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衲

火力強大的奶媽,隨性寫點黑色幽默。 但多有反政府言論。 這裡噴出的毒奶都可以隨意轉載。 毒奶噴出率大約就是不定期不定時不定量,一切隨大宇宙意志流動。

誰在立法,什麼在支持,民生我不知道

民意我不問了

老衲想過了,為了避免誤傷,以後加上小島封面的,就是高度敏感類的。


朱六辛:你平常有在看新聞嗎?

老衲:有啊,吃飯時間電視都在播,哪能不看。

朱六辛:那你有注意到一個現象嗎?

老衲:什麼現象?

朱六辛:就是播新聞的時候為了避免和諧,都會模糊化。

老衲:有這回事?

朱六辛:當然有。

老衲:說一個來聽聽。

朱六辛:譬如某議員提案通姦除罪化。

老衲:還有嗎?

朱六辛:有。譬如某黨提議加重酒駕刑責被某黨封殺。

老衲:某黨還封殺了自己嗎?

朱六辛:不,這兩個某黨不同黨。

老衲:不都是某黨嗎?

朱六辛:是都是某黨,但不是同一個某黨。

老衲:你這某黨搞得我好亂啊。讓我順一下啊。
所以提議要加重刑責的是?

朱六辛:某黨。

老衲:那封殺他的是?

朱六辛:某黨。

老衲:那就是同一黨啊!

朱六辛:不同黨。你要仔細聽啊,一個是某黨,另一個是某黨!

老衲:不是沒分別嗎!算了,我換個方式問。黨總都有個支持者吧。

朱六辛:有。

老衲:那要立法的某黨支持者是?

朱六辛:是爸爸。

老衲:那在封殺的某黨支持者是?

朱六辛:是爸爸。

老衲:那就是同一黨啊!

朱六辛:不同黨啊!

老衲:難道爸爸不是同一個嗎!

朱六辛:同一個啊。

老衲:那就是同一黨啊!

朱六辛:不同黨啊!

老衲:那怎麼都是爸爸在支持!

朱六辛:爸爸都支持啊!

老衲:算了,我換個方式問。這某黨總有政治目的吧。

朱六辛:當然有。

老衲:那要立法的某黨政治目的是?

朱六辛:為了選舉。

老衲:那要封殺的某黨政治目的是?

朱六辛:為了選舉。

老衲:那就是同一黨啊!

朱六辛:不同黨啊!

老衲:別告訴我說,選舉不是同一場啊!

朱六辛:同一場選舉啊!

老衲:那就是同一黨啊!

朱六辛:不同黨啊!每個黨選舉都為了贏啊!

老衲:這誰分得出來啊!

朱六辛:只有你分不出來啊!

老衲:算了,我再換個方式問。他們總有主要對手吧?

朱六辛:當然有。

老衲:那要立法的某黨主要對手是?

朱六辛:軸心同路人。

老衲:那要封殺的某黨主要對手是?

朱六辛:軸心同路人

老衲:那就是同一黨啊!

朱六辛:不同黨啊!

老衲:哪不同啊!不都是反對軸心同路人嗎!

朱六辛:誰在他們眼裡不是軸心同路人啊!

老衲:爸爸啊!

朱六辛:所以那是支持者啊!

老衲:算了,我再換個問題。他們民調總該有高有低吧。

朱六辛:這是沒錯。

老衲:那要立法的某黨民調是第幾?

朱六辛:第一。

老衲:那要封殺的某黨民調是第幾?

朱六辛:第一。

老衲:那就是同一黨啊!

朱六辛:不同黨啊!

老衲:那就不會都是第一啊!

朱六辛:誰民調買不到第一啊!

老衲:你說的好像沒錯……

朱六辛:當然沒錯。

老衲:好,我換個問題。

朱六辛:你隨便換。

老衲:他們政策支持肯定不同的吧?

朱六辛:完全不同。

老衲:那要立法的某黨,對萊豬的態度是?

朱六辛:反對的。

老衲:那要封殺的某黨,對萊豬的態度是?

朱六辛:反對的。

老衲:那就是同一黨啊!

朱六辛:不同黨啊!

老衲:都反對是怎麼進來的!

朱六辛:執政黨贊成啊!

老衲:誰執政啊!

朱六辛:某黨啊!

老衲:某黨不是反對嗎!

朱六辛:在野就要反對啊!

老衲:那你還說他執政啊!

朱六辛:就跟你說了不同黨啊!

老衲:算了,我不問了。

朱六辛:那是民意!

老衲:民意是我不問了?

朱六辛:是民意我不問了!

老衲:那民生怎麼辦?

朱六辛:民生我不知道。

老衲:民生還能不知道的嗎!那民眾呢?

朱六辛:民眾自主應變啊,講多少次了!

老衲:我去你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定場詩

2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