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衲

火力強大的奶媽,隨性寫點黑色幽默。 但多有反政府言論。 這裡噴出的毒奶都可以隨意轉載。 毒奶噴出率大約就是不定期不定時不定量,一切隨大宇宙意志流動。

老衲的馬後砲聊天雜談

只要聊的對象功夫好,聊天也能聊出花來。

緣起:

  • 老衲這個人出了名的難搞歪樓,一看就知道很難採訪很多問題。但還是有人知難而出,迎難而上,拿出徒手攀百岳的精神,對老衲進行採訪。
看就知道多難搞
  • 想必大家也對這麼一個人中豪傑,馬中赤兔感到很濃厚的興趣才對。
馬中赤兔,人中嘴巴和鼻子中間那。


所以就讓老衲帶大家透過幾個問題瞭解一下這位智勇無雙的人士吧。

Q1請問在採訪之前,做了多少準備呢?

準備就是要這麼充足
  • 七月流火 : 準備?準備問題算不算?
  • 老衲:不算喔。
  • 七月流火:我給你一次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
  • 老衲:算。
  • @七月流火
    這次採訪的話題,我可是準備了很久。長久以來,我對台灣的自由和傳統文化傳承充滿好奇和疑問,一直想向台灣文友請教,這次採訪活動,可是提問的天賜良機。

    對於採訪,我一直抱著挑戰的心態。選擇被採訪者時,一眼瞄準了貌似最難搞的老衲。除了挑戰之外,還很好奇,怎樣的人才能將痛楚變成段子,讓你讀著、笑著,又能感到凜凜寒意。 有了題目,選擇了被參訪者,我的準備工作就算完成了。

    也許你會感到草率,難道不需要想想開場詞或者具體細節嗎?
  • 老衲:不敢感,不敢感。
  • 七月流火:(點頭)
    我採訪從來不做規劃,這次也是。就像我在《旅行的意義》中所寫,猛撲上來的未知中飽含著驚喜、驚嚇和驚艷。不過這次確實被“驚”到了。

    第一次聽到老衲好聽的男中音,我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腦袋,以為出現了幻聽。在我的想象中,他應該是“她”,一個步履如風、目光犀利的酷女孩。不過,僅僅半分鐘後我就從錯誤中,找到了驚喜的理由:這樣太好了,地域為兩岸、年齡為兩代、性別為不同,這樣的採訪互補性更大不是? 就這樣,帶著驚喜,頂著一頭問號和好奇,開始了採訪。 
  • 老衲:老衲一直都是男的啊。又不是老尼(危!)
    差點中招了,這話一出又不知多少平權人士要來戰婚姻性別稱呼問題了。

Q2都說路遙知馬力,請問是什麼讓你在漫長的偏題中堅持到最後的呢?

這不是馬力,是馬力歐啦!
  • 七月流火:
    你有所不知,跑題也是我的特殊愛好。在我看來,跑題會讓採訪內容更豐富,也收穫更大。況且,老衲絕對是飛鏢高手,無論飛出多麼遠,一定可以兜兜轉轉繞會原位,一擊命中要害。這本領真的很厲害。
  • 老衲:無他,唯手熟爾。
  • 七月流火:
    老衲以“活在小島,胸懷大陸”開篇,”當時的島民,人人都被教育成「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天天都要解放「水深火熱」的同胞。”一股熟悉的味道撲面而來。他在嬉笑怒罵間,寥寥數語講述了台灣的自由變遷史,並解答了我關於這位“一代毒王”醸毒的歷程,讓我心中感慨與羨慕次第萌生。
  • 老衲:無他,唯手熟爾。
  • 七月流火:這又關手啥事?
  • 老衲:首。那年代,沒其他辦法,頭低慣了而已……
  • 七月流火:(默然點頭)
    關於自由、關於傳統文化傳承,從有關法規條文到個人體驗,從戲劇、影視到“美味鵝肝醬”和“文化為政治服務”,我有機會了解更多更具體的事項,也一次次震驚於兩岸的手法竟出奇的相似。
    你看,這就是跑題的好處,採訪變得如此豐富。
  • 老衲:因為他們軍中是同袍兄弟;文化是同胞兄弟;現實是連襟兄弟。兄弟總會鬩牆嘛。
  • 七月流火:你倒是挺敢說的啊。
  • 老衲:因為這句話政治正確啊。
  • 七月流火:那政治不正確的呢?
  • 老衲:無他,唯首熟爾……
  • 七月流火:連梗都熟了。

Q3請問這麼風馬牛不相干的答案你能接受嗎?

此有風涼話和牛,不相干的馬在上面。
  • 七月流火:我設問的兩個話題,答案一直在路上。而老衲的答案就是路上的一處風景。
  • 老衲:風景如話;話如風景。話意不夠,梗圖來湊。

Q4在採訪過程中,有什麼讓你記憶猶新的嗎?

只有經典才能猶新。
  • 七月流火:
    最強烈的記憶是老衲由女變男的瞬間,最深刻的印象是犀利的背後,藏著一個笑臉。老衲不僅僅會放毒,還是一個極溫暖的傾聽和交談者,比如,每個問題之間的溝通,更加順暢,話題百無禁忌,且妙趣橫生,讓一個略顯沉重的採訪,變得輕鬆有趣。

    說句題外話,希望老衲今後放毒或扔飛鏢時,稍稍留意一些,萬一嚇跑了未來的女朋友,就虧大了。
  • 老衲:說好了不提這個梗的啊。提女友太不講武德了!

Q5在本次採訪中,最大的難點是什麼呢?

大概就是這種難關
  • 七月流火:跟隨老衲的思路,太難了。
  • 老衲:跟隨別人的腳步太難了。要暖鞋,要提鞋,還要提著葫蘆拍馬屁。
  • 七月流火:你是跟到誰的腳步了?
  • 老衲:就,那啥,怎麼拼音的外國人來著,對,信長。信長 織田。
  • 七月流火:是他啊。我還以為是,
  • 老衲:甭以為了。先接著說。
  • 七月流火:
    我一直自詡頭腦清晰,然而跟隨這位飛鏢俠的思路,依舊十分艱辛。聽著他縱橫捭闔、閃轉騰挪,要理清思路,記錄要點,還要擔心飛鏢突然襲來,擊中腦門,著實損耗腦細胞。

    急忙高舉免戰牌,請老衲自行撰寫答案,事情陡然變得輕鬆起來。
    次日,老衲接連發來答案,洋洋數千言,看後不禁一陣慶幸。若非急中生智,想出這個招數,我豈不是要理個十天半月,寫個七天八天。
  • 老衲:好說,好說。老衲別的不行,寫個字還挺行的。
  • 七月流火:這麼行?那你能寫出20961個字嗎?
  • 老衲:老衲能寫整頁404。
  • 七月流火:那不就是不行?
  • 老衲:哪不行了?寫了跟沒寫一樣擱我們這叫做類更新,可算數了。
  • 七月流火:算你行!

Q6能完成稿件諒必得到了很多幫助吧,其中讓你最感謝的幫助是什麼呢?

看到他就知道要謝誰了吧?天啊!天啊!天啊!
  • 七月流火:
    嗯嗯,首先,我必須感謝——我自己,居然為自己選擇了老衲這個難搞的被採訪者,(我是堅決不會說後悔的),徹底體驗了一次挑戰。據說,這樣的扔飛鏢式思維訓練,對老年人鍛煉大腦、維持智力有巨大幫助。(呲牙)
  • 老衲:但是對細胞生命有巨大的負幫助。
  • 七月流火:
    其次要感謝老衲(不殺之恩)坦誠以待,答疑解惑,並在危難之時鼎力相助,那洋洋萬餘言,大多出自老衲之手。
  • 老衲:浮雲,一切都是浮雲而已。
  • 七月流火:(突然覺得整個採訪過程都很輕鬆,莫非前面的艱難困苦只是考驗呢?)
  • 老衲:只是得先被逼上梁山才看得清浮雲。
  • 七月流火:再次,感謝後綴舉辦活動,雖然程序“好——複——雜——啊!”
  • 老衲:柏楊說現實往往比廉價小說更戲劇。程序則比人心更複雜。
  • 七月流火:真的有這句?
  • 老衲:真的有前半句。
  • 七月流火:那後半句呢?
  • 老衲:不是魯迅,就是周樹人吧。
  • 七月流火:不是你嗎?
  • 老衲:不是,我只是放進他們嘴裡而已。
  • 七月流火:這也放到手熟了啊。
  • 老衲:你也懂call back了啊。
  • 七月流火:不都被你逼的嗎!
  • 老衲:咳咳,還有其他感言嗎?
  • 七月流火:
    人總是有惰性的,若非熱血上頭,報名參加活動,生生錯過了這麼好的交流、解惑的機會,原本的疑問也依舊是疑問,方方正正蹲在那裡,完全無法搬動分毫。
    一併謝過了。

    終於完成了,也回答完了,終於鬆了一口氣(呼)
  • 老衲:有來有往才能說是善始善終嘛。
梗圖收尾要收在九才能長長久久
  • 七月流火:你這圖……
  • 老衲:感謝懷念,古風猶健。
  • 七月流火:可看著像悼念……
  • 老衲:中流砥石,堅若磐石。
九為極數,十方破限。
  • 七月流火:你這是?
  • 老衲:感謝大夥的人品思想啊。
  • 七月流火:但這不是石(十)頭,是木頭啊。
  • 老衲:欸,可他花語是富裕盈實(十)啊。
  • 七月流火:還真是十分感謝啊!

老衲&七月流火,下台一鞠躬。


來而不往非禮也。

換老衲還禮一篇。

大家老熟人了應該知道老衲的風範。やられたら、やり返す。倍返しだ!

不好意思,串台了。老衲是說被採訪就要訪回去。而且要用自己的方式來。

一般來說,除非是老衲正經打算用標準篇幅寫的小說以外,原則不會過三千字。不然不符合現代人用瑣碎時間閱讀的習慣。有時候千字文本身就很容易被快速滑過了。所以,老衲對每次發放的長度其實是有個人堅持的。這個長度才是我愛的。

如果你追蹤了老衲一陣子,還一定能發現,即日起,老衲就是一個政治正確的人了。

因為老衲頭泛綠光囉。(這個梗懂的人自然懂,不解釋。)

謝謝各位這段時間的支持與陪伴喔。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後綴採訪@老衲|同與不同(一)

採訪@老衲|同與不同(二)

2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