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監察

反對富豪瓜分世界.全球資源人民共享。People Before Profit!

熱浪表明氣候變化也是工人權益問題

極端高溫下,在室外工作的工人處於氣候危機的前線。


來源:In These Times

作者:Mindy Isser

原文發表日期:2021年7月1日

翻譯:全球化監察

2021年6月14日,為應對提早來臨的熱浪季節,一名洛杉磯的建築工人肩上揹起了24支瓶裝水。 圖片来源:弗雷德里克·J·布朗/ AFP via Getty Images

6月底,美國的氣溫急速上升,太平洋西北地區出現歷史性熱浪,其他地方則出現了過熱提醒、觀察和警告。這種熱不僅使人不適,並且是致命的——高溫使道路彎曲、橋樑融化;在死亡谷、加州和卑詩省,溫度攀升到華氏120度以上。

雖然這個國家的1億名電腦技術人員很有可能在室內安全工作,但其他緊急和必要的勞動必須繼續在戶外進行,無論天氣如何惡劣。整個工人階級都受到(或將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但農場工人、送信工人、建築工人、清潔工人和其他戶外工人無法逃到冷氣房,所以是他們正處於環境危機的前線。這澄清了應對氣候變化的鬥爭不只是環保主義者的事——氣溫上升也是一個工作場所的安全問題。與此相關,氣候積極分子越來越意識到,工人的權利和氣候的未來是密不可分的。繼續將這兩個現存的問題連結起來,是我們盡力實現一個宜居世界的最好機會,而一個宜居世界也代表我們都可以安全並有尊嚴地工作。


1992年至2017年期間,美國至少有815名工人死亡,超過7萬名工人因熱應激反應而受傷。因極端高溫而受傷或死亡的工人真實人數很可能遠遠高於職業安全衛生檢查署(OSHA)得到報告的數字。許多在外面工作的工人——特別是從事農業和建築的工人——沒有證件,或在某些方面很脆弱和不穩定,可能不知道要向OSHA報告疾病。當然,他們的僱主也有可能將與熱有關的死亡錯誤歸類。隨著氣溫逐年上升,我們可以猜測,因熱應激反應而受傷和死亡的數字也將上升。


6月29日,農場工人聯合會(UFW)抨擊了與熱浪有關的疾病和死亡的報告,認為這些情况「完全可以預防」,并呼籲華盛頓州州長傑伊·英斯利(Jay Inslee)和俄勒岡州州長凱特·布朗(Kate Brown)通過發佈緊急高溫標準保護農場工人。(自熱浪開始以來,華盛頓州和俄勒岡州至少有63人死亡。)即使在完美的天氣下,農場工人也要從事對體力有所要求的工作,但所得工資很低,而且沒有福利。根據美國疾病控制中心2008年的資料,農場工人死於高溫的比例已經是其他文職工人的20倍。現在,太平洋西北地方的溫度已經攀升到遠超過華氏100度。6月26日,俄勒岡州的一名農場工人更被高溫殺死。UFW正確地指出,對工人的高溫保護是「生死攸關的問題」。


雖然農場工人可能是最容易受到氣候變化影響的群體之一,但他們並不是在不斷變化的環境中為安全而組織起來的唯一工人。2011年,美國電訊工人工會(CWA)的一名成員在華氏100度高溫下為客戶安裝電話設備後死亡,於是工會開始就熱應激工作場所標準進行談判。一個代表太平洋西北地方政治、非牟利和競選工作人員的油漆工和聯合行業國際工會,也在最近的集體談判協定中為保護拉票員的高溫和煙霧安全而鬥爭。該協議在2021年1月簽署——這之前的多個夏天都因野火頻發而煙霧繚繞。


那些主要在室內工作的人也開始為了這些問題組織起來。紐約市的圖書館工作人員在他們2015年至2020年的合約談判中增加了一個題為「圖書館在極端溫度下運作」的條款,要求僱主在建築物每一層都安裝溫度和濕度顯示器,並為在超過華氏85度和44%濕度的天氣中繼續工作的員工提供補償時間。


隨著建築物的老化,沒有聯邦投資將其改造,加上夏天越來越熱,電網將面臨更大的壓力,有可能導致停電。我們可以預計,即使是電腦技術人員也會被要求在沒有冷氣和危險的環境下工作。由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經營的亞馬遜,就曾強迫華盛頓的倉庫工人在接近華氏90度的高溫下工作,因為該公司沒有應對當前熱浪的設施。(這不是亞馬遜第一次讓他們的工人在高溫下受苦——許多工人已因與高溫有關的原因而倒下。)


眾議院和參議院的民主黨黨員已經提出立法,要求OSHA制定和執行標準,以保護極端氣溫下工作的工人。(目前OSHA沒有在高溫環境下工作的具體標準。)這項立法名為《亞松森·瓦爾的維亞熱病和死亡預防法》,是以一位2004年在華氏105度高溫下連續採摘葡萄10小時後死亡的53歲農場工人而命名。該法案將要求OSHA制定一些措施,如工人可以去涼爽的地方帶薪休息、獲得水、有高溫下工作時間限制,以及制定對高溫引起的疾病的急救方法。該法還將要求僱主為僱員提供培訓,讓其了解如何識別在極端高溫下工作的潛在風險因素,以及在出現症狀時如何應對。


雖然這項立法是重要和及時的,但這個國家的大多數工人缺乏在工作場所為自己安全地辯護的真正能力。由於我們落後的勞動法,全國的工會覆蓋率徘徊在11%左右——儘管工會的支持率明顯佔多數。如果工人想為他們自己的健康和安全負責,我們必須通過保護組織權(PRO)法案,這將允許工人有能力組織工會,而不必擔心遭報復。(披露:本文作者參與了推動通過PRO法案的組織工作。)有工會的工作場所比非工會的工作場所更安全。前者因違反健康和安全規定而面臨檢查的可能性高出30%,因為工會成員更有可能知道他們的權利,並有能力為自己爭取。(有工會的工作場所也更有可能擁有健康和安全委員會,其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確保工作場所的安全。)當然,工會甚至是我們有OSHA的原因——這要歸功於受人愛戴和深切懷念的工人領袖托尼·馬佐基(Tony Mazzocchi)的領導。


長期以來,環保主義者不是被視為反對工人,便是被視为對工人的困境漠不關心。但他們已經開始意識到,沒有強大的工人階級運動,就沒有對抗氣候變化的真正希望。由於拜登的基礎設施立法令人深感失望,我們需要組織起數以百萬計的人來推動一個更積極的計畫以應對氣候變化。這就是為什麼美國民主社會主義黨的綠色新政運動委員會全力以赴推動《PRO法案》通過。工會不只是保護會員在工作場所的健康和安全,还有能力將普通人變成政治參與者,賦予其技能和工具來爭取工作上和工作外有尊嚴的生活。隨著工人們在工作和家庭中感受到氣候變化日益嚴重的影響,他們將需要為健康和安全防護與他們的僱主抗爭,還需要與那些允許氣溫急劇上升的政治家和化石燃料公司首腦抗爭。


--

關注 #全球化監察 發布的內容

🔎 網頁 www.globalmon.org.hk/

💡 香港獨立媒體 bit.ly/357BJjG

🗂️ Facebook bit.ly/3dVlfQN

🐦 Twitter bit.ly/3aIz8Qm

📱 WeChat ID: globalmon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