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衲
老衲

火力強大的奶媽,隨性寫點黑色幽默。 但多有反政府言論。 這裡噴出的毒奶都可以隨意轉載。 毒奶噴出率大約就是不定期不定時不定量,一切隨大宇宙意志流動。

貓靈(結局之後)走到了交叉

真正的大結局,都要放在很後面的後面。就像四天王的第五個人一樣。

最終,李靜安和王泊還是離婚了。
離婚的理由也是簡單的一句:
也許只是到了該走的時候。
這句話當然不是李靜安說的。
李靜安說的是:
寶寶怎麼辦?

這個問題,他們都沒解出來。
鄰居和親人,都勸過他們,忍一忍。
但挽不回離開的結局。
這個裂解,沒人知道為什麼。
只有夫妻倆知道。
但他們形容不出來。
可能就是真的到了該走的時候。

如果小黑還在,也許……
但小黑早就不在了。
在的是孩子和ROYCE。
和王泊,以及保母。
因為李靜安不在。
他為了孩子辭去過工作,所以去求職了。
王泊沒有阻止他。
也沒有要他收拾東西。
事實上,這還是王泊鼓勵的。
因為李靜安需要工作。
如果小孩判給李靜安的話。
如果李靜安希望小孩判給自己的話。

他們沒得到的解答,如今只能靠法庭解。
感情的開始,兩個人同意,再由法庭認證。
感情的結束,卻是法庭認證,兩人再同意。

李靜安回到了山區老家。
曾經礦藏豐富的老家。
現在改賣雜貨、小吃、茶葉、門票,和風景。
頹然古老的礦坑風景。
風景如畫。
畫如電影。
就是不賣礦。
礦藏還是有的。
但不賣。
不賣的還有一樣,礦道的觀光。
所以礦道一直維持坍塌不通。
再也沒人進入這座古老的礦山過。
因為這座礦山,是一座悲情的礦墓。
礦都的後人,住在蕭條的小鎮,譜出蕭瑟的景象。
就像是守墓人。
蕭瑟的景象,卻挽救了蕭條的小鎮,拉動了觀光風潮。
來看守墓者蕭然。

成也蕭條,敗也蕭條。
礦都的後人縱然不再貧乏,卻再也離不開蕭條。
所以一個個都想往城市跑。
最終一個個又回到了小鎮。

李靜安今天也回來了。
他得為孩子找個經濟負擔不高的住所。
也得為孩子和自己找份經濟來源。
於是他只能回來。
孩子像個枷鎖,把他捆回了小鎮。
但孩子真的是枷鎖嗎?
旁人看起來是的。
那李靜安也這麼覺得嗎 ?
也許你該問問自己。

回了娘家。
李靜安做著他曾夢想做的事,文創。
意外地,娘家這次不反對了。
也許時空背景真的不同了。
畢竟兜兜轉轉太久了。

李靜安安定了下來。
畫筆勾勒轉換小鎮的姿態。
在紙上,牆上,石頭上,階梯上,影片平台上。
李靜安不止畫筆在動,聲音也在動。
訴說著小鎮的古往今來。
一處處的礦洞,一間間的古厝,都有自己的故事。
故事也在李靜安後製的鋼琴聲裡。
那是他年幼時學的才藝。
他不想學的才藝。
被父母和教育體制逼著學的才藝。
也是引起王泊注意和興趣的才藝。
李靜安最動人的才藝。
但他自己卻不愛。
直到現在。

李靜安重拾的不只是鋼琴。
還有書本。
因為他得說故事。
說小鎮的故事。
看小鎮的故事。
於是他看見了故事中有巧合。
巧合在礦都的後人,代代都有一個孩子早夭。
巧合在早夭的孩子,都有點精神病。
巧合在精神病的症狀都是看見無奈死亡。
而源頭就在礦都崩塌埋了山上的人之後。

李靜安忽然不想接孩子的撫養權了。
他也怕孩子會早夭。
他就這麼一個孩子。
他寧可孩子不回來。
可他接到了王泊的回訊。
在他發了自己生活安定下來的簡訊之後的回訊。
孩子跟著你吧。
你知道我不擅長表達和愛人。
我知道給你的不夠多。
但我也不知道怎麼多給一點。
所以我希望孩子像你,
更懂溫柔和愛人一點。
留給我探視權吧。
經濟別煩惱了。
我開好了撫養專戶。
孩子我會親自送過去。

王泊就是這麼一個人。
處理事情冷靜合理,卻又天真幼稚。
生活智慧趨近於零。
總默默為人著想。
卻常常在錯誤的時機給出錯誤的溫柔。
出於對的動機。
讓李靜安總是很難真的發他脾氣。
但脾氣發久了也會變成真的氣。
譬如現在,李靜安就真的生氣了。
氣得發抖。
也怕得發抖。

李靜安眼前一片漆黑。
不是氣出來的。
而是怕出來的。
這是李靜安第一次見到鬼。
一次就是一大群。
一大群在礦坑博物館歷史故事中留影出現過的鬼。
一群狗頭人不能屏蔽遮掩的鬼。
因為那是他們欠下的債 。
那群鬼沒有傷害李靜安。
因為不需要。
他們只是傳送了孩子們早夭的理由。
和李靜安的孩子就是這一代的代理。

這就是最大的傷害了。
他們沒有做出其他的傷害。
因為不能夠。
小黑已經走出回憶,剛巧走到了李靜安身邊。
他回來了。
回到交叉點上。
他不走了。

媽媽不怕,小黑在。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