,果肉細緻入口即化。

我們吃得心花怒放,一口接一口吃了半邊還停不下來,兩人討論認為這瓜也熟透了不能放,不如就吃掉吧?

總是忌口的我,也不管什麼瓜果性寒,吃得滿臉傻笑,深深地被一顆大自然孕育的果實撫慰了。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哈密瓜,就在一個南美的小鎮、寒冷昏黃燈光的民宿房間吃到了。

我對說書人說:「我們來到這麼遠的地方,就是為了吃這顆哈密瓜吧?」兩個人一起哈哈大笑。我感到我們如此貼近彼此的心,不論明天要去哪裡,不論能否看到安地斯神鷹。

說書人與撫慰人心的瓜

在古蹟咖啡店寫字

Chivay 小鎮寧靜純樸,街道雖是舖黃土,但很乾淨沒有細瑣垃圾。我們靠一己之力找到了到峽谷的當地人搭乘的小巴,回到鎮上剛好是下午。

我們旅行的規律大約是下午到當地的咖啡店喝一杯咖啡,不一定是歇腳,比較像是偏好。小鎮兵器廣場(南美每個城市與小鎮都有一個兵器廣場,是當地最重要的人潮集散地)旁的 Inkas 咖啡店是石頭砌成、木頭屋頂的屋子,帶著歲月的痕跡,簡單但感覺到店主的用心。

Inkas 咖啡店是石頭砌成、木頭屋頂的屋子

拱形窗旁的空間像是小洞穴,兩隻寫字的動物。

寫字

我當時在筆記本上寫:


11/24 (Tue) @Chivay Inkas Cafe

說書人與補習班說好了過完年後要回去接課,她很希望接下這堂「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她說回台也希望去跟王老師的課,也想上禮拜二的瑜珈課。

不知為何,對於回台有著不安全感,擔心與她分離,過年又是好幾天見不到她。我問她會不會想我,她笑我已經開始想念了。 她說:「我們要在一起一輩子啊。」 我回:「好吧。」看來沒有被說服。

早上要搭巴士時,我問她今晚住宿地點,她只回答已經擷取螢幕了。我再問:「是巴士站到 hostel 的地址嗎?」 她回說不知道巴士站在哪,她用 google 找,但沒看到。此時口氣已經不耐煩了。我不爽她為何不耐煩。她說我在質問她。

我怒:「因為我問妳,妳沒回答我的問題啊!」 兩個人都不爽起來,但我似乎比她更不爽。她要我別生氣,我就是不理她。 上了車還在吵,我就不讓她坐旁邊,叫她去後面坐。 「妳怎麼這個樣子啊!」她說:「好吧!妳就生氣吧。」 我戴起耳機聽蔣勳,過了十幾分鐘,她摸摸我的頭,我拉拉她的手,又和好了。



現在回看當時的日記,覺得真可愛。那個想要跟伴侶黏緊緊的小女孩(指的是精神年齡而非現實年齡)到哪裡去了?去年因疫情分離了半年,加上價值觀的差異,差點想要和說書人分道揚鑣。

或許我只是從依附說書人,轉為依附狗狗雞蛋,只是小女孩轉為照顧者,給出愛的同時也滋養了自己,原來我的內在有這麼多的力量。利人才是利己,我常覺得這句話矯情,但放在雞蛋和我身上,不覺得違和。


「拉拉手環遊世界」系列文章更新中:

追蹤 #拉拉手環遊世界 系列文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玄關整理觀念、方法與步驟|Before & After 對照

我是極簡主義者嗎?|極簡理想生活

歐洲最大的冰川──瓦特納冰川國家公園健行 (下)|夏日冰島背包客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