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乙己

心随境转,不由自主,为人可怜

论中国当前的左派与右派

先说结论:左派是群幼稚派加一小撮流氓,右派普遍是痴呆。

左派对当今中国的现实不满了,于是当中有撮流氓企图重回毛泽东时期的经济体制,恢复当年工人的社会地位。这群人有想法,没力量,所以祈求天上掉下来个大救星带领他们向右派一样胡汉三一番。他们心里那点心思,不用开膛破肚就能知道,他们不过想玩孔老二子孙一样的把戏,一样痴心妄想,历史给过你们机会,但被完烂、玩完了。有人跳出来想说,都是右派形左实右,扛红旗反红旗,但历史已经不会再给你们机会了。这群人除了在自己的小圈子抱头取暖,在网络空间蹦哒一下,在现实中气数已尽,连门都没有了!

另一群幼稚派从小长在红旗下,被灌输着做共产主义接班人,他们鄙视着资本主义,始终相信着自己的国家,幻想着拥有自己的中国梦。自从右派被打压后,很多声音都无法发出了,于是这群人开始主导整个网络舆论。鲁迅曾说过“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右派内心都有个自由世界的梦,于是他们贴着“自由化”的标签上窜下跳,生怕别人不知道它的存在。他们扛着新自由主义名号下“自由”“民主”的大旗,以思想先驱自居,一副世人皆醉、唯我独醒的样子。他们看着美国之音、新唐人之类的媒体了解新中国的历史,还宛如打开了新世界真理的大门。

右派们把能“河殇”的都“河殇”了,能“西化”的也“西化”了。于是,开始借古讽今!认为自己生错了时代,他们大多是喜欢宋朝的,认为那是他们最好的时期,退而求其次,民国也是很不错的,他们成为网络界的思想先驱,风光了好一阵子。突然有一天,自由化标签成了烫手的货,因为泥腿子们发现,这些人说漏了咱中国“读书人”的心声: 国家富强?不重要。 人民幸福?不重要。 山河破碎?不重要。 人民涂炭?不重要。 啥重要? 谁对我们文人好,很重要! 谁能给我们文人精英集团最大利益,最重要!

于是他们一个个宛如成为了过街老鼠,在粉红大军面前溃不成军,怕是很难再有何作为了。

注:(这里左派与右派不是泛指所有左派与右派,是某些自称左右派的人。正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