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螺絲釘
小小螺絲釘

社會就像臺機器,人民是機械的零件,而我是...其中之一 大家好,我就是小小螺絲釘。最近離開了高三,準備往下個地點邁進,近期在嘗試多個不同的新文章風格,仍在打磨寫作技巧,如果對文章有任何想法,歡迎發問、聊天! 喜歡寫故事和一些雜文(ps:我不姓羅😎) 現正連載末日類小說《掠食者》(不定時更新)

原創小說:《掠食者》

第六章--好居所(?)

在開始閱讀之前,我做了個決定,那就是--我把一章的篇幅縮減了,自從看了彈琴貓的小說之後,覺得他的字數剛好,不會產生疲累感,閱讀體驗會更好,所以做了這個打算。希望大家喜歡!

祝大家新的一年有更好的開始!

----------------------------------------------------------------

「好~那我們兵分兩路吧!」忠向大家提議道。


「那我要跟...」


「妳跟允武哥一組,我和龍弟一組,一人檢查,條子哥和媽媽在門口等待我們消息,如何?」


忠不等蔚然說完,自顧自地講出自己的想法。


「喂!誰准你自作主張?而且我才不要和這家伙一組!」蔚然憤怒地說。


「搞清楚狀況好嗎?允武哥是我們三個裡最強的,妳是我們那該死的人質,所以讓最強者來保護妳,不好嗎?」忠質問道。


蔚然再次被問得無法應答,只好將頭再次別向一旁,露出不悅的神色。


兩組人馬在短暫交談後便正式分離了。



允武將雙手放至後腦杓,隨意打量著周圍的一切。偌大的教室、優美的中庭,皆讓他不自覺地想起自己的學生時代。


他不知不覺地走入了一間專放體育器材的房間,看著架上的各類訓練物品,他陷入了沉思。


「喂!你是要走去哪?」蔚然的叫喊突然打斷了允武的思考。


「只是想起了一些無趣的回憶而已!」允武沉著臉,用著略顯沮喪的口氣說道。


「你也有學生時期的回憶?感覺都是那種霸凌別人的回憶...」蔚然歪著腦袋說。


「哇靠!妳真的以為我是那種只知道揍人的廢物?小花朵,看待一件事物絕不能只憑你所看到的做出評斷!他媽的!」


允武激動的口語震懾住了蔚然。在她眼中,眼前的這個男人始終只能以粗鄙形容,但這次對話的內容使蔚然有些相信,這個男人不是個普通的混混。



兩人就這麼找著,期間在實驗室中取得了酒精、生理食鹽水等醫護用品,甚至還在福利部找到更多食物,可謂收穫滿滿。


但有件事仍舊詭異--校園內居然沒有半個掠食者的身影,頂多只有幾具被擊殺的遺體罷了。


當他們倆搜索到最後一層樓時,蔚然說話了。


「喂!我要去廁所。」


「隨便啦!」允武站在廁所旁邊說。


「滾遠一點!不要在廁所門口,我很不自在。」


「好啦!上個廁所,嘰嘰喳喳的!」允武不耐煩地說。


允武走到了較遠處的走廊上,靠著牆壁,靜靜地等著,十分鐘過去了,蔚然仍不見人影。


「靠,上個廁所那麼久,是在搞什麼!」允武向著廁所大吼著。


照理來說,蔚然應該會回嗆允武,但這次,沒有任何回應的聲音。


允武徹底憤怒,直闖女廁,並大吼著:「喂喂喂!妳到底在磨蹭什麼啊!」


只見廁所空無一人,只留下了一隻蔚然的白色鞋子。


「什麼?這是怎樣?人怎麼不見了!」允武皺著眉頭說著。


他不耐地拿起無線電,說:「喂!忠老弟,龍弟,那小花朵不見了!」


「什麼?她自己逃掉了嗎?」忠詢問道。


「不,應該不大可能,她還留了一隻臭鞋在這,恐怕是有人趁著我不在她身旁時把人拖走的!」允武氣憤地說。


「哥,等我們啊!我們兩個待會就過去!」磬龍喊道。


允武收起了無線電,開始四處找人。


當他走到一處轉角時,他看到了有人在跟蹤,便衝上前去,嘗試詢問蔚然的蹤跡。


不料,那人見自己行蹤暴露後開始逃跑。允武覺得有鬼,於是持續追擊他,對著他的方向開了數槍,最後將他逼到了一處死角。


「混帳,幹嘛跑啊!我只想問你有沒有看到一個杏色頭髮的丫頭而已,你有問題喔!」


「呵!為啥我要說阿?」陌生人雙手攤開,輕蔑的笑著說。


「哇靠,真的有夠笨,說這種話,不就是證明了你有問題嗎?看我打你個滿地找牙!」允武吼著。


「哈哈,是誰要找牙還不好說喔!」陌生男子輕鬆地說著。


原來允武的後方已經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形下來了三個手持球棒的大漢...

(補充:允武把自己手上的衝鋒槍給了在門口和媽媽留守的亞哲。理由:允武表示自己不太會用衝鋒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