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螺絲釘
小小螺絲釘

社會就像臺機器,人民是機械的零件,而我是...其中之一 大家好,我就是小小螺絲釘。最近離開了高三,準備往下個地點邁進,近期在嘗試多個不同的新文章風格,仍在打磨寫作技巧,如果對文章有任何想法,歡迎發問、聊天! 喜歡寫故事和一些雜文(ps:我不姓羅😎) 現正連載末日類小說《掠食者》(不定時更新)

原創小說:《掠食者》

第七章--好居所(二)(附處刑曲《godzilla》,喜歡的歡迎上網查詢,支持歌手!)

請各位配著這首看這章,可以提升閱讀體驗,感謝各位的觀看!


那三人突然向允武襲來,允武趕緊向後閃避,而後方的陌生人也拔出了小刀,刺向允武。


但允武一記後踢將陌生人踢開,並舉槍射擊。


但手槍在此時居然沒子彈了,先前追擊陌生人時子彈全被打光了。


「受死吧!今天我們的晚餐就是你的腦了!」


允武身後的大漢如失控的公牛般持著球棒向允武的頭部砸去。


但令人驚訝的事發生了--允武居然用一隻手輕易地抓住了強襲來的球棒。


「喂...」


允武順勢將敵人扯到自己身前,並踢出一擊強力的膝擊,這強力的一擊使對方當場吐血,倒在了地上。


「...你們知道人犯錯了要怎樣嗎?」


對付允武的三人驚鄂的看著允武,嚇得一句話也擠不出來。


「...要罰!」允武目光充斥著怒氣,憤恨地說道。


而在另一棟樓的一間教室中,蔚然被膠帶死死地捆在椅子上,旁邊圍了一群面露卑鄙笑容的不良學生,虎視眈眈地看著她。


而角落倒著一位全身掛彩的年輕學生,看起來十分虛弱無力。


「嘿老大!這女的身上全翻過了,啥都沒有!」一位不良學生齜牙咧嘴的說著。


「沒東西不要緊!人留下來也很有『價值』阿!哈哈!」另一位高大、態度輕浮的男子,色咪咪的說。


「嗚嗚嗚嗚嗚!」


此時的蔚然又怒又無能為力地吼著,試圖捍衛自己的身體。


「什麼?妳想和我遠走高飛?好甜蜜啊寶貝!」


面臨男子的挑釁,蔚然只能含著充滿怒意和些許害怕的眼淚怒視著他。


「真是的!幹嘛那麼嚴肅阿?」


男子將自己的手搭在了蔚然肩上,顯得十分好色。


「喂!」


正當男子要伸出狼爪之時,允武居然抓起了他打倒的敵人,並將其奮力甩出,砸破了教室玻璃


「嗚嗚嗚!嗚嗚!」


看到了允武的蔚然終於激動地流下了淚。


「哇靠!你們要搞偷竊或性騷什麼的我沒啥意見,但今天你們抓的是我那他媽的人質!」允武不耐的講著。


「什麼人質啊?這位大叔~人是我們的,你去一邊吃屎!」男子輕佻地看著允武說。


「哼!看來是群需要嚴懲的死屁孩!」允武插著腰,以同樣輕佻的語氣回應。


「要嚴懲我們?你算什麼?倒在哪裡的垃圾都打得贏你!」


男子說完就一把將倒在一旁的年輕學生拉起,並對著他的臉閃了個耳光。


「喂!起來!你這廢物有事要忙啦!」


「嗯...嗯?什麼?」年輕學生神智恍惚的說。


「你去扁那個看起來很沒用的大叔,快點!」男子面露著不祥微笑的說。


「不要!為什麼我什麼都要聽你們的!為什麼!我...」


「管你的,我說去就去!你這廢物!」


男子邊吼著邊將學生往允武的方向推了一把。


「阿!對不起!不認識的...」


不等學生說完,允武便踢出了一記氣力萬鈞的高踢,踢中學生的下巴。學生遭到踢飛,再次陷入昏迷。


「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們這群混帳!」


允武比出了割喉的手勢,禛目著前方的不良學生。


「怕什麼,我們有足足七人,他一個手無吋鐵的白癡算什麼,給我上!」男子氣燄囂張地吼著。


第一位流氓甩出鐵棍,允武微微一笑,輕輕擺動上半身閃避,並向前踏出一步,順勢打出一記刺拳,打倒對手。


下一位抓著匕首奮力刺出,我允武側身躲避,輕輕伸腳將對方絆倒後一腳踩上他的臉。


忽然,後面又殺出了個拿著菜刀的人。允武趕緊轉身,踢出了一記如同子彈般的踢擊,踢飛菜刀後一把抓住對方的頭,將其狠狠的摁進裝圖釘的紙盒。


允武緊接著抓起一旁的椅子,砸向從旁襲來的流氓。


近乎同一時間,又有一個流氓拿著鐮刀揮向允武,允武揮出手臂,彈開了攻擊後用上勾拳快速擊倒敵方。


擊倒對方後允武再次撿起地上的鐮刀,丟向從右側殺出的流氓,鐮刀在他的肩上留下了一道傷痕。允武再朝著對方的肚子踢一腳,對方倒地。


允武轉過身,發現還有個人緊緊抓著刀子,全身瑟瑟發抖,瞪著允武。


「你你你...別...別過來,不要...逼...逼...我...」最後一位流氓不斷後退,用著緊張的口氣說道。


「你這個廢物!」


領頭者終於看不下去,將最後一位流氓從後方抬起,重重地砸向允武。


允武揮拳將飛來的流氓打飛。但領頭者的重拳已近在眼前。


允武向右閃身,緊接著對方又揮出左直拳,允武再向左閃避,領頭者伸出雙手想抓住他,允武則向後退了一步,並趁著對方腳步沒站穩之時,揮出刺拳,正面集中對方的臉部。


「喂!剛剛把話說得那麼狠,結果現在被打成這樣?你算哪根蔥?笑死我了!」


允武瞪大眼睛,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但領頭者被激怒了。


「你!你!你給我過來!有種就不要躲!」


領頭者氣得如同發狂的公牛一般,向允武發起衝鋒。


「好喔!」


允武說罷便用腳將課桌踢向對方,並趁著對方撞到桌子踉蹌之時,同時向前衝,並且向前躍起,踢中了領頭者的頭。


不等領頭者反應,允武再次揮出左勾拳,擊中後再用膝擊打中對方腹部,期間對方再次伸出右手,想再次嘗試抓住允武,但允武故技重施,向後閃身,並踢出左腿,再次擊中了領頭者的頭。隨後允武向前衝鋒,順勢抓起領頭者的頭,狠狠地將其壓在牆壁上。


“這...這!怎麼...可能!”


領頭者心裡想著自己為何會輸,愈想愈不解。


「該死的王八蛋!」


領頭者嘶吼著將允武推開,並隨手抓起兩張課桌,往允武的方向砸去。允武雙手彈開課桌,而領頭者的拳頭已在他的眼前。


「我看你怎麼躲!哈!」領頭者得意的大笑著。


但下一刻,允武讓對方再也笑不出來。原來允武單手將他的奮力一擊給接了下來。


允武用著一副疑惑的表情,說道:「嗯?就這樣?看來我有點太高估你了~」


隨後允武單手一擊,將領頭者被接住的手臂打斷。領頭者當場跪了下來。


「啊...啊!啊啊啊!」


允武面無表情的看著跪在地的領頭者,如同即將給獵物最後一擊的野狼般,冰冷無情。


過了一會,允武說話了。


「哼,起來!我的審判還沒結束!」


隨後允武向領頭者的臉踢了一腳,殺氣騰騰地走向他。


“不...不好!我真的會被他打死!乾脆...!”


領頭者毫不猶豫地向允武下跪,不斷求饒著,期望他能留一條命。


「該死的!老子的審判可不是你求饒就能...」


正當允武說話之際,領頭者迅速用左手抓起地上掉落的美工刀,想突擊允武。


「這次你真的...」


但允武向左轉身,抓起手持美工刀的手,順勢賞了他一記肘擊。領頭者當場吐血。


他只得再次下跪求饒,但允武此次心意已決,說什麼也要把眼前的白癡打成一灘肉泥。


忽然,領頭者想起了一件事:傳說中,有位來自懷斯蘭德的黑幫打手,所向披靡,有著曼巴蛇般靈動的步伐、西洋劍般快速的拳頭。在開打之前老是會說著什麼審判、有罪要罰之類的狠話。


而眼前的男子,均符合這些條件!他就是黑幫界最恐怖的「懲戒者」--允武!


想起這些後,領頭者趕緊跪下,並且雙手合十。


「求求你...放...放了我!我我我...我以前早就久仰大名,甚至還想加入天誓幫!」


允武聽了這些後,閉上了雙眼,並且大笑了起來。


正當頂頭者認為自己撿回一命時,允武高高的抬起自己的腳,並朝向領頭者的頭下壓,將他當場擊倒。


「哼!王八蛋!什麼好的不做學人家做什麼黑道!」允武語帶不屑的說。


允武望向蔚然,發現她似乎被剛剛的場景嚇到了,目光呆滯。


他趕緊撕掉了捆著她嘴巴和身體的膠帶。


「...喂...」蔚然低著頭說。


「幹嘛!」允武回應道。


「...」蔚然猶豫了一會。


「...謝...謝...我...我絕對沒有在感謝你!」蔚然尷尬、不知所措的說道。


「唉隨便啦!幫我找膠帶!」


「為什麼?」


「因為老子有些問題要問這群神經病~」


允武帶著一臉壞笑,輕鬆的回覆著...。


(嗯...我相信處刑曲應該可以...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