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衲
老衲

火力強大的奶媽,隨性寫點黑色幽默。 但多有反政府言論。 這裡噴出的毒奶都可以隨意轉載。 毒奶噴出率大約就是不定期不定時不定量,一切隨大宇宙意志流動。

大理公司(十二)搬家雜記

這次總該能寫完了吧……

讓我們繼續說下去吧。不能免俗地,每次到了要結尾之前,必定要進入回憶畫面。所以我們就也不要唱OP了,直接進回憶殺吧。


那是一個春光明媚和風煦煦的下午。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大理公司能讓你讀到的空氣從來就沒這麼好過。

那只是一個平凡而悶熱的午後而已。悶熱指數大概有剛從段正淳手上接過了一個蠢事那麼悶,剛被甩出來的鍋那麼熱。

那天是這麼開始的。

「親愛的同事,我確診了。」一個同事來訊傳來了噩耗。

本來嘛,這年頭一天五到九萬人染疫,確診了是真算不上噩耗。但是這樣的訊息卻連續傳來了四個。這數字不高,傷害力不高,但是震撼力極強。因為其中三個是老衲部門的,且座位都剛好鄰近老衲。

巧的是,老衲的部門含主管共計五個人。

更巧的是主管段智興並不在陰間,呸,陰性的名單裡。

又更巧的是,這個部門的決策執行力竟然只下滑了負十百分點。這數字下降度不高污辱性更低但說明力極強。

說明了段智興扯後腿大約只影響一成效率,在各主管裡面算是很優秀的了。

但令人讚嘆的是,決策執行完成時間拖得更長了,這卻不是因為人力不夠。

對,你們很聰明,是智力不夠。

以下是他們互噴髒話的故事。


段正淳:「老衲啊,下面辦公室的隔間做好了嗎?」

老衲:「快好了,壁紙貼上去就沒事了。」

段正淳:「可是我想改油漆。」

老衲:「有意見的人那時候為什麼不講?」

段正淳:「情緒性的發言大可不必。你就說能不能就好。」

老衲:「改工法重新找人很花時間。交屋之前做不好的話,不要太不滿。」

段正淳:「油漆怎麼會跟不上交屋!」

老衲:「到處都缺工,我敢說現在一定找不到。」

段正淳:「怎麼可能現在會缺工?」

老衲:「要怪就怪病毒吧。」

段正淳:「你不是超前部署了嗎?」

老衲:「你的心態很不健康。超前部署又救不到你改工法。」

段正淳:「那只能說是你工作態度鬆懈了。」

老衲:「我人生的座右銘是盡責,絕對沒有鬆懈。是你多變。」

段正淳:「這不是多變,是滾動式調整。你快去找工人,平日施工也可以。」

老衲:「大樓規定平日不能油漆,有人會不高興。而且被罰錢怎麼辦?」

段正淳:「我說我負責了。」

老衲:「你出錢嗎?」

段正淳:「你聽哪去了,我負責叫廠商出錢賠。」

老衲:「會講這種話的人都有點居心叵測,畢竟這種條件誰會想做?」

段正淳:「覺得不合理就別做!你應該要為成功找方法,而不是為失敗找藉口。」

老衲:「批評要有腦。你叫人家違反規定還要負擔罰款,這本身就不合理。」

段正淳:「不然要怎樣?」

老衲:「假日施工啊。」

段正淳:「這樣太慢了。我不想這麼拖。」

老衲:「你想不想和管委會同不同意是兩回事。」

段正淳:「廠商都是大人了,要學會自己照顧自己啊,自主應變不要讓管委會發現啊。」

老衲:「你沒講我還沒想到,這世上竟然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段正淳:「你竄台了。那是三國演義的。」

老衲:「我承認我講錯了,我都不能講錯一句話嗎!」

段正淳:「反正就是這樣了,去跟工人講,太晚了,就不要了。」

老衲:「對太晚就不要交屋了,續租吧。而且油漆不是只有缺工,還有色差問題。」

段正淳:「這會有什麼色差問題?」

老衲:「你只漆隔出來的兩面牆,會跟原本的實心牆產生新舊色差啊。」

段正淳:「不會,我可以把新隔的牆校正回歸成舊的顏色啊。」

老衲:「沒聽說過!」


從裡面滿滿的金句就可以知道,這次他們互噴髒話的內容有多髒,態度有多激動了吧。

最後,四面牆都上漆了。

因為段正淳發現,連門板的漆都不能校正回歸成舊的顏色,色差很大,所以都漆成新的顏色了。


為什麼要有這段回憶呢?

因為這道牆隔出來的就是被會議桌塞滿的大老闆的房間。也就是京都話滿分的名古屋人的房間。也就是後來會議桌又被拆掉,但會議椅子還在,但是要補一組沙發進去的房間。

而購買這組沙發,就是整個搬家的精華短篇之所在了。

你絕對想不到段正淳是怎麼收尾的。因為他收尾的方式太……你們懂的,所以他不敢叫老衲去了,而是叫老衲的主管段智興進去。


段正淳:「小智啊,你去買一組沙發回來吧。」

段智興:「沙發要放哪裡?」

段正淳:「大老闆辦公室啊,這還要我說嗎?」

段智興:「那裡面的會議室用的辦公椅怎麼辦?」

段正淳:「放玄關啊,剛好在鞋櫃旁邊,再配個桌子換完鞋子剛好坐下當會客室。」

面積只有300*120的玄關表示:你是喜瑞兒?(are you serious?)還是喜憨兒?

段智興:「總經理日出東方、惟你不敗啊。」

段正淳頓時龍心大悅:「我跟你說啊,你買沙發的時候,不要買茶几喔。」

段智興:「沙發沒有茶几還能是一套嗎?」

段正淳:「茶几,我們自己有啊。用樓上搬下來的那一個就好了。」

段智興:「總經理文成武德、一統公司啊。」

段正淳:「你買的時候注意一下配色,大家就看不出那是個舊茶几了嘛。」

段智興:「總經理英明睿智、高瞻遠矚啊。」

段正淳:「然後再去買一個小茶几,放在舊茶几原本的地方,就不會有缺角的感覺了。」

段智興:「我對總經理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盡。」

舊茶几表示:你就不能直接買一套完整的,幹嘛要我搬家再買一個來替我呢?

段正淳:「你買新的小茶几,要找適合辦公椅的放玄關,這樣就能湊一套了。」

段智興:「我對總經理欽佩又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辦公椅表示:跟我相配的桌子?你買的是什麼桌子?辦公桌嗎?

玄關表示:辦公椅配辦公桌,你們這還算是會客室嗎?那應該是辦公室了吧?

大老闆表示:你們是不是太熱愛工作了啊?連訪客進來都要先辦公了嗎?


到了尾聲,就多放一個彩蛋吧。

在早會上。

段正淳:「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們都要把收發章放到玄關的桌上。」

老衲:因為效率好。

段正淳:「我都拿進來了,你們還要拿出去?」

老衲:你可以不要拿進來啊。

段正淳:「你們就沒想過貨運公司會自己拿了章就蓋嗎?」

老衲:鐵門是自動上鎖的,除非貨運公司會穿牆,不然誰會想這個問題。

段正淳:「萬一蓋了收發章但是東西卻不見了要找誰負責?」

老衲:你不是有監視器?

段正淳:「所以以後你們蓋了收發章,都要給我簽上自己的名字。」

老衲:你要不要聽聽自己說了什麼?都簽了名字了還蓋什麼收發章?

QED:大理公司的事情,智力保證低於海平面。


謝謝各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大理公司(十一)搬家後記

Loading...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