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衲

火力強大的奶媽,隨性寫點黑色幽默。 但多有反政府言論。 這裡噴出的毒奶都可以隨意轉載。 毒奶噴出率大約就是不定期不定時不定量,一切隨大宇宙意志流動。

盡在不言中

是一首老歌,但是是新文,可寫的是舊聞

老衲朋友有天抱怨說:唉,早知道不問了。

老衲就忍不住問:問什麼啊?

他說:問我學姐過得怎樣啊。

我說:她過得怎樣。

他說:她說過得不怎樣。

我說:那你還不安慰她?

他說:是啊。我就問她怎麼了,結果她說她想出來選室長。

我說:喔,選市長好事啊。選咱們哪個縣市?

他說:選室長!公司的太子長孫陶支部園藝室室長。

我說:喔,是那個室長啊,但是這職位不都是用指定的嗎?

他說:公司的職位雖然是用指定的,但要讓老闆爸爸選啊。

我說:那是,老闆會從你過去績效表現和潛能跟忠誠度篩選合適人選。

他說:對,所以她就請指導教授努力寫好推薦函交上去。

我說:不是,你這語序不太對啊,是努力寫好推薦函請指導教授交上去吧?

他說:沒說錯啊,她又不會寫推薦函,所以是請指導教授努力寫啊。

我說:還能這樣嗎!

他說:他們公司可以。

我說:行吧。但公司裡哪來的指導教授啊?

他說:我不都說了嗎?她是請了個指導教授啊。

我說:是那個「請」啊!

他說:不然還能是哪個請?

我說:算了,不說了。這請來的指導教授寫的真管用嗎?

他說:管用啊,這公司好多主管升遷都是請他來寫推薦函呢。

我說:那就沒問題了嘛。

他說:不,那就問題大了!

我說:咋就問題大了?大家不都靠他推薦上的嗎?

他說:就是因為大家都靠他推薦上的問題才大啊。

我說:這話怎麼說?

他說:他幫大家寫的內容都一樣啊。

我說:沒事,每年一樣的內容其他主管還不是照升。

他說:那是因為每年都只有一個請他寫啊。

我說:難道……

他說:今年不只一個出來選啊。

我說:那是問題大了。會被人說是抄襲。

他說:什麼抄襲,你會不會說話!寫的教授都是同一個,那能叫抄襲嗎!

我說:那是要叫?

他說:一賣相傳。

我說:哪個脈啊!算了,不說了。所以你學姐怎麼處理的?

他說:沒怎麼處理,照選囉。

我說:這心也太大了吧,推薦函都出問題了還怎麼選?

他說:這哪不能選了?難道出門撞衫了你就不上街了嗎?不過就是推薦撞文了有啥好大驚小怪的。肯定是要接著選的嘛。

我說:可上次我們公司撞文的,可是被罵到棄選重修……

他說:重修什麼!

我說:重修推薦函寫法。怕的不就是社內觀感不好嗎?

他說:沒事,他們公司不在意。

我說:不在意社內觀感?

他說:你聽哪去了,是不在意社內觀感不好。

我說:社內觀感能不在意的嗎!這是要置員工於何地啊!

他說:社內觀感何必要在意呢?幾份社內報洗風評就沒事了啊。

我說:算了,不說了。既然能洗那就沒問題了吧?

他說:有問題。

我說:這還能有什麼問題?

他說:撞文了不就等於大家籌碼一樣,競選力不夠啊。

我說:可他原職位不是幹得不錯嗎?怎麼就競選力不夠了?

他說:沒辦法啊,部門不同嘛。

我說:懂了。在新築夢踏實永續經營策略部的經歷不能算。

他說:可以算。都是同公司,就算他選陶支部園藝室,也還是新築夢踏實永續經營策略的一份子嘛。

我說:這也行嗎?上次他們高支部暖化管理室不是才被提了一嘴沒做好做滿資歷不能算嗎?

他說:這職位都是公司給的,可隨業務命令自由調動,算是自由職位啊,就沒有做好做滿這一說。

我說:這標準也太不一樣了吧!

他說:人家選董監事,標準能一樣嗎!

我說:這也太多重標準吧!算了,不說了。所以她後來加了什麼競選力?

他說:沒,她就加了錢。

我說:不好吧,加錢就成賄賂買收了啊。

他說:你想哪去了,加錢買更好的推薦函啊。

我說:喔,是加那個錢啊。行,買份精緻點的量身打造。

他說:就是,不只要買份好點的,連指導教授都要換過。

我說:就是,換個有點職業道德的。

他說:不,是換個國外的。

我說:國外的好啊,有洋墨水肯定加分。

他說:所以我就勸她買份英國來的。

我說:美國來的不行嗎?

他說:沒英國的好。

我說:英國的有什麼好?

他說:售後服務好啊。而且口風緊,要是出了事,可以直接列機密封存三十年。

我說:算了,這還是別往下說了吧……

他說:我學姐也是這麼說的。

我說:果然夠機敏啊。

他說:不,她是說封存三十年的買不起,算了,別說了。

我說:有那麼貴嗎?連你學姐都買不起?

他說:主要是人家是賣套組的,恕不拆賣。

我說:這還有套租的啊?一套幾份啊?

他說:三個半份。

我說:哇賽,三個半也太多了吧。

他說:你聽哪去了啊?半份三個,一個半哪多了啊。

我說:算了,別說了吧。這數字聽來危機重重啊。

他說:我學姐也說,算了,半個三份不高不低的,選起來危機重重,別說了。

我說:那是,所以就這麼算了嗎?

他說:哪能算了,肥皂都抹了當然要把頭洗下去啊。

我說:也是,不然就白費工夫了。

他說:不。會白費錢。

我說:合著還在意買推薦函的錢啊。

他說:必須得在意啊,推薦函老貴了。都動用正式借金了。

我說:公司競選還有政治獻金的嗎!

他說:正式借金。循正式管道集資借貸的金錢。

我說:怎麼聽著就像民間被查禁的白蟻金服。

他說:沒的事,這叫共享集資募款平台。我都還投了一份呢。

我說:你跟著湊什麼熱鬧啊?

他說:她說她選上了必然加倍奉還啊。

我說:那不就成了期約賄選?

他說:你會不會說話啊?這叫受人點滴,報以湧泉。

我說:那她打算怎麼報答你?

他說:當然是採購合約改跟我們簽啊。

我說:那原本的廠商呢?

他說:那還不簡單。說前任室長的合約有弊案就好啊。

我說:真有嗎?

他說:哪能呢。財務部都看著呢。

我說:這還能說人家有弊案嗎!

他說:能啊。我們把回扣金額調高一點,人家自然就成了弊案了嘛。

我說:回饋金能說調就調的嗎?

他說:回扣金可以啊。又沒在帳上。

我說:算了,不說了。你學姐最後到底怎麼搞定競選力的。

他說:算了,不說了。這想起來就氣。

我說:怎麼啦,能這麼氣。

他說:她要我先弄一份低於成本價的估價單給她當業績。

我說:這哪行,都低於成本價了,要賺什麼?

他說:沒事,這好解決,後面再來變更設計圖,轉發給不合格廠商就賺了。

我說:算了,這詳細作法還是別說了吧。

他說:也對,不說了。不可以洩漏公司機密。

我說:所以你報給她了?

他說:當然是報了。

我說:所以她選上了?

他說:沒上。

我說:沒上我們不就慘了?

他說:都還沒到競選時間,她當然是沒上的嘛。

我說:你早說啊。所以你到底氣什麼?

他說:她手底下的辦公室發展局局長要換人啊。

我說:這人都還沒選,局長位子就先訂好了啊?

他說:局長位子沒先訂好,誰會募資支持你出來選呢?

我說:這公司選主管的方法怎麼......算了,不說了。

他說:你可別說,這公司就用這做法,人心日齊,業績蒸蒸日上啊。

我說:這麼幹業績還能蒸蒸日上的嗎!到底是什麼公司來著!

他說:綠能環衛啊。

我說:都髒成這樣了,還能做環衛嗎!

他說:綠能啊。再說了,不就是髒成這樣了,才需要做環衛的嗎!

我說:算了,不說了......奇怪,都這個時間了,咋沒聽到下班鐘聲。

他說:喔,我們換了綠能卡鐘啊。

我說:換綠能卡鐘跟沒有下班鐘聲有啥相干?

他說:綠能卡鐘的下班聲是自由業啊,叫不叫是聽老闆命令的。

我說:我去你的,給我換回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