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獺獺單親育兒
奶茶獺獺單親育兒

🌻單親不孤單,願我們都能帶著孩子,一起找回自己,活出自己喜歡的那個樣子!

當你成為一份輕鬆的能量,你就能療癒別人!

你是否曾經發現,當你自己願意成為一股輕鬆的能量,將會為你帶來更多輕鬆呢?有很多人費盡心思想要開導他人,但當自己能量很沉重時,你不僅幫不了別人,還容易擾亂了自己的情緒。

😌最痛苦的時候,誰拉過你一把?

😌真正絕望的時候,看見曙光該有多高興?

😌你是否曾經發現當你自己願意成為一股輕鬆的能量將會為你帶來更多輕鬆呢?

 

我是家中最小的孩子,甚至也是整個家族裡老么等級的人,我從小就感受到整個家族意識所營造出來的氛圍“聽話就是乖孩子,不吵不鬧才討人喜歡,有禮貌才是得體的表現”

 

為了得到更多的關愛,儘管活在了似懂非懂之中,我從小總是竭盡所能地“成為”一個乖孩子,記憶中我不能笑得太大聲、門得輕輕關、走路得靜悄悄,總是吵鬧不休的家庭之中,就養成了一個習慣躲在角落觀察風向的孩子。

 

我盡可能地不製造麻煩,我盡可能分勞解憂,我盡可能做任何儘管能力不及卻逞強為之的事情,我內心只希望我的爸爸媽媽可以快樂,只希望每天都可以沒有紛擾地過著。

 

隨著家裡的大起大落,小小年紀的我經歷了許多人沒有看過的點滴。

 

我坐過豪車,卻也在停車場裡來回奔跑指揮車輛開單和收費;我住過大房子,卻也躲在被查封的房子裡被鄰居指指點點過;我家裡曾有專屬的司機,而我卻也在聲色場所端過熱毛巾和開心果;我睡過溫暖的床鋪,卻也在聲色場所頂樓的會計室裡沙發躺著過夜過。

 

我吃過大魚大肉,卻也坐在雞糞堆裡殺過雞拔過雞毛;我吃過高級餐食,卻也為了幫忙採收農作物而曬在烈日下數小時;我喝過冰涼的飲料,卻也蹲在考場門口賣過橘色大桶子裝著的冰鎮飲料;我去過高檔會員制的賣場,卻也蹲在菜市場裡叫賣過一把五元十元的蔬菜。

 

這一切起伏都發生在我12歲之前,我常常都很希望我的媽媽可以開心,我的爸爸看著我能有個笑容。


那時候的我,心裡只有一個期盼:只要大家好,我就好!其餘的,我經歷了什麼,吃了什麼苦,做了多少事情,我都無所謂!

 

三十幾年來,我深信不疑人生就是要經過苦難,才能換得一帆風順,正如所謂的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我總覺得我所吃的苦,終究會加倍奉還我一個輕鬆開拓的日子。

 

然而就在兩年前,我眼看著我的人生越過越苦,越過越悶,越過越沒希望,我開始懷疑我抱持的人生信仰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某天我發自內心地對天怒吼著:這一切到底什麼意思?到底要折磨我到什麼時候?

 

這天,沒有回應,一切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

 

這人生沒有任何起色,我只是繼續摔入了更深的深淵裡,我進入了我這輩子從沒想過的不自由狀態。


我從沒想過善良如我的這種人竟然會沾惹上如此不堪和痛苦的事情(容許我先跳過不說這冗長的故事),我開始懷疑了為人善良到底有何卵用?

 

我似乎在某個瞬間,已經選擇了離開這個人世間了。

 

後來,在各種天人交戰的拉扯之中,我打了一通電話給1925,那是免付費的安心專線,大概的功能就是張老師那種聽人訴苦的窗口,無論多晚都有人溫暖地在那等你陪你。


撥通的那瞬間,我終於找到了一個不認識我的人,大膽地袒露出我正在經歷的事情,終於在那一刻大哭了出來。

 

那是我這生最痛苦的一晚,而那天的天氣卻異常的怪異,竟然莫名其妙地打起雷,幾聲響雷還搭配著強烈的閃光。


我一點都不覺得是老天爺在安慰我,悲傷至極的我反而覺得連老天爺都想懲罰我,拿雷打我。

 

你知道一個絕望的人,思想能有多絕望嗎?

 

我甚至開始懷疑老天爺根本存心戲弄我,根本就是不想讓我過上好日子。


我有無數個怨念,事情剛發生的前幾晚的我就不停地細數著這些深埋在心中的不舒服。

 

終於在事情發生後的第三天,我忽然想起了某個AC老師,我的直覺告訴我,她能給我所需要的指引。


那個老師似乎覺察到了她必須得馬上伸出援手拉我一把,於是儘管我沒有付任何諮詢費用,她直接就打了電話給我,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感覺到看見曙光是什麼感覺。

 

老師說的那番話,救了我一命。

 

她讓我感謝我所面對到的事情,這事情背後肯定有什麼禮物等著我去認領,讓我提問還有什麼可能性?怎麼樣會更好呢?


我只記得剛開始的我否決了一切的可能性,完全不認同這種鳥事後面哪有可能還會得到什麼禮物,但隨著她的話,我的能量開始流淌了開來,我再次哭了起來。

 

她具體說了什麼,我有點忘了,我認為那時候的我,大腦意識層面已經被鳥事給擊垮,只剩我虛弱的潛意識還在聽著老師說話而已,但也是因為我把大腦放下了,我的潛意識似乎才能真正聽見了那些救命的話。

 

掛上電話後,我只記得內心溫暖了很多,踏實了很多,平靜了很多。那是我在事發過後,第一次真正可以睡著,毫無恐懼和絕望!

 

睡醒之後,我眼睛打開之後,我清晰地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情並不是夢,但卻沒了前幾天掉落無底深淵的失重感了,那刻我知道我拿回自己的力量了,願意重新站起來了!

 

我的人生就此開始全盤歸零,無論是哪方面。

 

帶著老師所說的話,似乎我還能憑藉著一絲氣息慢慢壯大自己,一路走過來已經一年了。


每每想起過去那個深淵,很少情況下,心裡仍會露出淡淡的情緒思想或感受,但我敢說我就是因為掉入了那般的無底深淵裡,才有了現在更好版本的自己。

 

我後來終於認知到我自己從小就活在一個委屈可憐的被害者角色當中,雖然我看起來安於當下,一切都無所謂,但我終究是個孩子,我也會有許多內在聲音,不斷地質疑著為什麼我的人生就得這麼無奈和這麼苦悶?

 

也就是我這樣的底層觀點,讓我不斷地創造和體驗到更高強度的被害者實況,原來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無意識的信念所造成的。

 

當我開始認可到了這點後,我終於開始為我的人生負百分百的責任,並拿回所有自己的力量,開始戰勝無數個心魔和人生實境中的困頓!

 

我很愛現在有力量的自己,更是特別享受現在這個能為更多人帶來輕鬆能量的自己!

 

今天我在幫人做AC bars個案時,我結合了我所學過的AC除障句、與靈對話、希塔療癒、零極限、靈氣、NLP、冥想、催眠、脈輪、量子觸療…。

 

我第一次全然認可到我自己不是在用特定的療癒手法,而是真正地成為那份全然的療癒能量,跟隨我的感知,遵循著案主的自由意志,做我能做的事情,帶領個案走向輕鬆喜悅又充滿榮耀的狀態。

 

過程中,個案遇見了自己的媽媽,大哭了起來,喊著“媽媽對不起”,我平穩地跟隨能量引領著個案感知媽媽的來意,並按照媽媽的意念清理了媽媽對這人世間的眷戀與不捨,很溫暖很溫暖地將媽媽送入光中,並釋放個案埋藏在心輪岩石裂縫裡的混濁泥水,再用大地之母無條件的愛療癒那個心中匱乏的大洞。

 

結束後,個案覺得自己的身體感到無比的輕鬆開拓和輕盈,看著個案從皺緊眉頭到眉開眼笑,我由衷地為個案感到高興。


這不是我有療癒力,我只是感知到了那些能量,做為一個更好的溝通者和引導者,讓個案能重新做一個新的選擇,如此而已。

 

後來,個案問我“妳幫我做了處理後,妳會沾上因果嗎?這些業力會轉到妳身上去嗎?”


我身體馬上感到沉重,不是我心裡沉重,我仍舊是很開心的,身體的沉重只是在呈現身體振頻對於這句話的反應而已。


當身體震動變慢,頻率變低,意味著這句話是個謊言,是假的,不須掛心的。

 

宇宙擁有無條件的愛,宇宙法則中的因果法則常常會被眾人誤解,總覺得所謂的因果就是業力引爆,也就是會有討報或是討債之類的。


其實因果法則是很中性的,正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一切回歸到你的起心動念,你是秉持著怎樣的信念在引導別人接觸靈性的呢?

 

觀點造就實相!

 

有人選擇相信幫別人做處理,自己就會沾惹到業力,那他的觀點就會為他創造這樣的人生。


只要幫人家做處理,他就會抓住那些業力的能量,於是覺得這裡痛那裡不舒服的。

 

而我想要選擇相信我帶著祝福別人更輕鬆更喜悅的心思,遵照對方的自由意志而做能量引導,別人可以得到更拓展的人生。


那我的觀點就會為我創造這樣的人生,只要我幫人家處理,我心中更多的是感恩與喜悅。

 

感恩對方能量上的貢獻,幫助我在靈性上的提升,喜悅於對方藉由我的感知可以為自己拿回強而有力的能量,為自己選擇一個輕鬆喜悅又充滿榮耀的人生!

這一切都是一個選擇,沒有所謂的好壞對錯!

 

我從來都不想當救世主,我所學的一切,初心都是拯救自己,而不是拿著我所學的一切來審視誰身上有問題,誰應該要來給我處理一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我們只需要尊重其意志就好!

 

當對方有心想要改變,他很希望能夠拿回本自俱足的力量和更拓展的人生,又剛好有緣相遇,那麼便能互相成為一份貢獻。

 

從我自己曾經落入深淵,並在深淵中重見曙光的感悟,我真的覺得這輩子能有緣遇上在懸崖邊拉我一把的人,真的萬分感恩。

 

我不當救世主,但如果我繼續拓展自我感知力,成為一份覺醒和一份療癒,就能為這個世界上灌入更多更拓展的意識能量,默默地讓更多的人變得更為輕鬆喜悅,那會怎麼樣呢?

 

Awesome!! 還有什麼可能性呢?怎麼樣會更好呢?

 

提醒我自己:永遠不要去懷疑自己的感知力和帶出來的療癒能量,我只需要認可自己並成為那個獨一無二的我自己,跟著直覺,做就對啦!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