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監察

反對富豪瓜分世界.全球資源人民共享。People Before Profit!

塑膠回收的迷思——石油行業怎樣誤導了我們?(下)

來源:美國國家公共電臺(NPR)

作者:蘿拉·沙利文(Laura Sullivan)

日期:2020年9月11日

編譯:全球化監察

編導:塑膠污染是當今全球最棘手的環境問題。 雖然很多社區和政府都在做回收,但為何回收那麼困難和不可持續?我們上集討論了塑膠回收的成本問題,這集我們為你揭開石油行業如何操縱了我們的認知。


塑膠行業的廣告策略開始產生了效果:塑膠可以回收利用的資訊漸漸深入人心。


「我只能說,一段時間後氣氛發生了變化,」 美國塑膠工業協會(Plastics Industry Association)前主席拉裡·湯瑪斯(Larry Thomas)如是說。「我不知道這是因為人們認為回收利用已經解決了問題,還是因為他們太喜歡塑膠製品,以至於願意忽視不斷疊加的環境問題。」


在該行業推行這些公關戰略以度過危機的同時,其高層還悄悄推出了一項更大的計畫。


20世紀90年代初,在聖地牙哥附近的一處小型回收設施裡,科伊·史密斯(Coy Smith)最早看出了這個行業的新舉措。


當時,史密斯經營著一家回收企業。他的客戶看到廣告想回收塑膠。於是,史密斯允許人們在他的回收垃圾桶中放兩種塑膠製品:汽水瓶和牛奶瓶。他說,回收這兩樣東西會造成虧蝕的,但常規業務中的鋁、紙和鋼抵消了成本。


之後有一天,幾乎在一夜之間,他的客戶開始把各種塑膠放進回收垃圾桶中。


「回收標籤開始出現在容器上,」他解釋道。

塑膠回收標籤。圖片來源:每日頭條

史密斯走到塑膠堆旁翻看容器。所有容器上都印著三個箭頭組成的三角型——代表可回收的國際通用標籤,三角中間還有一個數字。他馬上就知道發生了甚麼。


「突然間,消費者開始翻看汽水瓶和優酪乳盒上的標籤,然後說:『哦,好吧,它們都有這個標籤,我想它們都可以扔進回收桶。』」

位於俄勒岡州的一家回收設施,外面堆放的是不可回收的廢舊塑膠。圖片來源:Laura Sullivan/NPR

回收桶裡裝滿了賣不出去的垃圾。他打電話給全國各地回收設施的同行,發現他們都面臨同樣的問題。


當時的業內檔案顯示,從1989年開始,石油和塑膠行業的管理層開始悄悄向近40個州的政府遊說,要求給所有塑膠印上這個回收標籤——儘管塑膠回收不可能有經濟效益。一些環保主義者也支援這個標籤,認為有助於分揀不同種類的塑膠。


史密斯說,這讓所有塑膠看起來都可以回收。


他說:「消費者被這些資訊弄得混淆了,這也完全破壞了我們的信譽。我們很了解社區塑膠回收,但真相與華盛頓遊說團體發出的資訊不符。」


其實華盛頓的遊說團體也知道史密斯說的社區真相。一份1993年寫給塑膠行業協會高層的報告就提到了這些問題。


該報告直言不諱地寫道:「這個標籤被濫用了。但它成為了公司的「綠色」銷售工具。」


該報告還提到,這個標籤造就了關於可以回收多少塑膠的「不切實際的期望」。


史密斯和他的同行們發起了一場全國性抗議。他們成立了工作組,與塑膠行業進行了多年鬥爭,要求刪除或改變這個標籤。但他們輸了。


「我們沒有人力和他們鬥爭下去,」史密斯說。「雖然我們很努力了,但也無法和這個龐大行業一直鬥下去,你不知道對方為了保持良好形象能夠和打算做出什麼事情來。」


「這純粹是在操縱消費者,」他說。


作為回應,塑膠行業高層告訴NPR,這個標籤只是為了説明回收設施更好地分類塑膠,並非為了讓人混淆。


毫無疑問,塑膠對國家的成功至關重要。它既便宜又耐用,是一個化學奇蹟。


它還可以產生巨大的利潤。石油行業每年製造塑膠的收入超過4000億美元。該行業告訴股東,隨著汽車和卡車對石油的需求下降,未來的利潤將越來越多地來自塑膠。


德克薩斯州斯維尼市(Sweeny)郊外拔地而起的一座嶄新化工廠就是這種未來的跡象。它如此之新,以至於看起來閃閃發光,內部的混凝土表面還沒有沾上任何污漬。

雪佛龍菲力浦斯化工公司(Chevron Phillips Chemical)耗資60億美元的新塑膠製造廠在德克薩斯州斯維尼的地平線上拔地而起。公司高層說,隨著塑膠需求不斷增加,他們看到了產品的光明前景。 圖片來源:Laura Sullivan/NPR

這家雪佛龍菲力浦斯化工公司投資60億美元的工廠是用來製造新型塑膠的。


「我們看到我們的產品有非常光明的未來,」在工廠旁的新倉庫內,雪佛龍菲力浦斯公司可持續發展副總裁吉姆·貝克爾(Jim Becker)這樣說道。


他說:「世界需要這些產品,而且會持續需要。我們對未來的增長非常樂觀。」


不過,隨著產量增長,塑膠垃圾也將越來越多。但貝克爾說,雪佛龍菲力浦斯公司有應對計畫——到2040年,它將100%回收所製造的塑膠。


貝克爾看起來很認真。他說和妻子度假時看到的塑膠垃圾讓他大受打擊。問及雪佛龍菲力浦斯公司將如何100%回收其製造的塑膠時,他毫不猶豫地說道:「回收必須變得更有效率、更經濟。在收集和分類方面我們必須做得更好。我們將付出巨大的努力。」


修復回收也是業界給出的資訊。該行業發言人史蒂夫·羅素(Steve Russell)說:「修復回收是當務之急,我們必須做好。我理解人們對回收抱有懷疑和憤世嫉俗的情緒。這種情緒會繼續存在。這是歷史遺留問題。」


拉裡·湯瑪斯、盧·弗裡曼和羅恩·利塞默這些前業內管理層,讓公眾相信了不實資訊——「大多數塑膠可以且會被回收」,幫助塑膠行業走出了第一次塑膠危機。


但羅素說,這次有所不同。


「過去塑膠沒有被回收是因為回收系統不達標,」他說。「那時,我們沒有投資分揀塑膠的技術,市場也沒有顯示有公司願意購買這些技術,但現在這兩個要素都已存在。」


但今天的塑膠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難分揀:種類更多、用石油製造新塑膠比製造再生塑膠更便宜、而且塑膠數量比30年前呈指數增加。


在這30年裡,隨著公眾消費塑膠的數量越來越多,石油和塑膠公司賺取了數十億美元的利潤。


羅素對此並不否認。


「在這段時間裡,我們的成員投資和開發了使我們取得今天成就的技術,」他說。「我們將能夠用城市固體廢棄物中的塑膠製造出新塑膠。」


最近,由全國最大的石油和塑膠公司資助的行業公關組織發起了迄今為止最昂貴的宣傳活動,以促進塑膠垃圾的回收和清理。他們甚至還做了新廣告。

美國馬里蘭州一家塑膠製造廠生產的新塑膠瓶。預計到2050年,塑膠產量將是現在的三倍。 圖片來源:Laura Sullivan/NPR

廣告旁白在高昂的音樂中響起:「我們擁有可以改變世界的能力。」畫面是人們撿起塑膠垃圾,以及瓶子在回收中心分類。


前業界高層弗裡曼最近看了這則廣告。廣告結束時他說:「似曾相識的感覺又來了,這與90年代的思維方式如出一轍。我不認為這種廣告有任何幫助。」


湯瑪斯也持相似觀點:「我不認為有任何變化,這聽起來與之前完全一樣。」


湯瑪斯說,現在他沿著海灘騎車時會花很多時間思考海洋的問題,以及20或50年後海洋會怎麼樣——雖然他並不能再活那麼久。


當他回想起那些年與石油和塑膠公司管理層在會議室裡度過的日子,他覺得現在發生的事情背後有甚麼是顯而易見的。


他說,其實塑膠行業並不希望看到回收可行,因為如果其利潤來自於賣出盡可能多的石油產品,那麼塑膠回收業無疑是其競爭對手。


「他們沒有興趣把錢或精力投到回收上,因為他們想賣原材料,」湯瑪斯說。「沒有人在生產原生產品的同時還希望出現替代品。生產更多的原材料才是他們的生意!」


事實也確實如此。分析師現在預計,到2050年塑膠產量將是現在的三倍。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塑膠回收的迷思——石油行業怎樣誤導了我們?(上)

全球塑膠垃圾回收產業背後的犯罪行為

全球石油巨頭計畫讓非洲成為下一個塑膠垃圾場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