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璃
璃璃

不專業寫者 喜歡寫作 用寫作抒發想法、觀點與心情 文筆?? 本人三觀不正,產出的文章純屬虛構 BE創作者(HE也喜歡,但很難產出😕) 人生座右銘:珍奶微糖微冰加一片巧克力麵包🍞與一串糯米糰子🍡是最好的下午茶(才怪,會肥死 立志喝遍全國各家飲料店的珍珠奶茶 出沒範圍:方格子 璃璃 https://vocus.cc/user/@glassesfrog_happy

短篇-霸凌(?

霸凌者與被霸凌皆是受害者

 我把手搭在把手上,輕輕轉開。

 教室裡沒有人。

 走進教室,穿過空間,來到最後頭的一隅。

 那裡,堆著一組課桌椅。

 桌腳被折斷,桌面被塗鴉,被寫下惡毒的詛咒和謾罵,木製的椅子被潑上大量的紅漆,種種跡象透著濃烈的惡意。

 我走上前,靜默地看著。

 它們彷彿在哀嚎,在埋怨,為何遇到了這種遭遇。

 對此,我感到萬分抱歉,因為它們的主人無法保護它們,只能待在原地。

 「叮咚」萬惡的手機鈴聲自我的手中傳來。

 我把手機舉到眼前,看著跳出來的訊息。

 啊,又一個希望我出事的言論出現了。

 看著接連不斷跳出的訊息,我把手機用力的從教室窗戶往外一扔。

 手機的墜落聲我是聽不到,我只聽到,那躲在的暗處竊竊私語,還有飽含敵意的訊息聲。

 這種情況,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人總是害怕異類。

 我在他們眼中,就是個異類吧?

 奪走所有人的目光,讚賞,關愛,毫不掩飾的展露自身光芒,成了他人眼中可恨的對象。

 人們清除了和自己不一樣的存在,藉以爭取生存的權利。

 好像以前,我似乎也經歷過這樣的情形?

 遭人謾罵,排擠,污衊。

 只不過那時後的我,並沒有意識到。

 沒有受到實質上的傷痛,就不會體會到何謂的心痛。

 現在要說心痛嗎?倒不如說麻痺吧?

 這沒有什麼,我這麼告訴著自己。

 或許當年,我也是這樣的自我安慰。

 一切的痛苦和經歷,不過是一場夢而已。

 雖然,這場夢,似乎永遠也醒不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