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鵝Stephen
大鵝Stephen

在澳满洲人/WHV 从满洲出发,到世界的角落 交通运输/满洲史/旅行 Instagram: Gooseyeong Email: [email protected] Newsletter: groundtour.substack.com

探访哈尔滨客流最小的高铁站,每天竟只有几名乘客

实地体验后,我依旧难以给出一个为什么要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建设一座高铁站的理由。于周边一众农田中的车站生来注定是门可罗雀入不敷出的,免不了“废站”的命运
哈尔滨站和哈尔滨西站|VCG

哈尔滨的各座火车站里,最知名的还要属始建于1899年的哈尔滨站和主要服务于京哈高铁的哈尔滨西站,每天都有数十万的旅客在这里出发和到达。此外,松花江北岸哈齐高铁上的哈尔滨北站因其处于大学城间,许多学生会选择更便利的这里乘车前往齐齐哈尔方向或是去到哈尔滨站转乘。

新香坊北站

而哈尔滨的另一座高铁站则较这三座冠着哈尔滨大名的车站冷清得多,随着2018年建成的哈牡(哈尔滨-牡丹江)高速铁路的通车,哈尔滨站后的第一站——“新香坊北站”成为了哈尔滨的第四座高铁站。然而尴尬的位置却令其失去了原本设站的意义:远离市区、地处一片农田之中的车站,所能覆盖的客流仅仅只有周围村镇的居民,再加上并不便利的联外交通,车站的冷清在建成那天便已注定。


农田中的新香坊北站|GoogleMap

从市区去往这座偏僻新香坊北站不算容易,搭上去往成高子镇的377路公交车。公交车沿着公滨路向东驶去,在和滨绥铁路并行的颠簸公路上行驶了许久才到达成高子站前。成高子镇大抵以这座火车站为中心,这座四等站如今已经没有多少客车停靠,前往市区的乘客也不再依靠铁路、更灵活的公路交通成为首选。


成高子镇上的集市

车站前的双车道公路贯穿城镇并连接市区,许多运载货物的卡车往返于县道等级的路上以避开高速的高昂收费。于行人而言这短短十米的距离宛如天险般,等上好许方能安全过街。虽说市区距离这里不过几十分钟的车程,城市生活的经验似乎在这里完全失效了。


成高子镇上的公交车停车场

登上377路的支线公交,身后的阿婆阿公聊起自家田里的茄子黄瓜和辣椒、喂猪的饲料到底要拌上多少的稻草;不久后,车厢内就家长里短自己的儿子怎么样了在哪里工作多大了找媳妇了么现在小年轻找了女朋友也不告诉你展开了密切的讨论;我攥着手机还是不确定地图app上的车站能不能到,问了问身边的人们我给了我肯定的答案,快到车站的时候还提醒我别忘了下车。如此浓厚热烈的人际关系着实是城市生活中难以预料和享受的。


路旁破败的公交站


公交车内热烈的讨论现场


司机将我在一条没有中间划线、水泥已经破损剩下石子、两侧充满杂草、路上飘扬尘土的没有任何公交站痕迹的地方扔下车,告诉我到站了。这条路的名字叫“江南中环路”,差不多八九年前我就听说过这条路的名字,然而头脑中一直想象着是一条铺造极佳的八车道公路,差距是够明显的。



“刘家店”站是距离新香坊北最近的公交车站,沿着水泥石子路走上不远就能远远的望见这座半高架的车站。想要到车站的门前水泥路才不是终点,转到一段土路上,一旁耕作的大爷看我如傻子一般:背着包手里拿着相机。当然这座车站的连外道路不可能如此寒碜,车站正门正对着双向附带中间花坛的四车道,如果这条道路上有公交车的话我还是很高兴能从大路进来,然而在建设公路后没有人在意公交车能不能通到这里,这时宽阔的四车道除掉施工人员外一个鸟影都没有。


土路


双向四车道中间带花坛大马路


双层小楼般的新香坊北站的确比上其他的“城镇级”高铁站还要小上点,如今这里每天只有早上有一对列车经过这里分别开往哈牡高铁的终点站——哈尔滨西和牡丹江站,因而这里的工作人员也同样只需要上午上班几个小时便结束一天的工作。


工作人员介绍说这里的乘客大多来自周边的城镇和不远处的“华南城园区”,多的时候有十几人、少的时候则一个人都没有。这天的乘客除了我还有另外一位,他在附近居住,乘上高铁到哈尔滨站再去转乘。




从地图可以发现,去往东南——牡丹江方向的高铁却要在离开哈尔滨站后向北绕一个大圈再转向东南方向;而无法像绿线的普速铁路一样更为直接的向东南前进。奇怪的高铁走向还要从哈尔滨的历史讲起:

哈尔滨和石家庄一样是一座因铁路而造就的城市,十八世纪末大清和沙皇俄国签署的《中俄密约》令沙俄取得了在满洲建设铁路的权利。其横亘满洲穿越大兴安岭南麓、松嫩平原和完达山山脉,以更近的距离连接莫斯科和远东的第一大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成为西伯利亚大铁路重要的一段支线。

中东铁路明信片|Wikipedia

中国的这一段时称“中东铁路(中国东省铁路)”,沙俄同时兴建了从中东铁路向南延伸展至大连的支线,以连接港口。处于两条铁路交叉点上的哈尔滨,也由此从一片荒滩窝棚一跃成为了那时远东的国际大都市。


从哈尔滨前往绥芬河的铁路始建于十九世纪末,原本荒凉的铁道附近逐渐为快速的城市化所占据。百年后的今天,再想沿着原铁路的路廊或是用高架穿过城市,势必都会造成极大的拆迁和噪音污染等等。因而哈牡高铁只得与哈佳高铁一道向东北方向穿过市区,在离开市区范围后在分成各自的方向前进,这同样也是为什么新香坊北站的位置这样偏僻的原因——其本来设置的目的就是来远离市区。

新香坊北站的名字也很有趣,中国的高铁站命名大多以地级市名字命名。大城市最主要的车站确定后,其他的车站按照和主车站的关系而在城市名后加上“东、南、西、北”。如果坐落在县级市的车站所在的地级市已经有了自己的高铁站,那么这个县级市就可以以自己的名字来命名车站。

新香坊北站所在的香坊区和县是相同一级,那么理应这个车站应被称为“香坊北站”(原来普速铁路上已经有了香坊站),然而却在这个名字前面加上了“新”字,非常的奇怪。


在当年官方命名中并未解释站名命制的缘由,我们也许可以从以下三方面来进行解释:

1.新香坊北站距离香坊区的主城区非常远,为了避免前往香坊区的乘客错误的在这里下车,而没有直接使用“香坊”的名字。
2.新香坊北站的南侧不远处有一座名为“新香坊”的货运车站,由于新香坊北距离市区太远,所以就简单的以原有铁路的车站加上方向词来命名。
3.由于哈尔滨的东西南北四座车站都已经被使用,位于哈尔滨东站东侧的新香坊北站只能放弃含有“哈尔滨”的站名。新香坊北站位于新香坊社区北侧,因而被命名为此。

如果真的是由于其所在的社区来命名的话,那么新香坊北站也成为了国内为数不多以社区命名的高铁车站。




实地体验后,我依旧难以给出一个为什么要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建设一座高铁站的理由,“为了支持‘哈东新区’的发展?”这也未免距离城市过远。于周边一众农田中的车站生来注定是门可罗雀入不敷出的,也许如此超前建设的车站最终会沦为沈阳西站一般,免不了“废站”的命运。


列车经过哈尔滨站时,和谐3D双机牵引邯郸-绥化的K1526次列车开出哈尔滨站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