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監察
全球化監察

反對富豪瓜分世界.全球資源人民共享。People Before Profit!

【德國來鴻5】——德國新冠疫情下加劇的家庭暴力

匯編:英格伯格·威克 (Ingeborg Wick) 與「勞工世界論壇」

來源:節選自塔蒂娜·塔梅魯斯 (Tatjana Thamerus) 2020年11月25日發表在BR24.de上的《新冠疫情下加劇的家庭暴力》


在德國,四分之一的婦女曾遭遇過家暴,而新冠疫情讓受害者的處境更加艱難。由於外出和接觸的限制,家暴受害者會一直生活在對暴力的恐懼之中。外出限制也使遭受家庭暴力的婦女更加任由其伴侶擺佈——政府的防疫舉措使得婦女私下尋求幫助的機會減少。此外,經濟問題、在家上課和居家隔離也對家暴的增加推波助瀾。

2020 年 4 月 29 日,德國家庭事務、年長公民、婦女和青年部部長 Franziska Giffey 在德國柏林的一家超市拿著一張反對家庭暴力運動的海報講話。圖片來源:Michael Sohn/Reuters

疫情封鎖期間,家暴頻繁升級


紐倫堡婦女諮詢中心的薩賓·勃姆 (Sabine Böhm) 說:「正是在春天第一次全國封鎖期間,家暴現象愈加嚴重。」然而,在第一時間尋求幫助的女性數量並未增加。「在封鎖的情況下,她們首先要設法緩和局勢,確保其伴侶不會拿孩子出氣,可以說是處於長時間的惶恐狀態。」只有當情況恢復正常後,才會有更多的婦女去尋求幫助。


紐倫堡婦女諮詢中心表示:家暴案件上升20%


紐倫堡婦女諮詢中心的夏季求助數量比去年上升約20%。勃姆表示,政府的防疫封鎖措施對曾發生過家暴的家庭可以說是雪上加霜。因為經驗表明,一旦施暴者感到有壓力——比如因為擔心收入或短時工作制,暴力就會加劇。


勃姆女士說:「疫情下,施暴者會表現為控制欲增強,感覺他必須通過對妻子或孩子行使暴力來重新建立自己的權威。」


收入問題所導致的家暴增多


慕尼克工業大學與萊布尼茨經濟研究所共同開展的一項研究也得出了類似結論。研究人員在4月和5月第一次封鎖期間對3800名18至65歲的女性做了線上調查,以瞭解她們是否遭受了家庭暴力。調查顯示:如果家庭出現經濟問題或者必須居家隔離,家暴事件發生的頻率就會明顯增加。


發展經濟學家卡拉·亞伯特 (Cara Ebert) 說:「例如,有7.5%的居家隔離受訪者與伴侶發生了肢體衝突,而沒有居家隔離的受訪者只有2%發生過肢體衝突。」研究還發現,受訪者對財務狀況的擔憂與糟糕的心理健康狀況也會發揮類似的作用。孩子也是一個影響因素——很可能是因為照看需求的增加。


需要更多婦女庇護所


家暴事件往往更多發生在那些受新冠疫情影響特別大的家庭中。巴伐利亞州刑偵局的官方資料並未顯示家暴案件數量明顯上升,但有可能會出現時間上的延滯。

自新冠疫情開始以來,到慕尼克婦女援助中心求助的人數也並未增加,但所有求助的婦女卻都受到了嚴重的威脅。因此,該中心主任莉蒂亞·迪特裡希 (Lydia Dittrich) 要求:通過海報宣傳——比如在藥店,開展更多的教育工作。她還說:「應大量增設婦女庇護所,以便家暴受害者在急需的時候能立刻得到幫助。」


原文連結:https://www.br.de/nachrichten/bayern/haeusliche-gewalt-verschaerfte-situation-wegen-corona-krise,SHGxpaM


呼籲:疫情期間反家暴事關你我他!


一些反暴力機構在2020年4月發出了「疫情期間反家暴事關你我他!」的呼籲,提醒人們注意遭受家暴的婦女和兒童。他們要求政府機構在疫情期間確保婦女和兒童免遭家庭暴力和性暴力。他們呼籲民眾「鄰里團結互助」,特別是在發生家暴和性暴力的情況下。


「暴力並不是私事。重要的是,不要視而不見,而要表現出文明的勇氣,向受害者提供幫助,並告知自己所能提供的幫助。」


……2020年秋季,德國聯邦家庭事務、老年人、婦女和青年部 (BMFSFJ) 在《共同反對暴力侵害婦女方案》的指導下,對遭受家暴的婦女及其子女的狀況作出了回應,通過了「可持續式技術賦權予專業諮詢中心、婦女庇護中心説明系統2.0」專案。


來源:節選自《疫情期間的家暴》

原文連結:www.lpb-bw.de/gesellschaft-und-coronac62980


下文是對新冠危機下女性處境惡化狀況的進一步研究:

擺脫危機的漫長道路


近幾周以來,柏林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的「疫情期間日常生活研究」、「社會經濟小組」和「曼海姆新冠研究」這三個機構,分別關注和收集了有關當下疫情的資訊和資料……這些研究資料表明,現在母親和父親之間的角色分配模式與我們父母和祖父母那幾代人是一致的,雖然我們曾堅持認為這是不可能的。

……

究竟發生了什麼?在孩子出生以後,母親們重返職場,但數十年只能兼職工作,她們正在退出勞動力市場。超過20%以上的母親縮短了工作時間,工作時間總體也比男性短。同時,母親們花了更多時間照顧孩子、做家務或照顧家庭成員。這些最初並不值得警惕。疫情封鎖期間,幼稚園、學校、體育俱樂部迅速關閉,孩子們不能碰頭聚會,社會基礎設施癱瘓。可是孩子們天生需要關注和鼓勵,因此母親在家庭上的投入似乎不可避免。然而值得警惕的是,退出勞動力市場、照顧孩子和做飯的主要是母親。父親們很少有所讓步或從工作中抽身照顧家庭,即使在家工作或短時工作時也是如此。來自學術界的例子顯示了這種不平等的後果:自新冠疫情開始,雖然研究人員向主要期刊提交的研究報告明顯增多,但來自女性研究人員的報告卻並未增加;因此,她們相對落後了,因為出版物是在學術界取得成功的強勢貨幣。


我們正經歷著糟糕傳統的回歸。男女之間的分工變得像以前一樣,舊時代又回來了。


來源:節選自柏林社會科學研究中心朱塔·阿曼丁格 (Jutta Allmendinger) 博士2020年5月13日發表的《擺脫危機的漫長道路》

原文連結:www.wzb.eu/de/forschung/corona-und-die-folgen/corona-studie-zeigt-die-realitaet-unter-dem-Brennglas)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德國來鴻1】新冠病毒下的外判工人待遇:肉類加工業和通尼斯公司——情況介紹和分析

【德國來鴻2】 新冠危機下的「體系攸關性工作」 ——對於員工是福是禍?

【德國來鴻3】短時工作制和短時工作金——情況介紹和分析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